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動物好八卦/黑暗系姊妹花,動保有得聊

動物好八卦/黑暗系姊妹花,動保有得聊

聯合報╱主持人T.cat、筆談人面壁夫人(黃宗慧)、壁花小姐(黃宗潔)
2013.07.12 04:32 am


動物保護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俠義姊妹花「面壁夫人」與「壁花小姐」,究竟如何踏上動保之路,聚集眾人之力,讓「杯水車薪」也能改變社會?
主持人/T.cat(動物嘉年華策展人)
筆談人/面壁夫人(黃宗慧)、壁花小姐(黃宗潔)

T.cat: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用來形容許多人投身「動物保護」(以下簡稱動保)的經歷應該很貼切:偶然一次對動物的於心不忍,引領人進入這個領域,造就日後長期的救援。辛苦歸辛苦,卻是被動物們「拐」得心甘情願。我很好奇,對兩位而言,這個「一」是怎樣開始的?

面壁夫人:
這問題使我想起我在TNR經驗中深感虧欠的一隻貓,牠是一隻帶著小貓在社區一帶乞食的玳瑁貓,我替牠取名馬麻。一開始做TNR的我很膽怯,馬麻又長得不是特別討喜,我不知如何向鄰居解釋自己在做什麼,深感壓力。經常偷偷摸摸放下食物就離開,不太和牠互動。
直到牠失蹤幾天後,被發現死在我家樓下某輛車底。我接獲管理員通知趕到時,看到牠睜著的眼睛裡有好幾隻螞蟻轉啊轉的,突然放聲大哭。當這對眼珠充滿生命力,骨溜溜地看著我時,我害怕自己情感受傷──不管是被鄰居責難或是因為投入太多感情而日後傷心──很少正視,如今卻再沒機會多看一眼。我難過於自己過去的怯懦:如果要做TNR,就不要怕受傷,我們的心受傷跟牠們一生可能遭遇的風險和受到的傷害相比,算什麼呢?
壁花小姐:
十多年前自己還在國中教書,某天在大雨中看見一隻渾身濕透,在淹水的馬路和騎樓凹陷處掙扎的白貓。當時我很訝異,水並不深,但牠竟爬不上來。後來才聽說那隻貓那天早上就被車撞了,距離我發現牠已經整整一天,竟然都沒有人理會。
我把牠送到醫院後,醫生說牠傷得太重,後腳注定癱瘓,就算救活了也必然送不出,只有安樂死一途。那個年代不像今天能夠網路求援或刊登照片徵求送養,醫生這麼說幾乎等於宣判死刑,我甚至沒有懷疑這是不是唯一的出路,付了該付的費用,就帶著抱歉,用逃離般的速度離開獸醫院。
那是一隻哺乳中的白貓,應該是出來覓食時遭遇車禍,而不知在何處的孩子們恐怕也難逃厄運。讓她在又濕又冷的狀況下被安樂死,我後來深感後悔,怎麼就這樣放棄了呢?
T.cat:
似乎許多人的動保開頭都是源於一場無法釋懷的相遇,甚至可能是悲劇收尾。然而,「不想再束手無策」的心情也成了日後的動力。兩位經歷上述的事件後,想法有了什麼改變?
面壁夫人:
馬麻的離去讓我非常後悔,想起自己的初衷不應該是這樣,一個貓志工或狗志工如果不帶感情地做TNR,只是在解決人類社會的環境問題,而我,想給這些流浪動物一些溫暖。之後,一旦決定為某隻貓做TNR,我就再也不逃避牠的眼,而回報我的,總是不變的、深情的眼神。
壁花小姐:
遇見那隻白貓時,我還在一個無知、憑傻勁和熱情做動保的年紀,很多事情沒有想那麼多,但牠讓我十幾年來都深深後悔著,也讓我在後來的路途上一再提醒自己,不要那麼輕易放棄。
T.cat:
兩位雖號稱「黑暗系」姊妹花,不時在臉書上以百字「絕望文」表達對動保未來的憂心,但就像電影《黑暗騎士》中的蝙蝠俠也有從反派手中挽救城市、「黎明昇起」的一刻,對有志於動保的年輕人能否給些陽光的、勉勵的話?
面壁夫人:
我常說做動保要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決心,因為台灣的動保有待努力的面向實在太多,大環境對動物很不友善、動物福利的觀念還沒充分透過教育在大眾心中扎根,這些都會使有心做動保的人感到無力。但我相信如果有比較多人願意「入地獄」,這地獄就不會一直是地獄。
壁花小姐:
我常覺得很多議題都是糾結在一起的,生態、環境、動物、倫理、飲食、社會……一個年輕人願意關心動物,對其他的議題多半不會太冷漠,我常半開玩笑地說要找「接班人」,因為我覺得台灣的動保運動有斷層,希望能有更多年輕熱情的新血加入,把關懷的議題擴展到各個面向,不只是同伴動物議題,也可以涉及更多其他的層面,提高運動的論述層次。雖然有時對這些議題會感到無力或灰心,覺得是杯水車薪,但我們總是要相信自己手上那杯水是有意義的!
T.cat:
說到環保,大家一定都知道要隨手關燈。那說到動保,兩位可不可以提供一個入門的「起手式」,給正要跨進這門檻又還猶豫不決的人一個好的開始。
面壁夫人:
當你看見受苦的、待援的動物時,如果可以,請不要轉過頭去,請告訴自己:「我就是牠所等待的那雙援手。」給自己一個正視苦難的機會,不管結果如何,都等於參與了減少苦難的行列,動物的世界愈是黑暗,愈需要人們用累積的微光照亮牠們。
壁花小姐:
「動保」這詞聽來可能會讓人誤以為非要走上街頭或是吃素,才叫作動保,其實所謂動保的精神,應該在於你願意開始思考動物與人類的關係、注意牠們被對待的方式,以及關心這其中有沒有朝向一種更友善的、更好的互動模式之可能。因此,它可以從善意地對待身邊的任何一隻動物開始,無論是領養一隻狗、餵一隻街貓,或是去改變朋友看待動物的方式,都可以是起點。




