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世界在我腳下/Hopping! 在海與海間跳躍

世界在我腳下/Hopping! 在海與海間跳躍
聯合報╱文/T.cat

●跳島式浮潛初體驗
Hopping,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單字是在菲律賓的Malapascua島上,參加由韓國同學主辦的兩日一夜遊。「Hopping」是什麼?我們這群夾雜台日韓三國的十五人團隊,翻查各自的電子辭典,用生澀的英文七嘴八舌討論,最後只得出一個結論:那是個接近snorkeling(浮潛)但又不是snorkeling的活動,總之請大家換上泳裝準時到度假村前的沙灘集合。
仗著人多倒也不擔心被賣掉,我們一群人就這麼糊里糊塗上了船,由著船夫把我們載到一望無際的海上,從船艙中拿出數個面鏡、呼吸管與救生背心,分配裝備,一聲號令開始Hopping。
原來,Hopping是跳島式浮潛,船夫先將我們帶到「踮起腳尖尚可觸地」的海域,浮潛探險約莫三十分鐘後,再換至下一處,深度隨次數增加。船隻有時停靠在小島附近,有時停滯在海面一塊礁岩旁,更多時候四周除了我們那艘船,什麼也沒有。
同學們三五成群游開,寬闊無盡的海洋將嬉戲聲吞沒。我一個翻身,仰躺浮在水面上,撞進藍得要滴出水的天空,任憑細碎的波浪將我的軀體一點點覆蓋,又一點點露出,彷彿成了海域中唯一存在的個體。心裡知道自己在群體照看之下是安全的,卻仍不免因海洋的湧動而感到些許不安與騷動。
跳島式浮潛都是這樣的嗎?結束Malapascua旅途後的一個月,我在另一座Badian小島上又再次體驗了這活動。不同船夫、不同海域,這一次的跳島式浮潛少了先前的漂流之感,反倒像是上演電影《藍色珊瑚礁》。船夫帶我們去一座居民非常少的小小島,鄰近沙灘處的海水比先前的更清澈,水下生態也更為豐富。
Badian的海底世界熱鬧,但一舉頭露出海面,望向島嶼,又立即繽紛化為寧靜。靜靜的,耳邊只有浪濤與樹林聲。
我明白在此處生活必然有其不便之處,可這一個上午的停留,令人無法自拔地迷戀上那樣近乎與世隔絕的日子。我並不想從原來的生活中逃避什麼,但這個島上的安詳氣氛使我懷疑自己又能從原來的生活中追尋到什麼?

●涉爛泥偶遇魚隊伍
在宿霧最後一次跳島式浮潛是在Moalboal,與前幾次經驗很不相同的是,這次度假村外的海灘既是淺灘,又是軟泥,船隻無法靠近,我們得自己走過去。
走過去本不困難,難的是腳下泥沙踩來觸感極怪,稱為軟泥實在太客氣了,它根本是當之無愧的爛泥啊!一腳踩下去簡直沒有底,拔起腳時更是「此泥黏黏無絕期」,猶如海中有人正在「抓交替」,不讓你走就是不讓你走。好不容易拔了腳,夾腳拖卻給困住了,幾次下來,索性連這點「屏障」也不要了,一手拿住夾腳拖,兩隻腳乾脆泡進爛泥裡,只管埋頭快走,不去想腳下這爛泥從何而來,更不敢聯想若光腳踩到久泡水中的糞便是否也同這滋味。
幸好,Moalboal的海底風光不盡是如此,浮潛點的海膽雖多,但礁岩下潛藏的魚類也不少。我像是玩捉迷藏,一路找一路拍照,不知不覺竟愈游愈遠,直到友人大喊叫住我,才想起是時候打道回府。
就在我緩緩游向友人的同時,他突然瞪大眼睛向我後方指了指。我停下來,迷惘地回過頭。天啊,是成群的魚隊伍!這一秒的停格讓我瞬間被魚群包圍,銀白色閃動的光點如旋風將我捲在其中。
我本能地伸出手,卻在要碰到魚的一剎那被繞過,銀白色的小魚粗略地畫出我半身的輪廓。太過驚喜的一場邂逅,使我忘記舉起相機,然而這又豈是相機能夠捕捉的震撼?我傻傻地跟上了隊伍,想知道牠們從何而來,又要去哪裡。但,僅僅只是幾秒鐘的思索,魚群已然無影無蹤。
有那麼一會兒,我懊惱自己未及時留下幾張影像,哪怕我知道,再清晰的數位照片也不及當下專注體驗。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水下教室」裡,逐漸弄懂一個關於海洋的秘密……
對海,執著過去已經發生的驚喜是毫無意義的,預期可能會出現的精采也只是徒增煩惱,最好的方式就是享受當下,任由大海隨機突襲。
儘管在上岸後感到些許不滿足與遺憾,但這麼一來,你才會記得海的好,永遠期待下一次的探險。
【2014/08/15 聯合報】http://udn.com/

藏在海葵裡的眼斑海葵魚。
攝影/T.cat

鰻鯰的小魚群快速通過。
攝影/T.cat
白條海葵魚微微露齒。
攝影/T.ca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