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動物好八卦/黑暗系姊妹花,動保有得聊

動物好八卦/黑暗系姊妹花,動保有得聊

聯合報╱主持人T.cat、筆談人面壁夫人(黃宗慧)、壁花小姐(黃宗潔)
2013.07.12 04:32 am


動物保護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俠義姊妹花「面壁夫人」與「壁花小姐」,究竟如何踏上動保之路,聚集眾人之力,讓「杯水車薪」也能改變社會?
主持人/T.cat(動物嘉年華策展人)
筆談人/面壁夫人(黃宗慧)、壁花小姐(黃宗潔)

T.cat: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用來形容許多人投身「動物保護」(以下簡稱動保)的經歷應該很貼切:偶然一次對動物的於心不忍,引領人進入這個領域,造就日後長期的救援。辛苦歸辛苦,卻是被動物們「拐」得心甘情願。我很好奇,對兩位而言,這個「一」是怎樣開始的?

面壁夫人:
這問題使我想起我在TNR經驗中深感虧欠的一隻貓,牠是一隻帶著小貓在社區一帶乞食的玳瑁貓,我替牠取名馬麻。一開始做TNR的我很膽怯,馬麻又長得不是特別討喜,我不知如何向鄰居解釋自己在做什麼,深感壓力。經常偷偷摸摸放下食物就離開,不太和牠互動。
直到牠失蹤幾天後,被發現死在我家樓下某輛車底。我接獲管理員通知趕到時,看到牠睜著的眼睛裡有好幾隻螞蟻轉啊轉的,突然放聲大哭。當這對眼珠充滿生命力,骨溜溜地看著我時,我害怕自己情感受傷──不管是被鄰居責難或是因為投入太多感情而日後傷心──很少正視,如今卻再沒機會多看一眼。我難過於自己過去的怯懦:如果要做TNR,就不要怕受傷,我們的心受傷跟牠們一生可能遭遇的風險和受到的傷害相比,算什麼呢?
壁花小姐:
十多年前自己還在國中教書,某天在大雨中看見一隻渾身濕透,在淹水的馬路和騎樓凹陷處掙扎的白貓。當時我很訝異,水並不深,但牠竟爬不上來。後來才聽說那隻貓那天早上就被車撞了,距離我發現牠已經整整一天,竟然都沒有人理會。
我把牠送到醫院後,醫生說牠傷得太重,後腳注定癱瘓,就算救活了也必然送不出,只有安樂死一途。那個年代不像今天能夠網路求援或刊登照片徵求送養,醫生這麼說幾乎等於宣判死刑,我甚至沒有懷疑這是不是唯一的出路,付了該付的費用,就帶著抱歉,用逃離般的速度離開獸醫院。
那是一隻哺乳中的白貓,應該是出來覓食時遭遇車禍,而不知在何處的孩子們恐怕也難逃厄運。讓她在又濕又冷的狀況下被安樂死,我後來深感後悔,怎麼就這樣放棄了呢?
T.cat:
似乎許多人的動保開頭都是源於一場無法釋懷的相遇,甚至可能是悲劇收尾。然而,「不想再束手無策」的心情也成了日後的動力。兩位經歷上述的事件後,想法有了什麼改變?
面壁夫人:
馬麻的離去讓我非常後悔,想起自己的初衷不應該是這樣,一個貓志工或狗志工如果不帶感情地做TNR,只是在解決人類社會的環境問題,而我,想給這些流浪動物一些溫暖。之後,一旦決定為某隻貓做TNR,我就再也不逃避牠的眼,而回報我的,總是不變的、深情的眼神。
壁花小姐:
遇見那隻白貓時,我還在一個無知、憑傻勁和熱情做動保的年紀,很多事情沒有想那麼多,但牠讓我十幾年來都深深後悔著,也讓我在後來的路途上一再提醒自己,不要那麼輕易放棄。
T.cat:
兩位雖號稱「黑暗系」姊妹花,不時在臉書上以百字「絕望文」表達對動保未來的憂心,但就像電影《黑暗騎士》中的蝙蝠俠也有從反派手中挽救城市、「黎明昇起」的一刻,對有志於動保的年輕人能否給些陽光的、勉勵的話?
面壁夫人:
我常說做動保要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決心,因為台灣的動保有待努力的面向實在太多,大環境對動物很不友善、動物福利的觀念還沒充分透過教育在大眾心中扎根,這些都會使有心做動保的人感到無力。但我相信如果有比較多人願意「入地獄」,這地獄就不會一直是地獄。
壁花小姐:
我常覺得很多議題都是糾結在一起的,生態、環境、動物、倫理、飲食、社會……一個年輕人願意關心動物,對其他的議題多半不會太冷漠,我常半開玩笑地說要找「接班人」,因為我覺得台灣的動保運動有斷層,希望能有更多年輕熱情的新血加入,把關懷的議題擴展到各個面向,不只是同伴動物議題,也可以涉及更多其他的層面,提高運動的論述層次。雖然有時對這些議題會感到無力或灰心,覺得是杯水車薪,但我們總是要相信自己手上那杯水是有意義的!
T.cat:
說到環保,大家一定都知道要隨手關燈。那說到動保,兩位可不可以提供一個入門的「起手式」,給正要跨進這門檻又還猶豫不決的人一個好的開始。
面壁夫人:
當你看見受苦的、待援的動物時,如果可以,請不要轉過頭去,請告訴自己:「我就是牠所等待的那雙援手。」給自己一個正視苦難的機會,不管結果如何,都等於參與了減少苦難的行列,動物的世界愈是黑暗,愈需要人們用累積的微光照亮牠們。
壁花小姐:
「動保」這詞聽來可能會讓人誤以為非要走上街頭或是吃素,才叫作動保,其實所謂動保的精神,應該在於你願意開始思考動物與人類的關係、注意牠們被對待的方式,以及關心這其中有沒有朝向一種更友善的、更好的互動模式之可能。因此,它可以從善意地對待身邊的任何一隻動物開始,無論是領養一隻狗、餵一隻街貓,或是去改變朋友看待動物的方式,都可以是起點。




作家小檔案:黃宗慧與黃宗潔
江湖上響叮噹的俠義姊妹花──姊姊「面壁夫人」黃宗慧,妹妹「壁花小姐」黃宗潔。姊妹倆長期關注各類動物議題,親身參與救援,在大學開設相關課程……感到力不從心時,深夜在臉書發表「黑暗系絕望文」,此時兩人的「開朗大姊」黃宗儀便會跳出來鼓勵她們。她們的文章不管多麼絕望,總能在結尾時力挽狂瀾,自勉、勉人,展現「再受挫也不氣餒」的高強動保功夫。


動物小方塊:TNR
Trap(捕捉)、Neuter(結紮)、Return(放回)的英文縮寫。為減少流浪貓狗的數量,由義工暫時餵養流浪貓狗培養感情,進而誘捕進行絕育手術,並將絕育後的動物剪去耳朵一角作為標記,於手術後原地放回(或尋找認養家庭),以結紮代替撲殺。
(狒記者整理)


全文網址: 動物好八卦/黑暗系姊妹花,動保有得聊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8022697.shtml#ixzz2ZCWZBZj7
Power By udn.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