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街頭特偵組/貓狗召喚師出動!

街頭特偵組/貓狗召喚師出動!
【聯合報╱狒記者】
2013.11.29 03:57 am

動物調查員:狒記者 
探查領域:TNR志工

自從鄰居們知道她在做TNR後,家門口就不時會被人丟置小貓小狗,好像只要這麼一放,所有問題就解決了……

每到夜裡,社區的某處總會先傳出一陣金屬撞擊聲,跟著就是一連串貓咪熱絡回應的「喵嗚喵嗚」,深深吸引我的注意力。這天,我特意四下查看,找到了那位「貓咪召喚師」──一位身形瘦小的阿姨正敲著貓罐頭,伴隨鏗鏘聲,數隻貓兒從暗巷裡走出來,其中一隻黑虎斑邊走還邊發出了快樂與期待的「呼嚕聲」。
●案件一:人人都可以當TNR志工
好奇心驅使下,我忍不住與阿姨攀談,聽她分享「貓咪經」。忽然,她話鋒一轉,笑笑問道:「那我要考考你,你知道什麼是TNR嗎?」
這一題可難不倒我,我一股腦將所知統統報上:「TNR是Trap捕捉、Neuter結紮、Return回置的英文縮寫,從事TNR的志工透過和街貓街狗培養感情、取得信任後,便可以帶牠們到醫院結紮,再以剪耳作為標示,放回原來的地方或安排送養。簡單來說,就是以結紮代替撲殺。」
阿姨讚許地點頭,指向剛才「呼嚕呼嚕」的黑虎斑說:「牠是去年冬天鄰居在汽車輪胎上拾獲送來的,旁邊這隻黃虎斑則是連同紙箱放在我家門前的。」
阿姨表示,自從鄰居們知道她在做TNR後,家門口就不時會被人丟置小貓小狗,好像只要這麼一放,所有問題就解決了。面對這情況,她往往只能苦笑,因為自己心疼動物們的處境,無法坐視不管,她感謝對方至少願意把貓狗送來,而不是打電話叫人抓走。
但另一方面,她也感到辛酸,認為這社會需要更多願意付出的人。「我不再年輕,也已經退休了,無論體力或經濟狀況都愈來愈力不從心,但如果每個人都願意做一點點,負擔就不用落在少數人身上。」
她笑道:「我都說自己是最好的例子,退休後開始當志工,為了當志工硬著頭皮學電腦。」阿姨從基本功能到上網搜尋相關資訊,最後更在各大網路論壇分享志工經驗,「TNR最困難的部分,你們年輕人早已過關啦!」
●案件二:TNR進化為TNVR
阿姨接著介紹我認識另一位也在街頭從事志工活動的W先生。W先生對TNR補充道:「TNR還有一個好處──藉著貓狗本身的地域性,避免新的街貓街狗進入社區。這就是為什麼有做TNR的社區貓狗數量都十分穩定。」
除此之外,因應狂犬病疫情,現在志工已經從TNR進化為TN「V」R了,多出來的V就是施打疫苗(Vaccination)。施打過疫苗的街貓街狗介在人類與野生動物間,形成一道保護網,能有效控制狂犬病疫情。
「不過,因為狂『犬』病這個稱呼,許多人依舊誤以為這是狗狗獨有的疾病,殊不知只要是溫血動物都有可能感染。」W先生嘆口氣說,狂犬病第一個遭殃的就是狗,他已經陸續聽說好多社區的狗狗被驅離原本的生活空間,無家可歸,也讓那空間失去了保護。
W先生說完,阿姨也跟著重重嘆了口氣,我見兩人心情低落,趕緊鼓舞道:「絕望中還是有值得高興的事,我認識的飼主都能理性看待狂犬病,沒有棄養,還會幫助宣導正確觀念,大家一點一滴努力幫動物們找回生存權吧。」
●案件三:倖存遊戲停不了
TNR的志工來自各行各業,其中當然也少不了獸醫。長期為街貓街狗結紮的S醫生表示,TNR過程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事是「麻醉」。
「麻醉是有風險的,若動物本身有疾病,可能會在麻醉過程中因為不適而往生。正常麻醉前需要檢查肝、腎、膽、血球、心臟等等,但流浪動物無法信任人類,不可能乖乖接受抽血或其他檢查,有時難免發生遺憾。幸好,這些年來只遇過不到五次。」
沒想到,街貓街狗為求一條生路,不但得經歷有風險的麻醉,還有「挨刀子」的大手術,生存簡直變成一場不能喊停的「倖存遊戲」──輸了的代價是賠上性命,贏了卻未必有賞,下一次依舊可能因為一通電話而被抓進收容所,開始安樂死的倒數。
●案件四:朋友們都在等牠
好在關於TNR的故事並非全部是都令人感到悲傷的,透過志工們的介紹,我接著認識了台大懷生社的社員H小姐,她分享道:「我第一次的TNR經驗是和學姊到瑞芳回置絕育後的流浪狗。那時候對TNR的概念懵懵懂懂,只知道這似乎是個可以幫助流浪動物爭取生存空間的方式。」
那天晚上,她們抵達狗狗的「家」,打開籠門,準備讓狗兒離開時,H小姐看見遠方有幾隻狗好奇地湊過來,在一定距離下遠遠地觀察著。「學姊告訴我,那是牠的朋友們,是專程來迎接牠的。」話才剛說完,籠裡的狗兒跳了出去,噠噠地跑向同伴們,彼此嗅聞身上的味道,開心叫個幾聲,漸漸跑遠。
我想像那畫面,心頭陣陣暖流,不由得插話:「雖然表達的方式不同,可是動物們確實和人有著一模一樣的情感。」
「是啊,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們有過被愛與愛人的經驗,我們怎麼可以因為看不慣、討厭或煩,而剝奪另外一群生命愛與被愛的權利呢?」H小姐邊說邊拍了拍校犬的頭。
看著她熟悉的眼神,我忽然發現原來TNR的志工們眼眸中都閃現著一樣的光輝,散發著溫柔而堅定的力量。
(偵察終結)
...................................................................
窘境小幫手
如何開始TNR?
Q:我每次看見街貓街狗都很想幫助牠們,但往往因為太在意周圍陌生人的眼光而錯失良機,可以給我這樣的新手一些建議嗎?
(新竹的小愛心)
A:如果有意願也有機會遇到街貓街狗,首先你可以做的事情是順手餵食:先將街貓街狗引到偏僻角落,避免受到經過的人與車干擾,然後放下少量的飼料或食物,並到遠處觀察貓狗是否有進食。不論貓狗是否進食,都要記得收拾善後喔,尤其是濕性食物或廚餘,常常會造成環境的惡臭與髒亂,因此引起周圍住戶的反感,也間接造成對街貓街狗和TNR志工的壞印象,不可不慎!
(台北的許醫生)


