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世界在我腳下/拜訪魚的村落

世界在我腳下/拜訪魚的村落
【聯合報╱文/T.cat】
2014.06.25 03:49 am

雖然不能船潛,但他認為現在我們要去的地方肯定不會讓我失望,其地名,翻譯後的意思就是:有很多小東西的地方…

●鼓起勇氣去冒險
在菲律賓的生活進入第三個月,每周固定旅行已變成一種習慣,出於對冒險的渴求,十二月中旬,我來到位在宿霧北邊的Camotes小島。
這是經歷十月強震與十一月強颱重創後,我首次再訪宿霧北部,儘管事前已透過網路完成訂房手續,出發前卻始終無法與對方取得聯繫。我強壓內心不安,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樂觀,跳上公車,轉搭客船,約四個多小時後平安抵達小島。
初抵Camotes島,不禁被眼前一群熱情招攬客人的司機們給嚇一跳,不知道該上哪一輛車,不知道喊價多少才合理。然而,此時手機依舊沒有訊號,無法對外聯絡,只好隨意找一輛機車,秀出度假村的名字,請他載我過去。
十來分鐘的路程,兩側是綿延不盡的樹林,偶有幾棟因強颱而半倒的茅舍,猜不出附近是否還有人煙,而道路盡頭又通往何方?
我望著司機的後腦勺,心裡忽然納悶:「為什麼我要相信這個人呢?」如果就這樣遇害,被人丟棄在林間或是深海,有誰會知道嗎?但,要是我不相信眼前這個人,沒有一點點對陌生者「愚勇」般的信任,我便哪裡也去不了,旅途中可能經歷的種種美好也不復存在。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機車已停至度假村門口,我不僅平安抵達,更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預約到隔日一早的潛水行程。不過,這次不是搭船出海的船潛,而是徒步背著重裝走到潛點的岸潛。
潛導指著倒豎於林間的船體殘骸,對我描述強颱海燕如何肆虐,「然後我們的船就從那,打到了這……」
雖然不能船潛,但他認為現在我們要去的地方肯定不會讓我失望,其地名,翻譯後的意思就是:有很多小東西的地方。
何謂有很多小東西呢?他念出一連串海洋生物的英文名字,裡頭有九成九我都聽不懂,可是沒關係,下到水裡看見了自然就懂了嘛!
●逃出人工玻璃的限制
「很多小東西」的水域平靜、能見度高,且真如同其名,是個可以看很多小東西的潛點,下潛的幾分鐘內便撞見了數個海下熟面孔。
更讓人驚訝的是,此處與過去常見到的礁岩地形不同,多是柔軟沙地,每隔幾處才有一塊較大的岩石或海葵,魚們各自以其為中心發展,彷彿村落之間維持著巧妙的距離。
我用快門「吃」下眼前一隻隻魚,反覆咀嚼牠們與生俱來的色彩與柔軟細緻的身段。
這樣的海底世界使我感到迷惑,懷疑自己本是一條大魚,偶然游經此處,出於好奇而改變航道,拜訪這群「小東西」。
不過,可不是所有魚類都歡迎我這樣一隻巨無霸。
身形嬌小卻十分注重隱私的海葵魚如同大明星,保持距離拍兩張照片可以,要一不小心稍稍越界,立刻衝到你面前,給你一個海葵魚能做出的最兇狠的臉;體型大一點的角箱豚,頗有天涯任我行的模樣,餘光打量,步伐不止;有毒性不喜寒暄的獅子魚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依然故我地將全身唯一脆弱的腹部緊緊貼在石上。最後是不能被稱作小東西的海鰻,身體的一大半蜷伏在礁岩中,單單探個頭出來,什麼也不用做,光是那張第一眼看似面無表情,第二眼卻似目露凶光的臉,就能讓我瞬間背脊發涼,退避三舍。
或許是這被暱稱為「很多小東西」的潛點實在「太完美」,我竟產生了錯覺,忘記水族館才是模擬海洋世界的那方,反過來驚喜這裡的生態是如此豐富,一小塊一小塊的區域宛如水族館裡一個又一個的魚缸。
過去,我曾以為魚的情緒波動最難感知。然而,此時此刻迷失在虛構和真實的交界,我倒成了逃逸出人工玻璃的生物。
與魚呼吸在同一介質,猶如把「喜歡/討厭」的權柄交還到牠們的「鰭」上──被好奇和被無視、被靠近和被驅離都有可能發生,我與魚的互動不再是單方面的觀看與單方面的索食。
對我探頭探腦的魚、對我感到厭煩的魚……我第一次具體感受到,眼前是一隻隻活生生的魚,牠們有牠們的「魚生」,那樣的魚生絕不如過去我所想像的那般平緩、對世事無感。
我不得不對自己嘆口氣,這明明是個簡單的道理,我卻讓魚游了好久好久,才終於從魚缸裡,游進我心中。

偷拍時被眼斑海葵魚發現了。
很多小東西的地方。


拜訪克式海葵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