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

跟著達人過一天/孫悟空與兩百獼猴大軍

跟著達人過一天/孫悟空與兩百獼猴大軍
2013.10.11 04:03 am


今日體驗家:T.cat  
探訪領域:野生動物照養員

為避免人與動物交互感染,收容中心內非常重視衛生清潔,不僅約束外來參訪者全程配戴口罩,工作人員也和動物們一樣要經過一輪體檢……
為追蹤台灣黑熊而夜宿瓦拉米山屋的那晚,黑熊媽媽黃美秀向我提議:「妳喜歡動物,應找個時間來屏東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看看。」我心中埋下了造訪的念頭。數月後,向收容中心提出申請,前往這個負責救援與收容保育類野生動物的園區。

豪氣快刀斬蔬果
兩百獼猴等著你
研教組的工作人員簡單介紹環境後,隨即進入正題:「帶妳的是獼猴組組長小高,他負責兩百多隻獼猴,很有經驗。」
兩百多隻?我在心裡驚呼,此人該不會是孫悟空轉世吧!接過口罩、工作制服與一雙雨鞋,我來到廚房,拜見這位資深照養員。
正要走進門,小高攔下我,指著地上的消毒液說:「因為我們有很多工作會接觸到廚房地面,所以出入一定要踏過這。」為避免人與動物交互感染,中心內非常重視衛生清潔,不僅約束外來參訪者全程配戴口罩,工作人員也和動物們一樣要經過一輪體檢。而處理食材的廚房自然也不能大意,每天都有例行的消毒工作。
雖然我抵達時還不到九點,但小高的工作早已展開,餵完上午的蔬菜,接著要準備下一批食材。我跟在後頭,從貨車旁接過一籃籃新鮮蔬果,搬到廚房,撕開上面的塑膠膜,學著其他照養員的豪邁霸氣,拿一塊砧板、一把菜刀放在塑膠籃的前半,張開雙腿跨坐在塑膠籃的後半,左手從籃內摸出苦瓜與玉米,右手一刀將它分成兩半,帥氣揮刀,食物陸續落在塑膠盒中,漸漸積累成一座小山。
另一位獼猴組組員佳雯見我切得來勁,機會教育道:「通常我們會剝好玉米葉,但有時候不剝,這樣牠們看到便會愣住幾秒,然後花上較多時間處理食物。」小高解釋,被圈養的動物會因為空間或心理上的焦慮出現刻板行為,高頻率且無特定目的地重複某些動作,照養員的職責除了照顧牠們飲食起居,還要隨時增添牠們的生活情趣。「對了,別切太小,那樣弱勢獼猴得搶更多才能吃得飽。」他特別囑咐。

神秘堅果禮物包
猴子餅乾永難忘
來這裡的獼猴各有各的坎坷故事,有送來時已失去雙臂的,有自小被迫離開猴群,以寵物身分活在狹小而暗無天日的籠子裡的。不過,即使同是天涯淪落「猴」,因為獼猴階級觀念重,依然會分出強勢與弱勢,後者需要照養員更多的注意與關心。
下午的工作在儲藏室進行,裡頭放著一袋袋堅果。小高說明:「除了日常的蔬果,一個禮拜會有一天吃堅果、一天採集園區內的植物,藉此增加牠們的食物變化。」這天剛好是堅果日,所以大夥要來製作「禮物包」:將堅果和報紙統統藏進一個紙箱或麻袋內,讓獼猴吃之前先經過一輪腦力激盪。
包著包著,我忽然對混在堅果中,咖啡色長條形的猴餅乾產生好奇:「這餅乾是什麼味道?」看我躍躍欲試,他露出微妙表情,從麻袋中挑了一塊給我。
我輕輕咬下一口,老饕般閉上眼睛,細細品嘗這「地方限定」的酥脆,感受它由內而外,在嘴巴與鼻腔發散的……噁!這味道實在是太「動物飼料」了。既不鹹也不香……我一個箭步衝到洗手台,瘋狂漱口,拚命將殘渣吐出來。
話雖如此,獼猴們可是已經期待這頓堅果下午茶整整一周了。當照養員進入籠舍,體型小的紛紛上前討食,強勢如猴王者則居高臨下觀望著。小高告訴我,他們會評估每次的禮物包效果,作為下次改進的參考。好的禮物包應該要耐玩,不僅藉此吸引猴王的注意力,讓弱勢者能把握機會找食物,當猴王玩完後,其他的猴子也才有機會玩。
我聽著小高三句不離「弱勢獼猴」,看著那群較為瘦弱的猴子,因為他的貼心而能快樂享用下午茶,毛茸茸的小手裡緊緊握著好不容易得來的零食,雙眼也變得閃閃發亮。
孫悟空轉世應是什麼模樣呢?不必騰雲駕霧,也無須使如意金箍棒,對小猴們來說,小高就是牠們的偶像!

