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6日 星期六

臘八與冬至四格



雖然臘八和冬至都是這一兩年來家裡的,但因為臘八和結了婚的貓姊一起住外頭,所以冬至加入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有哥哥,那時的臘八也不知道自己多了個妹妹。

他們第一次見面是我載著冬至到貓姊家,不習慣有妹妹的臘八一下子就躲到樓中樓居高遠遠窺伺,冬至則是窩到臘八最愛的(抓爛掏空的)沙發底下躲著。
後來,過年放大假,貓姊帶著臘八一塊回家,這下子他們就有很多時間相聚了。
我一直在想,這對他們來說應是很新鮮的體驗--這是臘八過去最熟悉的空間,如今卻多了冬至。而對冬至來說,一直以來這個家都只有她,現在卻多了一個對環境很熟悉的傢伙(而且說不定冬至早已對家裡殘留著的淡淡的臘八味感到好奇)。
總之這次的見面輕鬆多了,雖然臘八起初挺委屈地只敢窩在房間的被子裡(貓娘還偷偷笑他個子這麼大膽子這麼小,窩成這樣都要出痱子了),但經過一兩天適應,也開始慢慢會出門,重新檢視領土。
不過,冬至的個性比較主動,所以個大但性子憨厚的臘八常常不知道拿這個妹妹怎麼辦。每逢這對貓表兄妹團聚時,就變成冬至跟在臘八身後,臘八困擾中故作淡定。
那一天,冬至看著臘八好久好久,臘八也看著冬至看了好久好久,終於冬至鼓起勇氣......快速的撩了一下臘八的尾巴,然後忽然曉得害羞(或是緊張),一口氣跑走。
妙的是,她也不跑遠,就躲在一個轉角的地方,專程等待哥哥的反應。這下子,臘八更加不知道拿這個妹妹如何是好。


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世界在我腳下/Hopping! 在海與海間跳躍

世界在我腳下/Hopping! 在海與海間跳躍
聯合報╱文/T.cat

●跳島式浮潛初體驗
Hopping,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單字是在菲律賓的Malapascua島上,參加由韓國同學主辦的兩日一夜遊。「Hopping」是什麼?我們這群夾雜台日韓三國的十五人團隊,翻查各自的電子辭典,用生澀的英文七嘴八舌討論,最後只得出一個結論:那是個接近snorkeling(浮潛)但又不是snorkeling的活動,總之請大家換上泳裝準時到度假村前的沙灘集合。
仗著人多倒也不擔心被賣掉,我們一群人就這麼糊里糊塗上了船,由著船夫把我們載到一望無際的海上,從船艙中拿出數個面鏡、呼吸管與救生背心,分配裝備,一聲號令開始Hopping。
原來,Hopping是跳島式浮潛,船夫先將我們帶到「踮起腳尖尚可觸地」的海域,浮潛探險約莫三十分鐘後,再換至下一處,深度隨次數增加。船隻有時停靠在小島附近,有時停滯在海面一塊礁岩旁,更多時候四周除了我們那艘船,什麼也沒有。
同學們三五成群游開,寬闊無盡的海洋將嬉戲聲吞沒。我一個翻身,仰躺浮在水面上,撞進藍得要滴出水的天空,任憑細碎的波浪將我的軀體一點點覆蓋,又一點點露出,彷彿成了海域中唯一存在的個體。心裡知道自己在群體照看之下是安全的,卻仍不免因海洋的湧動而感到些許不安與騷動。
跳島式浮潛都是這樣的嗎?結束Malapascua旅途後的一個月,我在另一座Badian小島上又再次體驗了這活動。不同船夫、不同海域,這一次的跳島式浮潛少了先前的漂流之感,反倒像是上演電影《藍色珊瑚礁》。船夫帶我們去一座居民非常少的小小島,鄰近沙灘處的海水比先前的更清澈,水下生態也更為豐富。
Badian的海底世界熱鬧,但一舉頭露出海面,望向島嶼,又立即繽紛化為寧靜。靜靜的,耳邊只有浪濤與樹林聲。
我明白在此處生活必然有其不便之處,可這一個上午的停留,令人無法自拔地迷戀上那樣近乎與世隔絕的日子。我並不想從原來的生活中逃避什麼,但這個島上的安詳氣氛使我懷疑自己又能從原來的生活中追尋到什麼?