全文網址: 街頭特偵組/貓狗召喚師出動!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8326690.shtml#ixzz2p2Y0u8Bg
Power By udn.com 

2013年11月1日 星期五

街頭特偵組/你曾經下海過嗎?

街頭特偵組/你曾經下海過嗎?

動物調查員:狒記者
探查領域:浮潛與潛水客
2013.11.01 03:30 am

五帶錦魚


到小琉球環島一圈,四處可見穿著潛水衣的人們,繫緊身上的救生背心,豪邁地向面鏡吐抹口水(可以防霧),機車一停就衝向大海!
對我來說,這是本島罕見的街景;對潛客們來說,只要一個深呼吸,就能潛入「海底限定」的街景──沒有斑馬線,但很可能有斑馬紋的獅子魚;認路不再靠大樓地標,全賴指南針與地貌特徵。我逮住幾位剛上岸的潛客,與他們聊聊「海下經驗」。

●一種手勢竟有兩個意思
單眼皮男孩肩背氣瓶,步伐沉重地向我走來,一邊卸去裝備,一邊透露這是他第一次潛水:「我以為令人緊張的會是在海下的那一個多小時,結果竟然是上岸的那刻!」他指著前方的碎浪說:「浪花要嘛湧上來把你往前推,要嘛像大海怪把你拖下去。」得抓緊時機脫蛙鞋、站穩腳步,走到沒有浪的地方才算「安全著陸」。
「在水下是什麼感覺?」我問。
「因為是第一次用氣瓶呼吸空氣,所以即使美景當前,還是會分心:「這空氣也太乾了吧!」滿腦子都在想喝水。還有,潛水時不能說話,我們會靠幾個手勢傳達意思,也很有趣。」大拇指朝上的「讚」指「上升」,倒過來則變成「下潛」。如果要表達「沒問題」,則比一個OK手勢,不採用易與其他狀況混淆的「點頭」。「雖然下水前都複習過了,但在海裡看見教練比出OK手勢,詢問是否一切正常時,我不由得邊點頭邊比OK。當他指著小丑魚給我看,更是差點對他比了一個讚。」「比了讚會怎樣?」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兩千五百塊就飛了。他會提早結束你的潛水之旅、帶你回家,因為『讚是上升』嘛。」