●達人小檔案:高健豪
民國九十六年進入屏東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至今已邁入第七年,現職是收容中心照養獼猴組的小組長,與三位組員負責兩百多隻獼猴,周一到周日無間斷地為獼猴們準備新鮮食材(其數量之大可比傳統市場蔬果攤),並觀察牠們的反應與身心狀況。腦袋裡不是思考新玩具,就是思考新擺設,只要在百忙中找到一點閒暇,便大興土木調整獼猴的生活空間。
●要知道: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在「野生動物保育法」出現以前,台灣曾流行將非法走私來的紅毛猩猩等野生動物作為寵物飼養,在國際間惡名昭彰,當時許多動物馬戲團甚至將台灣作為最後一站,藉此高價售出動物或連籠直接遺棄於山林。屏東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為此而生,救援各地遭政府查緝、沒收,或是受傷、被棄養的保育類野生動物,並宣導正確的保育觀念。如今動物福利雖已日漸受到重視,但因為執法不嚴,野生動物仍會因為可愛的外表、溫暖的毛皮、特殊的口感以及被認為有醫療價值等因素,遭到不當捕捉與盜獵。


全文網址: 孫悟空與兩百獼猴大軍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8217095.shtml#ixzz2hM4AS1U6
Power By udn.com 

2013年10月3日 星期四

看一隻貓長大


看一隻貓長大
T.cat
  潭美颱風來的那一天,家裡的貓咪冬至幾乎一整天都待在母親房裡。牠坐在書桌上,望著窗外,二樓的高度恰好可以清楚看見前方小公園枝葉茂密的樹,冬至蹲坐得很挺,背影看起來若有所思。等我靠得很近,牠才驚覺過來,回頭望著我。
  「妳在看什麼呀?」我問。
  「喵──」牠拉長音回答我。
  牠到底回答了什麼,我也不知道,但很享受這樣的對話過程,並依然好奇冬至眼中的景色。
  清晨醒來,常看見牠坐在書桌上,望著小片的窗戶,神情專注,彷彿停滿汽機車的後巷就跟森林一樣,可能隱藏著精靈。我痴痴地從側面看著牠微微鼓起的透明的眼,想要捕捉使牠瞳孔改變的事物。有時候能從窗外的鳥鳴猜出一二,有時則無跡可尋,我懷疑那對眼睛看到的景色和我並不一樣。
  潭美帶來豪雨,世界被刷白了一點,但冬至仍坐在書桌上,隔著窗戶,望向樹群,望向隔兩條馬路的停車場入口。牠凝視的樣子近乎虔誠。
  我想冬至在半年前,應該就是這樣在街頭上討生活,樹叢、汽車底下,偶爾還有停車場。初次相遇時,牠正慘兮兮地蹲臥在慢車道上,毛髮相黏,半瞇著眼,嘈雜中聽不見喵嗚哀鳴,只剩下腹部的顫抖。然而,所有車子卻都能狠心繞開牠,好像牠不是四個月大、需要幫助的貓,而是行進中的障礙。幸好,有個女孩站在牠身邊,無助但堅持的「卡」在那,使再疏忽的來車也無法一輾而過。
  沒有任何道理,當時明明自顧不暇的我,竟本能的下車瞭解狀況,然後一把抱起牠,帶到動物醫院。直到摟進懷裡的那一刻,我才知道牠正在哭,一邊哭還一邊打噴嚏,鼻子、眼睛都是分泌物,身上有濃濃地臭水溝味。回家的隔夜,下了一場大雨,我不敢想像若我們擦身而過,牠得獨自面對怎樣的寒冬。
  幾次往返動物醫院,再用好料調理一番,因獨特氣味而暱稱「溝」的冬至終於成為一隻健康的貓,現在大家只記得牠跟節氣冬至要吃的湯圓一樣甜、一樣香。
  冬至自己還記不記得這故事,我不知道。但每逢下起大雨的夜晚,我的記憶便會隨雨聲湧現,想起牠瘦小的身影蹲在大馬路上不知所措,想起牠在我懷裡噴著鼻涕、流著血,還有那一股難忘的水溝味(有好一陣子,路邊的水溝都使我不自覺想起牠)。
  你實在不能不讚嘆,生命真的好神奇,不僅無價也好神奇,只要付出一點點的心血,牠就可以活下去,可以吃飽、睡暖、有人愛,有人記著牠,不再只是倒在路邊受難也沒有人知道的存在。
  我不再對自己冒然帶走牠而大驚小怪,正因為生命如此無價,伸出援手,本不需要任何道理。


