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請讓我為你取名字

請讓我為你取名字
文、攝影/栗光

美國影集《The Big Bang Theory》主角之一的Sheldon,曾在友人建議下買珠寶送給正在生氣的女友Amy。Amy收到這份禮物後更生氣了,覺得他俗氣得認為珠寶可以解決一切;不過,當她拆掉包裝,發現是一個皇冠,擁有少女心的她馬上大喊:「It’s a tiara!Put it on me!Put it on me!(是個皇冠啊!快為我戴上,快!)」誇張的陶醉模樣不僅令Sheldon十分後悔,對友人說:「妳說得對,這太過頭了。」還招來粉絲特意剪下這一段,放在網上時時回味。
 這樣的經驗我也有過,就在S為我指出潮間帶裡一隻從未見過的海蛞蝓……不為海洋生物著迷的人一時間或許無法理解,但只要親眼驗證一次牠的美麗,就肯定能體會我的心情。
 探索潮間帶最容易發現的海蛞蝓,是黃如馬蹄糕的眼紋海兔、帶著圓點的染斑海兔,以及深褐色條紋帶藍斑的條紋柱唇海兔。初次發現牠們的喜悅我還記得,且隨著探索次數增加,面對同種海蛞蝓也會有新收穫,其中最顯而易見的是尺寸;第一年探索的月分較晚,多數長得有半個手心那麼大,第二年則發現了小到不足半片指甲的迷你海兔寶寶。連同大個兒一起拍下照片,回家放大欣賞,則又更驚訝地觀察到牠們幾乎都臉紅紅的──這不是鏡頭前的羞怯,是急著找伴的反應(也太可愛了)。
 就我有限的經驗,比較華麗的海蛞蝓多是在潛水時遇到的海牛、海麒麟,比起海兔圓滾的模樣顯得扁平,更有人們想像中的「蛞蝓感」──前提是沒有被那多彩多變化的外形給分了心,不然猛然看上去,會以為是一顆顆緩步滑行的軟糖。
 那日,S找到的正是一隻我在潮間帶從未見過的海麒麟,其炫目的外表立刻緊緊攫住我的心。啊,簡直不敢相信有這樣的存在!曾在網路上看過各式海蛞蝓,每每讚嘆不已,但親眼看見這個網路上未曾出現過的華麗版,我驚豔驚喜得簡直是驚濤駭浪又驚慌失措……全都驚了一輪,才逐漸鎮定下來,驚為天人地宣布:「這根本是海裡的皇冠!如果牠沒有名字,就叫皇冠海蛞蝓吧!」
 彷彿這物種是我發現似的,開始歇斯底里地對S吶喊「It’s a tiara!」不能有比牠更輝煌的存在了!
 接著,我把相機探進水裡,拍攝一百萬張牠的相片,要S和我一起用盡眼力細細欣賞:看哪,牠那細嫩的荷葉邊先鑲了一圈薄白色,然後依序是比白色多三倍的橘黃邊,接著是再多五、六倍的桃紅心,這混搭多麼有層次、多麼有風範(隨光線不同,桃紅還會變化為桃紫,多麼高貴)!這還沒說到真正的軀體,那近似帶有劇毒的藍環章魚的體色,以及身上一顆顆錯落有致的突起(它們看起來隨時能噴發毒液,但仍是我見過最美的肉瘤),直教我產生「不可褻玩焉」的情懷。然後是花一般的次生鰓,透白地綻放延伸,末端帶著幻紫色,如羽絨輕飄風中那樣擺盪於水下。啊!我的皇冠海蛞蝓!如果我的音樂學養更好,就該為你譜寫一首交響樂。
 天色已暗的海邊,上岸後我和S連衣服都來不及換,第一件事就是翻書、手機上網,一心想知道這海蛞蝓的名字。
 Dendrodoris denisoni,這一長串我無法發音的,是學界給牠的名字。原來我不是第一個發現牠的人啊(不過正確來說也是S先發現的)。那,我該怎麼用中文稱呼牠呢?
 眼點枝鰓海蛞蝓。
 ……眼點枝鰓海蛞蝓?就這樣沒有了?我的皇冠在另一人眼中竟是這麼簡單的幾個字,沒有更多意象了。我內心無比失落,想起莎士比亞的一句話:「玫瑰即使不叫玫瑰,依然芬芳。」私心決定以後在我的世界裡,牠就是皇冠海蛞蝓了。
 我把皇冠海蛞蝓發布在臉書上,立刻引來好友們關切。有人問哪裡可以看到,有人一連用了五個「哇」來讚嘆牠的可愛;我更進一步把牠設成公司電腦桌布,果然也有同事來相問:「那是什麼?」
 「你不覺得像皇冠一樣嗎?這是一種海蛞蝓,叫作『眼點枝鰓海蛞蝓』……」一時不察,我脫口而出。「……嗯,你不覺得像皇冠一樣嗎?像皇冠一樣!」我再度歇斯底里地吶喊:「It’s a tiara!」

(首刊於中華日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