●不可思議的大海配色法
接著,聽見左後方傳來一陣歡樂的笑聲,我向那群女生走去,與其中一位捲髮女孩攀談。
「我們浮潛看到超誇張的魚!」她粗略比了一個手掌的長度。「整條魚看起來又桃紅又黃綠的,拿桃紅作底,從眼睛刷開五條黃綠色的條紋。」話才剛說完,其他女孩卻搖頭,爭論起那條魚究竟是什麼顏色。有人覺得是黃綠底配桃紅紋,也有人堅持是螢光綠不是黃綠。
捲髮女生只得修改結論:「總之,牠有一個桃紅交錯螢光綠的頭,身體也是桃紅色的,上頭畫了波長不一的螢光綠色心電圖。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見我無話可答,她繼續說下去:「這樣的配法穿在人身上簡直是一場災難呀!」其他女孩頻頻點頭。「即使那條魚天生這個色,我第一眼看到還是覺得『別開玩笑了』,無法接受。」
我開始好奇她們口中的「怪魚」。
「最妙的是,當我整趟浮潛看了那種魚一個多小時,卻忽然覺得愈看愈有意思,這樣大膽的配色其實還不賴。畢竟是大海決定的顏色,一定有它神奇的地方,改天我也想試試這樣的搭法。」
到底是什麼魚?我腦海充滿問號與無盡的想像。
「妳們說的是五帶錦魚吧?」經過我們身邊的女孩聽見對話,忍不住介入回答。她放下手中的藍色蛙鞋,拿出智慧型手機,搜尋「五帶錦魚」。照片一下載出來,馬上贏得捲髮女孩的讚賞聲。怪魚之謎,終於解開!

●保命請用法老王潛水式
告別興奮的捲髮女孩,我和藍蛙鞋女孩繼續聊下去,她提到自己剛潛完上岸。
我好奇問道:「大概潛多深呢?」
「只有十多公尺深吧。」
「十公尺深的海底會看見什麼?」我進一步追問。
「很多耶,我舉兩種你一定知道的魚──小丑魚跟獅子魚。」前者是動畫電影《海底總動員》主角尼莫的親戚,後者則是出名的危險毒魚。「第一次跟獅子魚那麼靠近,嚇了我一大跳,好在我有遵守潛水規則──不碰海底生物。」她說,為了保護自己與海洋生態,一個好的潛水員應小心別讓自己或裝備碰到海底任何東西。「當時真是有驚無險,牠安安靜靜窩在礁石下,一開始誰也沒發現,我和我的潛伴差點要伸手抓住那塊礁石,那可能就會刺激到牠並為此付出代價。」若被獅子魚的鰭刺中,劇痛不說,嚴重起來還會休克。
最後,藍蛙鞋女孩教我一招:法老王潛水式!「這是我自己發明的說法,將雙手抱在胸前,左手抓右邊的裝備,右手抓左邊的裝備,抓什麼都好,就是別讓兩手在海底亂摸、裝備在海底亂拖。」

●悠游海龜激發環保意識
被以上幾位的描述吸引,我拉著同行友人「特派猿」一塊下海,親身體驗海洋之美,也更加明白藍蛙鞋女孩的感受──愈親近大自然,愈會萌生保護大自然的念頭。
「特派猿」由衷表示:「第一次對大海感到如此深刻的敬畏,尤其看到海龜的那一刻,遠方的深藍讓我深深體會自己的渺小,了解我只是暫時『被海允許』的客人。」
海龜以牠輕盈的泳姿獲得「特派猿」無比的敬重。他承諾再也不輕易使用塑膠袋,就怕它汙染環境,又飄進海裡,被海龜誤當水母一口吞下,扼殺了這神奇、美麗的生物。 (偵察終結)




【窘境小幫手】 憋不住要尿褲子?
Q:幾次浮潛經驗使我著迷海底世界,想進一步學潛水,但有個問題困擾我:不管事前有沒有喝水,浮潛到一半總是想「方便」,忍到岸上,再經過一路「車震」回民宿,簡直要「爆掉」了。潛水時間那麼長,我擔心膀胱撐不住。(高雄的海洋家)
A:憋不住請直接尿褲子!別動怒,我不是開玩笑,因為我們有一種名為「哺乳動物潛水反射」的機制,浸泡在水中或壓力增加等情況,都會開啟「它」,目的在防止水壓傷害,而副作用就是想上廁所。與其頑強抵抗「自然的召喚」,不如直接「方便」。但要謹記遠離人群,且事後稍微拉開防寒衣的衣領,讓乾淨的海水灌進去,不然不只是借你裝備的店家會很想哭,脫下時的氣味也會令你想找洞鑽。  (花蓮的海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