藝文風信:放牠的手在你心上

動物有手,但人有沒有心?如果願意把牠的手放在你心上,一定能感受動物生命的溫度!請在您的臉書上寫篇文章,拍張照,畫張畫,用任何形式的創作,最後加上關鍵字「#放牠的手在你心上」,一起為弱勢的牠們努力,讓牠們的遭遇被理解,被看見。活動網址:goo.gl/VkYdB8


(本文刊登於國語日報2013年09月10日文藝版)

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

交換故事見面會/我們的動物夥伴!

換故事見面會/我們的動物夥伴! 
聯合報T.cat
2013.10.01 02:19 am

動物嘉年華」後的一個月,相關領域版的作家們在台北天水路上的「貓館」溫暖相聚,來客分別是推廣野生動物保育與教育的張東君、探索海洋生態的陳楊文,以及暱稱KT的台灣認養地圖創辦人蘇聖傑。在館內貓們的簇擁下,開始大聊「動物經」......


動物啟發連串思考
為愛投入各種創作
甫到貓館,諸位動物迷便不約而同拿出手機拍攝現場的貓兒,KT有感而發地說:「拍貓很好玩,是一種奇怪的緣分。」這次拍攝到的貓,下次來未必會出現,出現也可能只有一瞬間。此話一出,立刻勾起大家拍攝街貓的回憶,紛紛表示贊同。
長期的街貓拍攝經驗,使KT進一步思考人與動物的關係,指出大眾風靡貓熊,願意張開雙臂擁抱圓仔,但面對其他動物時又狹隘了起來,往往只想著牠們有怎樣的攻擊性、身上有多少未知疾病。因為對動物的不了解而產生偏見,與人最接近的貓狗被抓進動物收容所,面臨期限內無人認養就安樂死的生存危機。他想透過書寫與攝影來增進人們對動物的了解,並倡導對所有生命的尊重。
出身學術世家的張東君,正是為了宣揚正確動物知識而書寫科普書。因為父親是前中研院動物所所長,她從小身邊就充滿各種動物。我以為她的動物初體驗,應該是很大型或罕見的動物,沒想到她卻表示印象最深刻的動物是「毛毛蟲」!
「我發現一種黑色的毛毛蟲什麼都吃,而且給牠吃什麼顏色的植物,就大出什麼顏色的便便。」因為覺得有趣,她開始用火柴盒收集不同顏色的毛毛蟲糞便。「乾掉的便便一捏就碎,加點水可以拿去畫圖。」大家正要為她的創意喝采,同時追問圖畫下落時,她便自爆:「不過,那些圖三天之後就變成大便色了!因為氧化的關係。」引起眾人哈哈大笑。
令陳楊文印象深刻的動物也是昆蟲。「高中時常去抓蝴蝶,剛開始覺得抓蝴蝶的自己是大俠在練功,抓到後便製成標本,沒有想過那其實是很殘忍的行為……」直到某天他忽然發覺自己「有殺氣」——明明一群蝴蝶正快樂覓食,卻因為他的到來一哄而散,「那一刻起,我決定放下屠刀,改用攝影記錄動物之美。」
大學念昆蟲系的他,曾被要求繳交兩百隻昆蟲標本。「我告訴老師,我不再殺生了,可不可以改交幻燈片?」獲得了老師的認同。陳楊文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寫作,以生態攝影搭配文章投稿,「這對我很重要,稿費可以支應我的旅行。」

