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叩叩 Housekeeping

叩叩 Housekeeping


2015-06-08 08:56:30 聯合報 直順



在澳洲打工旅行的時候,我曾在市區一間飯店做Housekeeping。由於澳洲沒有小費制,公司又是以「清潔間數」作為薪水依據,每天打開門都像是一場冒險,客人的乾淨與否決定了我們的生死。說生死,真的不誇張,因為一人負責一間,打掃四間才等同一小時的時薪,一天下來,絕對累得半死。
續住的客人最受歡迎,尤其是那種交代你不必進房、只要給他一條毛巾的客人。這樣也算完成一間。聽起來好像很不錯,但想想,這麼多打工仔裡,大家能分到多少續住客呢?再說,只要續住客沒有要毛巾、沐浴用品等任何一點請託,這間便不能列入計算。
第二名受歡迎的客人,你猜是那種把床單拉得亂七八糟的,還是彷彿沒有睡過的?答案是前者──不管床看起來有沒有睡過,基於衛生,我們都必須換上新床單。因此,若是你能把床單拉出來,就能省去我們一個清潔步驟。
接下來的客人,多是「造口業的」或「練修養的」。平心而論,他們或許不是什麼壞人,但當我們跟時間競賽,就非常痛恨看到浴室滿地鬍渣。毛髮是飯店大忌,也是主管檢查的頭號項目,偏偏毛髮很難清除,不用等春風吹又生,只要我稍稍喘個氣,深藏在縫隙裡的毛髮,就輕輕地落在地上。落下時是那麼的輕,撿起來時卻像生了根。其他各種衛生習慣很差的客人,例如尿尿該對準馬桶卻噴到旁邊瓷磚凹槽的,就更不用說了,何以解憂,唯有咒詛。
偶爾,我們也會遇到留下食物的客人,出乎你預料的,其實我們很愛。因為是勞力活,撿到包裝完好的食物或飲料,就好似電玩打怪撿到同時恢復HP(血量)和MP(魔力)的特殊藥水那般珍貴,有時大夥還會在員工室裡分享,你吃我撿到的餅乾,我分你撿到的薯片。哪,倒也不是買不起,只是人總要找個名目苦中作樂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