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星期五

人生處處是謎團

人生處處是謎團
/栗光
那一晚,媽媽告訴我當年爸爸失蹤的真相。與其說是真相,不如說是部分線索。一疊照片與信紙,指出爸爸乘著海鷗一號出海,途經幾個國家,最後抵達惡名昭彰的百慕達三角。雖然他在世的機率微乎其微,但畢竟是我父親,我和當年船員的後代們聚集起來,毅然踏上旅程,前往尋找失蹤的海鷗一號成員們。
在船上,許多回憶湧上心頭。研究所那年,主導記憶實驗的博士,因為自行使用最新儀器進入腦內探索,意外陷入昏迷。雖然他留下字條:「如果一百二十分鐘內我沒回來,就表示實驗失敗,不要來救我,可能很危險。」然而我與其他研究人員幾分掙扎,仍決定一探究竟,沒想到也因此發現博士不為人知的祕密。
……相信多數人到這,已達讀不下去的臨界點。但等等,這些事情都是真的。或者說,它們在某一時空下,真的曾經發生過──如果你和我一樣著迷「密室逃脫」。
密室逃脫是近來興起的「實境遊戲」,每當我要介紹它,總忍不住開玩笑道:「付錢請人把自己關起來,再想辦法逃出去。」聽來傻氣,但被我「推坑」的朋友們,無不上癮得每隔一陣子就要組團去解謎。
實境遊戲,顧名思義,是將小說、電影與電玩裡才有的事件,搬演到現實生活中,由各個工作室精心布置相關場景,提供一個簡單但核心的故事,邀請玩家們前來破關解謎。此類遊戲並非皆把人關在密室裡、以逃出去為目標,有時候也可能是大家在一個小房間裡,偵查一起命案。不走到終點,不知道故事結局,但結局或許不是最重要的,真正有趣之處還是和朋友們齊心解決困境的過程。
可惜的是,這類遊戲比電影還怕「地雷」,好玩往往只能埋在心裡,加上後來參與過的戰役實在太多,許多細節和故事都已模糊不清,真想寫一篇文章說說其迷人之處,竟只能重複「好玩」、「大推」四字。
不過,也有些遊戲經驗是「穿越時空」依然不能磨滅的。比方說,被困在以十四世紀為主題的密室時,我姊選擇了魔法師為職業,但她卻是個常常把法杖拿反,還會把關鍵物品忘在上一關的魔法師……
或許,謎題破解與否、主人翁的結局如何,其實也都不是實境遊戲的重點,重點是它讓我終於找到一個藉口,把家人朋友們統統聚在一塊,一起放下手機,一起為一個目標努力,而這個目標又終於和人生大業無關,純粹為了開心。
(刊於國語日報文藝版105.6.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