作家小檔案:黃宗慧與黃宗潔
江湖上響叮噹的俠義姊妹花──姊姊「面壁夫人」黃宗慧,妹妹「壁花小姐」黃宗潔。姊妹倆長期關注各類動物議題,親身參與救援,在大學開設相關課程……感到力不從心時,深夜在臉書發表「黑暗系絕望文」,此時兩人的「開朗大姊」黃宗儀便會跳出來鼓勵她們。她們的文章不管多麼絕望,總能在結尾時力挽狂瀾,自勉、勉人,展現「再受挫也不氣餒」的高強動保功夫。


動物小方塊:TNR
Trap(捕捉)、Neuter(結紮)、Return(放回)的英文縮寫。為減少流浪貓狗的數量,由義工暫時餵養流浪貓狗培養感情,進而誘捕進行絕育手術,並將絕育後的動物剪去耳朵一角作為標記,於手術後原地放回(或尋找認養家庭),以結紮代替撲殺。
(狒記者整理)


全文網址: 動物好八卦/黑暗系姊妹花,動保有得聊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8022697.shtml#ixzz2ZCWZBZj7
Power By udn.com 

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動物嘉年華‧策展導言/心的角度看動物

動物嘉年華‧策展導言/心的角度看動物
【聯合報╱T. cat】
2013.07.09 02:45 am

我曾經希望獲得一枚所羅門王的指環,戴上去便能聽懂世間動物話語。然而,對動物世界的探索愈來愈深入,愈發覺動物們的日子未必好過,「人族」與牠們之間有太多剪不斷、理還亂的糾葛,便再不作此妄想。當不成代言人,在盛夏為牠們辦一場熱熱鬧鬧的活動還是可行的,「動物嘉年華」為此而生,希望能找到另一種觀看動物的「心」角度。
「動物好八卦」由名家帶領大家一探有關動物的八卦,這些八卦有耐心觀察得來的,有甜蜜相處得來的,也有在捍衛動物權利的砲火中「匍匐」取得的。
當然也不能漏掉陪伴人們度過無數寂寞夜晚的動物夥伴,「動物頑皮事」找來五位漫畫家分享動物夥伴的趣事,相信沒有人會否認,回到家再累,只要看到牠們殷殷期盼的眼神,便感一切都值得了,「被奴役」也甘之如飴。
另外還邀請了橫跨陸、海、空、兩棲多個領域的名師,在「動物妙知識」中,一解動物世界不為人知的小祕密,引逗讀者追根究柢的精神。
總歸一句,世界因為有形形色色的動物而美好,動物嘉年華就此展開!


全文網址: 動物嘉年華‧策展導言/心的角度看動物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8015218.shtml#ixzz2YUCbvarR
Power By udn.com 

