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愛情動物國】貓膩

【愛情動物國】貓膩

2016-04-29 10:07 聯合報 文/栗光
攔腰抱起大花貓
順勢牽動少女心
他倆確實有「貓膩」。
她第一次到他家的時候,身分是同學,理由是看貓。
她喜歡貓,但小時候常犯氣喘,家人一直反對她養貓。她餵街貓餵到了大學,貓走了,她遇見他;這男子在開學第一天聽她自我介紹提及喜歡動物,尤其喜歡貓,便私下告訴她,他家有一隻貓。從此,他天天說貓給她聽。
她還記得那時通識國文課正教到《詩經》裡的〈氓〉,有句「匪來貿絲,來即我謀」,說男主角表面上買絲,心裡對女主角打著壞主意。鑑古知今,這是一首棄婦詩,她對這個「匪來說貓,來即我謀」的男子十分小心。
可是,她真的太喜歡貓了,也從沒遇過一個這樣跟自己暢談貓的人。禁不起他幾次邀請,她在一天下午跑去他家看貓。為什麼只有兩個人?她事後怎樣也想不起他當時提出的「正當理由」。
走到公寓樓下,他說:「貓有點怕生,可能會躲起來。」她懷疑自己上當了,盤算等等要用什麼藉口開溜。然而,當鑰匙放入鎖孔,除了卡榫聲,還有輕輕的「喵」,她什麼都忘了,比他還急著推門──他竟然養了一隻大花貓!
平時在學校看他衣著言行幾分浪蕩,性喜獵奇,一直懷疑他非名種貓不要,八成養了一隻帶有貴族氣息的俄羅斯藍貓,怎知他懷裡的貓不僅是米克斯,還是米克斯中的三色貓,頂著一張大花臉,右黑左橘中間白,黑白橘之中還染著黑白橘!
他順手把大花貓攔腰抱起,自然地俯頭親親牠,柔情似水,看得她愣了好幾秒才開口︰「我以為會是黑貓或白貓。」不敢說出過去對他的刻板印象。
他笑著帶她到客廳,向來喜歡居高臨下觀察生人的大花貓也轉性,很給面子地在她周圍打轉,這裡聞聞,那裡嗅嗅,也給摸,也給抱。
他說當時想養貓,某天閒晃恰好碰上認養活動,籠裡就剩這隻花貓,而且眼神看起來已參與過好幾回認養活動,根本不怎麼期待會有找到家的一天。有點心酸,他把貓帶回家了。
原來他不僅不是血統派,還是道地的愛心派,這下她還有什麼理由拒絕他?
大小紛爭為貓忍
十年過去續十年
有了真貓可以相處後,她收集貓玩偶的嗜好漸漸淡了,偏好買貓草、貓罐,討貓開心,用貓毛填滿心中的空虛、對未來的不安。啊,不安。對,她也擔心過分手之類的事,可是分手會再也看不到大花貓,只好耐著性子解決與他之間的摩擦,也就不知不覺走過了十年。
這十年,他們大學畢業踏入職場,換過幾次工作,也因為不同的人生規畫,經歷過遠距離戀愛。當然,也遇過其他的貓,經歷過與牠們的分離,送養、走丟以及死別。不管日子是好是壞,大花貓一直陪在他們身邊。
第十年,她撿到了一隻虎斑貓,和家人商量後決定養下來。既然有了自己的貓,好像不一定要繼續跟這「匪來說貓,來即我謀」的男子交往下去了。不過,兩個人一起團購飼料、貓罐、貓玩意,總是比一個人便宜;不幸遇上A貓不吃的口味、不玩的玩具,還有B貓來相救;約會時,不管去誰家,都有一隻貓可以膩在一塊……
想來想去,繼續「貓膩」好像比較划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