●涉爛泥偶遇魚隊伍
在宿霧最後一次跳島式浮潛是在Moalboal,與前幾次經驗很不相同的是,這次度假村外的海灘既是淺灘,又是軟泥,船隻無法靠近,我們得自己走過去。
走過去本不困難,難的是腳下泥沙踩來觸感極怪,稱為軟泥實在太客氣了,它根本是當之無愧的爛泥啊!一腳踩下去簡直沒有底,拔起腳時更是「此泥黏黏無絕期」,猶如海中有人正在「抓交替」,不讓你走就是不讓你走。好不容易拔了腳,夾腳拖卻給困住了,幾次下來,索性連這點「屏障」也不要了,一手拿住夾腳拖,兩隻腳乾脆泡進爛泥裡,只管埋頭快走,不去想腳下這爛泥從何而來,更不敢聯想若光腳踩到久泡水中的糞便是否也同這滋味。
幸好,Moalboal的海底風光不盡是如此,浮潛點的海膽雖多,但礁岩下潛藏的魚類也不少。我像是玩捉迷藏,一路找一路拍照,不知不覺竟愈游愈遠,直到友人大喊叫住我,才想起是時候打道回府。
就在我緩緩游向友人的同時,他突然瞪大眼睛向我後方指了指。我停下來,迷惘地回過頭。天啊,是成群的魚隊伍!這一秒的停格讓我瞬間被魚群包圍,銀白色閃動的光點如旋風將我捲在其中。
我本能地伸出手,卻在要碰到魚的一剎那被繞過,銀白色的小魚粗略地畫出我半身的輪廓。太過驚喜的一場邂逅,使我忘記舉起相機,然而這又豈是相機能夠捕捉的震撼?我傻傻地跟上了隊伍,想知道牠們從何而來,又要去哪裡。但,僅僅只是幾秒鐘的思索,魚群已然無影無蹤。
有那麼一會兒,我懊惱自己未及時留下幾張影像,哪怕我知道,再清晰的數位照片也不及當下專注體驗。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水下教室」裡,逐漸弄懂一個關於海洋的秘密……
對海,執著過去已經發生的驚喜是毫無意義的,預期可能會出現的精采也只是徒增煩惱,最好的方式就是享受當下,任由大海隨機突襲。
儘管在上岸後感到些許不滿足與遺憾,但這麼一來,你才會記得海的好,永遠期待下一次的探險。
【2014/08/15 聯合報】http://udn.com/

藏在海葵裡的眼斑海葵魚。
攝影/T.cat

鰻鯰的小魚群快速通過。
攝影/T.cat
白條海葵魚微微露齒。
攝影/T.cat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看舊照過乾癮

因為貓娘平時要照顧外婆跟妞妞(貓姊的小孩)很忙,我和冬至視訊的時間不是很多(出門前應該教她怎麼視訊的),有時候真的太想念就看看以前的照片過過乾癮。照片雖然不少,但總覺得對於記錄一個孩子已經很短的童年還是太少了(冬至帶回家的時候大概四五個月了),尤其是影片,再也沒有比影片更好的紀錄,那是再多的照片與再細膩的文字都不足以取代的。

而這部影片是剛帶冬至回家的那晚拍下的(或是第二晚)。我還記得她小時候是個會故作兇猛的孩子,很喜歡哈人,可是哈完又知道你愛她,便會輕輕地喵起來。裝作很難親近的樣子,可是骨子裡其實害怕被欺負、希望被愛。這一段影片沒有記錄下這一段,但記錄下她生病時,輕輕地訴說委屈的喵聲,還有她小時傻傻愛窩在貓沙旁(或直接坐在上頭)的模樣。