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

解放動物園 來個夢幻大遊行吧

解放動物園 來個夢幻大遊行吧
【聯合報╱文/T.cat】
2013.07.08 02:13 am
 
在有限的篇幅介紹關於動物的種種事物是極困難的事,然而我還是列出了這一張清單:先推寓教於樂的《百姓貴族》與破格演出的《伊藤潤二的貓日記──小四&小六》兩套漫畫,再推手機App遊戲「貓咪來了」,最後是名為「開心農場」的動物鬧鐘,從日出到日落,時時刻刻有動物相伴。
●無可救藥動物控
●見到動物就快樂
若世界上少了動物,我應該會活不下去!
面對日復一日的高壓工作與乏味生活,怎能沒有牠們帶來一抹燦爛笑容,化解心中無數悲苦?雖然身在都市要與蟲魚鳥獸親近有些難度,好在療癒系商品中動物當道,以動物為創作元素的設計花樣百出,稍稍緩解我相思之苦。
動物當主角,貓狗穩坐不敗皇位,可愛森林系的兔子、松鼠、貓頭鷹緊接在後,深具代表性的台灣黑熊蠢蠢欲動。至於萬獸之王獅子的形象最為鮮明,成為各領域代言人當之無愧。有陣子我的生活便是拿著「奶油獅」原子筆工作,下班買一盒「波堤獅」甜甜圈,最後窩在電視機前,看偶像劇裡的「方頭獅」如何幫男主角談情說愛。
而與動物相關的書籍,不論漫畫或科普、相處心得還是飼育守則,也漸漸累積可觀數量,在書店架上自成一區。向來對商機嗅覺靈敏的娛樂產業,開始在遊戲中融入動物元素,或乾脆以此為主題,建構一個專屬動物的新世界。對於我這個只要出門能看見動物,就覺上天預言一整天好運的「動物控」來說,真是一大福音,不論走到哪都彷彿經歷一場動物大遊行!
●動物漫畫少了糖衣
●寫實和驚悚樣樣來
首先出場的,是看過的朋友們都說讚、愛好非主流動物漫畫者必看經典作,由日本漫畫家荒川弘領軍,後頭跟著一支從「農家生活」漫畫《百姓貴族》跳出的牛隊伍。
身為北海道農民的荒川弘對牛有一套另類解讀,她與編輯開會時,曾大讚:「要養寵物就一定要養牛!他們很會黏人、很可愛!而且很強悍!」當編輯正要從「牛很大、很恐怖」的想法改觀時,未料荒川弘竟一臉認真補充:「最重要的是很好吃。」令編輯忍不住吐槽:「那根本不是寵物,而是糧食吧?」
既是寵物,也是糧食,《百姓貴族》探討的正是這種矛盾情感,並將活生生的北海道生活搬到讀者眼前。譬如:在家門口不時會撞見一條血淋淋的鹿腿,定神一看才發現獵人留下的贈送字條;或是在「田裡」撿到鮭魚──原來是鮭魚溯溪而上時,被颱風造成的河川氾濫給打進牧草田。其中也不乏現實感傷橋段,像是面對一出生就雙腿癱瘓的小牛,復健數星期後依然無法行走,礙於成本考量下,不得不在「肉牛」與「實驗動物」中做出選擇:是要給牠一刀痛快,還是交給獸醫作為醫療研究,幫助其他罕見疾病的小牛。《百姓貴族》每每讓我眼角帶淚──感謝牛的可愛療癒我心,感謝牛的犧牲療癒我身。
下一支登場的隊伍,對療癒也有自己的看法。由恐怖漫畫家伊藤潤二領軍的兩隻家貓,外型相較牛群嬌小迷你,但所到之處帶來的「黑暗勢力」誰也無法忽視,因為作者在《伊藤潤二的貓日記──小四&小六》,重新詮釋了貓與「萌」的關係。一切「賣萌」行為都被作者「妖魔化」,張著無辜大眼的表情,在作者看來是「大露眼白的受詛咒妖貓」,輕手輕腳的靈敏也變為「鬼鬼祟祟的邪惡使徒」,這樣畫風駭人、氣氛詭異配上分明可愛的貓咪故事,竟也產生異樣的閱讀趣味,讓人一邊毛骨悚然,一邊又想吐槽:「是在恐怖什麼啦!」
●狂喝茶招外星生物
●動物鬧鐘耍苦肉計
接著上場的隊伍更吸睛,從尋常的貓、狗、鳥類,到傳說等級的神祕生物,應有盡有,牠們來自智慧型手機的App遊戲「貓咪來了」。
此款遊戲設計了一個虛擬日式庭院,在走廊擺放一杯茶與一把扇子,在院子中央放置食物。當玩家拿起手邊的扇子,遊戲即宣告展開──狂搧那盤食物,藉風力使香氣遠播,受到吸引的小動物便會從騷動的樹叢中探出頭。當牠傾心食物卻又畏懼人類不敢靠近時,茶杯就派上用場了。猛擊茶杯圖案,以「狂喝茶」來「裝沒事」,一點一點吸引牠們上前食用。玩家滿足動物後,牠們會在離去時留下報恩的錢幣,供你買更多的食物。依據食物的種類不同,「誘騙」到的動物也會不同,河童、外星生物都有可能出現在你家庭院!
若是虛擬庭院還不能滿足「身在都市,心在山林」的渴望,那依循著「一日之計在於晨」的俗諺,選個動物型鬧鐘當作一天的開場吧!名為「開心農場」的鬧鐘可以讓你在動物愛的呼喚聲裡起床。附了小農場與三隻動物的鬧鐘,使用方式很簡單,定時前先將三隻動物乳牛、公雞、綿羊安置在農場內,到了設定的時間,鬧鈴會發出其中一種動物叫聲,選出正確的動物插入鬧鐘,方能解除其鳴叫。
據使用過的朋友表示,她真的因此一改賴床惡習,「因為它的動物叫聲有點破,像超級老的動物在喊你起床,或是你再不起床,牠可能會為了叫你而累死。為挽救牠的性命,牠一叫我便不得不跳起來。」起床可以搶救一條生命,也算是另類療癒吧!
話說回來,雖然有關動物的設計百百種,種種有趣味,但私以為還是沒有「真身」來得好。再逼真動人的動物設計,終究比真實的動物少了那麼一點柔軟、一點毛茸茸、一點點搔進心裡的溫暖。甚至,只要看一眼牠們憨傻的笑容,就令人忍不住心中洋溢著和平幸福感,跟著一起憨傻快樂起來。因此,我心中的動物大遊行,最後登場的壓軸實在得「假公濟私」一下,推舉家中四隻貓,名喚大貓、初九、臘八、冬至。牠們不僅有世上最好的笑容,那一雙毛毛手、毛毛腳更是可愛得不能再可愛,彷彿每一根毛都經上天計算好「萌量」,多一分太膩,少一分略嫌不足。每當我將臉龐埋進牠們的茸毛中,總是要讚嘆:「啊,這才是真正的療癒之道呀。」