動物是最好的老師
學習面對生死無常
陳楊文的經歷引起張東君共鳴,她回憶起小時候非常渴望擁有一隻綠繡眼,某天終於忍不住從野外鳥巢裡偷了一隻回來,她對鳥兒疼愛有加,讓牠自由出入鳥籠,甚至共用馬克杯飲水。直到有一天,鳥兒被家裡剛煮好的楊桃汁的香氣引誘,飛快來到馬克杯上,卻因蒸氣導致濕滑而失足落入滾燙的楊桃汁中。「雖然馬上救起來擦藥,但牠還是沒多久就過世了。」張東君懊悔不已,從此不再偷動物來養,也不再花錢買動物。
當形同家人的同伴動物離開,面對死亡成為動物迷最艱難的課題。從事「貓中途」(暫時照護貓咪,待有合適認養人出現再將貓送養)而歷經多次生離死別的KT,分享自己的經驗:「後來會覺得能『送貓一程』是幸福的。因為若是我們不幸先走一步,一屋子四十幾隻貓要怎麼辦?最差的情況是被抓去動物收容所、面臨安樂死,那時我們就算入土也不得安寧,會激動得想要從墳墓裡爬出來!」
把握當下是他面對貓狗死亡的方法,給牠們自己負擔得起的最好環境與食物,記錄日常生活點滴。這樣即使牠們離我們而去,也會想起貓在世時的快樂,且透過留下的文字與照片,牠還能繼續溫暖他人。
陳楊文從蝴蝶走向海洋,有一段時間都在為鯨鯊的生存權奔走,「我們遊說各國支持鯨鯊列入華盛頓公約附錄二物種(管制鯨鯊的國際貿易,若族群量持續降低,則轉為禁止其國際性交易),並在舉辦第十二屆締約國大會的智利現場,持續溝通與觀察。然而,第一輪的鯨鯊投票仍沒有通過。」
就在那時,台灣傳來陳楊文母親過世的消息,他不得不帶著遺憾與傷心返台。經二十五個小時的飛行,抵達台灣後竟又得知鯨鯊提案逆轉,成為第一個被列入管制的漁業物種,「同一天,我的小女兒出生了。悲喜交加中,我忽然體會到我的生命像大海一樣,如潮水有進有退。」

跟我這樣愛動物
給入門者的建議
聚會到了尾聲,他們提供繽紛讀者一些簡單又超有效的愛動物方案!
「你一定要先去接觸,但接觸的動機很重要!」陳楊文率先發言。「我們太常用嘴巴接觸海洋,喜歡問『好不好吃』,忽略嘴巴以外的接觸方式。」
張東君接著說:「還要記得,野外的不要帶回家,家裡的不要放出去。」她笑說能做到這兩項就很好了,不棄養家中動物,便不會有外來種入侵、傳染疾病或攻擊野生動物等問題,不撿野外東西如貝殼等,便不會害寄居蟹無家可歸。
KT則誠懇建議,當決定要找一隻動物作伴,「心態很重要,請你一定要了解這不是占有一隻動物,動物是家人,不是附屬。」
這個下午,我們從最熟悉的貓狗談起,一路延伸到陸地上的野生動物,再潛入海平面下探索,彷彿是一場《少年Pi的奇幻漂流》。為動物謀福利雖不容易,但幸好在這航道中我們並不寂寞,不但有動物當夥伴,我們也是彼此的動物夥伴!

動物空間/貓館,不賣貓
貓館一樓販售國內外文創商品與寵物用品,二樓是貓書房——一個讓領養人在領養貓之前,可以有更多機會與待領養貓互動的地方。若是喜歡貓但目前無法領養貓的人也能在此與貓相伴,閱讀館內提供的動物相關書籍,度過寧靜時光。
三樓與四樓是貓旅館,以小房間取代鐵籠,讓飼主可以安心出遊,只要在有網路的地方都可連線至貓館,透過鏡頭得知貓咪現況。強調「以認養取代購買」,貓館不賣動物,提倡人與動物和諧友善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