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被螃蟹拯救的一天

被螃蟹拯救的一天
/栗光

 以前念書時常有學長姐應邀回校分享,其侃侃而談的樣子教我心生嚮往,覺得那就是自己未來可能的模樣。因此,去年老師問我要不要參與母校舉辦的文學營活動,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這麼榮幸的事,當然不能給老師機會後悔。
 不過,人到了現場才發現完蛋了--由於是對外開放的活動,學員年齡層廣泛,從國高中生到我媽那個年紀的都有。腦海直覺想起,有一回媽媽讀完刊著我文章的報紙,忽然抬頭問:「這個(文章)我因為認識妳所以想讀,但其他人會有興趣嗎?」她的眼神誠懇,問題卻如一記上勾拳。
 有沒有市場,這天就要揭曉。
 主持人簡單介紹後,把時間留給我。果不其然,才剛帶完暖身活動,馬上就有年長學員面露失望,比較直接的甚至擺明不耐煩,預期接下來也不會有收穫。幸好,那回我特別準備了一些潛水影片,當鯊魚出場,有些眼神開始升溫;但,獵奇是不夠的,坐第一排最抗拒的大姐,仍舊沒有被說服。我只好繼續講,賣力地講,希望能講出個奇蹟,讓所有口沫化作海流,滾動她眼底的石頭。
 海豚、鯊魚、海龜這些炫目的統統輪番出場了,也統統黯然退場。就在我幾乎要死心時,大姐的眼神變了。但那卻是停在一隻螃蟹身上。
 那是一段螃蟹進食的影片,很普通的螃蟹,很普通地進食;雖然影片是在演講前三天專程到潮間帶拍的,目的是分享最有時間跟在地感的內容,可當時按下錄影鍵的我,其實啥也沒想,只覺得「哎呀,沒看過螃蟹吃飯耶,拍下來好像滿有趣的」,賦予這段影片的梗更是只有一句:「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吃過螃蟹,不過,螃蟹吃飯是什麼樣子?」連牠的名字都偷懶沒有查。
 然而,這隻神奇的普通螃蟹,卻瞬間帶起了整場氣氛。一個個大哥大姐的眼神都亮了起來,好像我拋出的是改變他們人生的重大提問。某種東西在教室裡瀰漫起來,年輕的、年長的、我,三者頻率終於對上。
 接下來順利多了。我們一起看了一對金鯧覓食,一起思考為什麼我們熟悉金鯧的料理法,卻對金鯧喜歡的料理一無所知;一起看了被困在潮間帶的錦魚,一起思考為什麼這種時候會直覺想把牠放回海裡,而不是帶回家吃掉?最後這個段落停在一隻看似凶狠的薯鰻,我請大家仔細觀察該系列照片──乍看一模一樣,其中一張卻多了一尾小魚,人稱魚醫生的裂唇魚。
 據說,魚醫生會用特別動作詢問薯鰻是否要清理口腔,若薯鰻有需要,便會回應牠,張大嘴巴,但絕不在魚醫生清理時一口吞掉牠。而關於這個魚醫生,還有另外一個八卦:有種名叫三帶盾齒魚尉的魚,長得非常像裂唇魚,但卻是個會趁人卸下心防時狠咬一口的難纏傢伙。
 魚的生活也很有戲吧。
 那次的QA時間非常熱絡,下課時我更如願以償地體驗被學弟妹圍繞的快樂。我幾分心虛、幾分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成功扮演「美好未來在前方」的學姐。

(首刊於中華日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