【策展人小檔案】T.cat
「愛動物」狂熱者,為了追尋松鼠的蹤跡而全台跑透透,為了找黑熊而上山,為了找海豚而下海,為了啟動與更多動物不可思議的接觸,奔向離島,飛到另一個洲,並已預約宇宙旅行……
老是自稱善於和動物相處,其實只是單相思著迷於牠們的一舉一動,經常被動物們抱怨很煩很囉唆。因「客訴」太多,只好坐回電腦前,把滿腔愛意都化為文字。寫不夠,還要蒐羅相關事物。最大心願是動物們不論在山林或城市皆有好歸宿。
找T.cat,可上貓調部落格:http://tcat00.blogspot.com/


全文網址: 動物好八卦/解放動物園 來個夢幻大遊行吧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8013129.shtml#ixzz2YO5qT4VO
Power By udn.com 

2013年7月6日 星期六

大貓娘娘萬福金安


當確定冬至要留下後,免不了帶她拜碼頭,到小謙家見見以後很可能要同居的大貓娘娘。

真要說起來,冬至和大貓娘娘其實並非完全不認識。冬至在小謙家度過危險期時,大貓曾偷溜到隔離區,一探究竟(當時還隔著一塊布,怕帶著病菌的鼻涕飛濺)。她實在太好奇為何那輕輕的幼貓呼喚聲,總能為她與初九帶來貓罐,與我們一臉的心虛。

這樣的初次印象,算是不錯吧?

大貓是位講究禮數的貓,重視後輩的態度,她不隨便出手打人、打貓,但很願意花上一整天細細觀察你的一舉一動,然後揍你揍到服從為止。這個「服從」,有時候是對新貓,有時候是對我們,好比當初的大雪那麼甜美,最後卻得另覓好人家。當然,你也可以擺出一臉善良無害,如當初的初九--一個完全需要母愛的孩子--便能獲得她全心的照料。

大貓打走了大雪,也打出一遍不可動搖的江山,我們再不敢隨便撿貓回家。

但是冬至就這麼磅礡出現,我能怎麼辦呢?只好趁著還沒有結紮前,年紀雖稱幼貓有點超齡,但總還有幾分討喜可愛時,趕緊來拜見大貓娘娘。

說不上這樣決定對哪隻貓比較虧,大家都要適應多一個家人的生活,大貓有大貓的無奈,冬至有冬至的恐懼,初九有......初九沒有發現這中間有什麼古怪,只要能跟大貓相依為命,而且沒有人類的騷擾就好。

有點緊張,又有點期待,這是孩子第一天去幼稚園,我目送冬至離開,她沒有回頭看我,一個人走進了大貓的領地。我落寞轉身,然後......一個箭步衝到房間繼續偷看後續!

哈還是要哈,但大貓很給面子,除了必要維持地位的舉動外,沒有給冬至太多臉色看。而冬至即便從前是隻哈哈貓,因為體型小加上被大貓的「霸王色的霸氣」給征服,也顯得十分服從,自然免去一頓打。

一貓一邊,稱不上融洽,但倒也取得了平衡。

空氣間瀰漫著微妙的小張力。

看來,我暫時不用擔心往後在家裡上演動物星球頻道之「管教惡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