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抽考

抽考
/栗光

從小我媽就教我,不要亂撿路上的東西,尤其是紅包和無人認領的行李。然而,人生中有很多不得不撿的時刻。
停,想,行動……我提著剛從超商買回來的晚餐,走在往潛水訓練中心的路上,默記處理緊急事故的步驟。這是最後一晚了,三天三夜的救援潛水員課程即將告一段落,明天就是最終的筆試與開放水域實作檢定。我很緊張,但不是擔心考試,而是愈了解潛水的突發狀況,愈害怕某天必須真實操作。
既然害怕,那就更需要多練習--八成這麼想的神,便在這晚派了個使者提前抽考,讓我就這樣在大馬路上撿到一隻烏龜。一隻奮力撥開草叢,露出「啊,這就是傳說中的人類世界」表情的烏龜。
儘管這情況比課本羅列的都要好處理百倍,當下我仍看著那跑起來一點也不龜速的烏龜傻住了數秒。呼,幸好救援這門學問正需要停個幾秒,我一邊默念「停,想,行動」口訣,一邊用腳把牠趕離車道,張望四周──如今外來種烏龜居多,這不是誰家的逃兵或棄嬰吧?但從牠走出的草叢推斷,很可能來自前一天下午我散心時闖入的濕地。轉眼間,停和想都做到了,只差行動。
送回濕地是第一個念頭,偏偏那不是一個普通的濕地,雖離馬路不過三百多公尺,但當我信步走去,尚未脫離人行道,風景也還未賞過五分鐘,即撞見一隻蛇正在享用青蛙當下午茶──準救援潛水員只用了一秒就得出結論:為了一人一龜的安全,絕不能夜間奔赴濕地。
必須行動了。我把晚餐的提袋挪出一個空間,把烏龜半哄半騙地放入袋中,加快腳步趕回訓練中心附設的民宿。
一到民宿,先把小龜放進浴室裡,牠畏首畏尾地打量環境,任憑我分享晚餐的蔬食,又送水又噓寒問暖,仍不為所動。牠能不動,我不能,忍不住為牠沖了個澡、打濕環境,藉Google解密自剝落塵土中顯現的花紋:原來小龜是被稱作斑龜的道地台灣龜,沒有外來種問題,而且從濕地跑出來的機率最高,遣返即可完成任務。
是夜,我繼續攻讀課本,小龜在浴室裡叩囉叩囉的抓牆聲成了另類陪伴,一個心不甘情不願的書僮。
翌日,在教練及助教的幫助下,我們驅車前往濕地另一側,由我領著牠跑一小段路,在確認其身心都朝著濕地、對人類世界沒有嚮往後放手。小龜還真的一點也不留戀,甫著地就昂首闊步,抖擻著精神,用力聞風的味道。
我也抖擻起精神,一路聞著風的味道,進行成為救援潛水員的最後考驗。

(首刊於國語日報文藝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