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尋找神奇寶貝



尋找神奇寶貝
T.cat

  到澳洲前,我曾有個不切實際的幻想:無論在哪都是一大片草原,草原上永遠有著奔跑的袋鼠。
  這實在不能怪我,童年時我曾聽聞一位在澳洲的親友說,家中被袋鼠「闖空門」而困擾不已。這樣的「困擾」在我的小腦袋中刻劃下如童話般的景色,即使經過十多年也未曾抹滅,反而令我毅然跟上打工旅行的潮流,要親自踏上這塊土地,真實生活看看。
  如今我在澳洲已快半年,不得不承認:原先「動物伊甸園」式的想像,讓我對自己的澳洲生活有那麼一點失落與失望。
  頭幾個月,我在距離墨爾本城市三小時路程的偏鄉小鎮工作,曾聽說同事在上班的路途上遇見袋鼠。為此,我趁休假搭車返回城市的路上,瞪大眼睛望向車窗外的草原,期盼有一兩隻袋鼠路過。可是一路上除了幾隻出了車禍、被移到路邊的袋熊外,再沒有其他收穫。
  別誤會,我不是覺得袋熊比不過袋鼠,所有動物對我來說都是非常迷人的,只是來這裡半年,我還沒見過牠們的正面。一心期待充滿生息的原野畫面,卻被車流與再也不會有呼吸起伏的袋熊背影取代,那景象即使只占了漫長車程中的一秒,也教我感到難受。
  或許該說,正因為車程如此漫長,無事可做的我無法控制思路漫無目的的想像起袋熊的生活,想像牠為什麼要跨越這條馬路,對牠來說一定也有著非做不可的事,才會決定出門吧?袋熊圓滾滾的背影,看起來像熟睡一般,卻沒有辦法再次「醒」過來。
  生命中有許多事情難以預測,走在路上會遇見怎樣的動物也是一樣。在小鎮工作的幾個月裡,我便曾在散步時遇見澳洲特有的針鼴。
  帶刺的牠窩在草叢中,以靜制動,試圖假裝自己不存在,但這樣的小把戲對號稱「動物雷達」的我,哪裡逃得過我的法眼!我立刻興奮的上前想要看得清楚些。
  為了讓自己像忍者一樣融入環境中,小針鼴以臀部對著我,但牠似乎還是感受到背脊一股涼意,知道有個對牠滿懷興趣的傢伙正步步逼近。於是,牠當機立斷,不再縮成一球、以刺禦敵,反而伸出牠短短的腿,驅動略胖的身軀,以我猜也許已是針鼴最快的速度衝刺,一路鑽進草叢深處。
  沒想過會被小針鼴如此嫌棄,當下我頗受打擊,但牠的出現倒是點醒我,讓我注意到澳洲除了袋鼠外,還有許多有特色的動物。
  忽然,我想起《神奇寶貝》遊戲。如果把澳洲生活比喻為這樣一場冒險,旅行結束時,以相機記憶卡作為收服神奇寶貝們的「寶貝球」,最後我會收集到多少種「神奇寶貝」呢?
  這麼一想,我又再度對澳洲生活充滿了期待。



圖說:澳洲針鼴。

(本文刊登於國語日報1030910日文藝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