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老外儘管來吧!

老外儘管來吧!
梯貓

  我開始看影集是大四的時候,為了將來出社會的外語能力,每晚撥出時間半享受半學習地沉浸在另一個語系中,也果真大大改善了對英文的陌生恐懼,聽力明顯進步,就是沒有機會試看看「口說」變得如何。

  這機會在我開始上班後的第二個月遇上了。對方是位奧地利的自由潛水教練,而我一心想與他分享自己的打工潛水經驗──清理海豚池,竟冒出了:「Dolphin. Shit. I clean it.」(譯:海豚、大便、我清理它。)這種毫無文法的單字組合。事後朋友告訴我,一般人使用Shit像在咒罵,Poo較恰當。但,已經太遲了,我清楚看見對方表情瞬間凝結,眼神充滿迷惘困惑。這位奧地利教練實在很慈悲,又或是奧地利也非英語系國家,且他身為教練這樣富有教學熱情的職業,所以相當明白我的窘況,一回神便馬上用理解的表情掩蓋先前的僵硬,繼續和我比手畫腳。

  回家的一路上我認真分析自己在學習中犯了什麼錯,這才驚覺所看的影集幾乎沒有幾句生活用語,主題不是談判就是醫學,所以學得最好的兩句話竟然是「Put the gun down!」(譯:把槍放下!)和「Do a CT and MRI.」(譯:做個電腦斷層和核磁共振。)

  「把槍放下」這句話,在我看了整整三季、近五十個小時的薰陶下,已能應用自如地以各種語氣來復述這句話,有時激昂如我正拿著槍衝進歹徒的藏身之處,有時好言相勸如說服不小心誤入歧途的羔羊。但,無論如何,我都希望這句台詞沒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至於後者「做個電腦斷層和核磁共振」,因為說這話的主角相當自負,所以我那命令式的口吻也學得唯妙唯肖,儼然就是大醫院的招牌醫生,仗著天才橫溢而放蕩不羈。話又說回來,如果到了必須做這些檢查的時候,我想多半不會是由我發號施令,也不會只是個小感冒那麼簡單......所以,這一句也不要派上用場好了。

  直到我在一部改編奇幻小說的影集中,學到一句非常有深度的話:「The lion doesn't concern himself with the opinions of the sheep.」(譯:雄獅不會在意綿羊的看法。)才發現問題的根本是我們選錯要學的話了啊!句子貴在精,不在多,而這句話假使使用得當,不但可以抹滅我先前的木訥,還可以將不會英文的沉默扭轉為「大人物不在乎螻蟻」的性格展現。

  有了此金句護體,現在的我總是非常期待說英文的時刻。老外,儘管來吧!


 (本文刊登於國語日報2013年07月16日文藝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