因為帶回家是冬天,很害怕她失溫但又不得不讓她獨住客廳的我們,那時給她一貓一台暖氣(暫住籠裡、旁邊一台暖氣、籠外蓋床單,以免呼吸道疾病傳染其他的貓,也可以更保暖些)。一下子好暖的她,在籠裡睡得非常熟,甚至因為有點太熱了,一度露出肚子來。

......親愛的冬至啊,我真的好愛好愛妳。妳那輕輕地貓聲,讓我的生命頓時有了意義。





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

【明信片活動】恢復勇氣與活力的秘方整理

感謝參與明信片活動的各位,下面是恢復勇氣與活力的秘方整理(我的也在其中)。希望這個小活動可以讓有需要的人找到一點點變快樂或更快樂的方法。

當你對生活失去活力或勇氣時,你會做什麼?

1. 對我來說,旅行是可以讓我最自我感覺良好的活動,一個人的旅行尤其學會與自己獨自相處,解決問題,適應變動,是我恢復勇氣與活力的最佳良方。

2. 當下……只有一種放逐的念頭,但是腦中卻又開始想起各種遺憾的聲音,好比說「好想知道魯夫成為航海王了沒」、「明後天還有和他人的約會」、「如果我……」各種要我向前走的腦音就出現了,然後開始告訴自己~其實事情沒那麼糟糕?其實你還能怎麼做?不然就先別管了!再者,一直無法提起動力,我會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出去外面逛逛街、看看其他風景,也許心情會比較開闊;看看電影、偶像劇、放空……其實先放空一陣子,等動力才又開始比較常是我鼓舞自己的方式。有時候逼自己早點進入狀況,然後找些”新”的事情來做,通常都滿有用的。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痊癒方式,相信人生就在自己手中,成敗都是生活......看來,我比較像是想太多的那一種人,也只有用多想的方式鼓舞自己。

3. 安慰自己人生苦短,快樂過日子,對得起良心最重要。苦悶時看個搞笑劇、聽聽音樂、吃點零食、睡個好覺、找好朋友玩耍、看閒書一天都不夠用,最重要標準降低,饒自己一命。


4. 當我對生活失去耐心時,會去拚很久的樂高積木(下班有時間就拚,然後拚很多天)。一方面轉移注意,一方面放空,但往往想弄出個名堂來,反而更累,不過非常快樂!


5. 去看喜歡的人或討厭的人的近況,看他們在努力什麼,或者他們已經達成什麼,對我而言這樣的人會有想要快點趕上,或是不想輸他的動力。


6. 放縱自己沉迷於熱愛但不是那麼有意義的事上(EX:看棒球),我覺得這招對失去動力很有效。


7. 我會先放縱一下自己,看電視、喝酒之類的,但鼓舞自己超難!可能從朋友身上找,或告訴自己可以更好,或想想曾經成功的自己。但最近這招在寫論文上不管用!!我還是畢業了!!


8. 如果情況不是很嚴重,我會看電影或影集來麻痺自己,先讓自己對自己的無能無感一點。如果這樣不管用,我會去打電玩,從中獲得一點點成就感,還有生活恢復秩序的感覺(因為電玩畢竟有其脈絡可循)。最後,我會拿起一本書,享受讀書的那幾個小時裡,把自己抽離、什麼也沒有的滋味。


9. 找朋友聊聊天,說自己的煩惱,或只是瞎扯淡。朋友的陪伴不僅會讓我比較容易想起自己是怎樣的人,也會因為朋友對生活的不放棄而再次產生勇氣。雖然這是很老生常談的東西,但朋友神采奕奕講話的樣子,對我來說是最有用的特效藥。我需要知道,我不是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