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0日 星期日

春天與冬天(舊文關閉通知)


前幾天老朋友忽然敲我,說有隻松鼠要送給我,丟了兩張好可愛的照片,毛茸茸的身體,睡得那麼香甜,露出小肚皮,那麼小就有著紅通通的肚子。我看了很喜歡,卻已經不敢再去想擁有這樣的夥伴。有未來生涯的考量,還有那些我一直不覺得中斷的故事。

和冬至在一起並非我的原意,沒想到繞了一圈,能留在家的剛好是春天與冬天。我依然愛我的春天,並且發現我將以餘生仰望著她,在每一處林間持續地尋找相似的身影。我也愛我的冬至,那麼沒有一點刻意的進入了我的生命,謝謝動物之神的護佑。

我想,也許是一個好機會,下一個好決定:

我要把過去的相處日記關閉。

還有,松鼠地圖。

從分離的那天起我做了許多改變,努力彌補自己的不足,而近兩百篇的相處日記代表著過去的自己,寫作是盼望剛好也飼養松鼠的人能夠不輕言放棄、不暴力相待,這份相處日記的使命已經完成了。至於松鼠地圖,那是一個悼念,今後也不會停止懷念,謝謝因松鼠串起的每個人,謝謝你們願與我分享你們的脆弱,讓松鼠地圖延續相處日記的意義,完成它的使命。

新階段我想要盡可能要求自己的文字是「好的」、「對的」,我知道這很不容易,有時候出發點是好的,整個過程都是好的,但未必能是對的。不過,要這麼自我要求,因為寫作始終只為了這一件事。


T.cat
2013.6.30

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

街頭特偵組/你今天打賞了嗎?

街頭特偵組/你今天打賞了嗎?

動物調查員:狒記者
探查領域:街頭藝人

在街頭,絕不能錯過的人文景觀便是「街頭藝人」,他們宛如藝術的游擊隊,行蹤不定,神出鬼沒,見機襲擊乏味的生活,帶給人們驚喜。此回狒記者化被動為主動,突襲街頭藝人……
案件一:舞蹈男孩穩場面
舞蹈男孩在一段精采表演後,喇叭音效一變,播放起周星馳《九品芝麻官》中的經典橋段「打我啊笨蛋」,配合著音效,故作囂張地頻頻向觀眾逼近。狒記者隱約瞥見觀眾閃現青筋,正為他捏把冷汗之際,喇叭又變出了挨揍的聲音,舞蹈男孩彷彿遭空氣揍了一拳,臉部變形扭曲,逗得圍觀的群眾大笑,真是好一招險棋!
狒記者趁下一階段表演開始前的空檔,挑了最難的題目來請教:「有遇過踢館嗎?」
「有喔,他們會直接上前跟你說想『切磋』,」舞蹈男孩苦笑。「然後我就『被切磋』了。」不過,經驗豐富的他可是一點也不緊張,「秘訣在於心態調適,把它想成表演的一環。」不要讓自己或對手落入下風,而是思考如何更精采。高手風範就在這一刻,英雄惜英雄,不必爭誰勝誰敗。
案件二:YOYO男孩結好友
稍過片刻,原本坐在街角的YOYO男孩微笑登場,他張開掌心滾出一顆溜溜球,在指間的角度變換下,纏出一顆五芒星,也點亮了每位觀眾的眼睛。
「在這裡最大的發現,是你以為擦身而過的是平凡人,但其實個個身懷絕技,某屆溜溜球冠軍也可能在其中。」長時間的街頭停留,讓YOYO男孩有機會接觸更多的同好,有時聊著聊著,變成了稱兄道弟的好友,有時則會遇上前輩過來指點迷津,「迷惘時,前輩一句『不是要成為最厲害的,而是成為無可取代的』像打了一劑強心針。」果然鏗鏘有力。
YOYO男孩補充道:「對了,還有一個體會:『拋鈴』真的很『吸睛』。」狒記者不解其意,順著他的指向看過去,一位扯鈴男孩正大展身手。
案件三:扯鈴男孩藏法寶
扯鈴男孩將黃色的扯鈴繞過身子,最後來一記「拋鈴」,將它甩上了天際,眾人也紛紛抬頭望向藍天中的黃點,緩緩上升,急速下墜。「啪」一聲,扯鈴墜地,男孩沒接住這個球!但,他輕鬆一笑,食指比了個一,再次將扯鈴拋向了天空。這一次,男孩穩穩地接住,全場為他鼓掌叫好。狒記者也深深讚嘆那一瞬釋放的藝術魔力,陌生的過客整齊地拉長頸子,凝視許久不再仰望的天空。
拋鈴似乎很有難度,要成功還得看風神給不給面子,於是上前請教他:「表演前會不會緊張?有沒有一定得帶上的隨身物品?」
扯鈴男孩一邊大口大口喝著水,一邊從包包裡面拿出一個大鐵罐:「緊張是還好,但我倒有兩個跟表演無關的必備物品:喉糖與護唇膏。」原來表演扯鈴時,呼吸會變得十分急促,只有喝水不足應付身體所需,他最愛買家庭號的喉糖,並準備一支護唇膏來鎖水保濕。
說著說著他燦爛一笑,遞出大鐵罐:「你要不要來一顆?」狒記者搖搖頭,心裡比較想共用護唇膏。
案件四:瑪莉歐男孩愛互動
換個地點,狒記者看見前方聚集了人群。好奇靠近後,發現主角是一位瑪莉歐。瑪莉歐男孩穿著跟電玩中的瑪莉歐一模一樣的紅帽、紅衣、連身牛仔褲,搭配著電玩特有音效,結合魔術與雜耍,雙手拋接三個泡芙盒。一個人表演不夠,再邀請一位觀眾一起參與拋接,互動性十足。
「以前在舞台上不用花心思去想怎麼跟觀眾互動,但來到街頭,開始思考怎樣讓演出更好,帶給觀眾更多的感受,是件有趣的事。」
「這麼大膽邀請同台演出,不怕對方其實是高手嗎?」
「那很不容易喔,」瑪莉歐男孩自信滿滿一笑。「剛剛那位觀眾已經是少數能表演得這麼好的。」
從舞台走向開闊的街頭,街頭藝人們不約而同表示,以前人們坐著看表演,被動地從頭看到尾,現在人們站著看表演,留下來的便都是真心喜歡的人。看著觀眾從面無表情到眼神專注,進而大笑,是世間最有成就感的事吧。 (偵察終結)




【窘境小幫手】  沒人打賞怎麼辦


我是個立志要成為街頭藝人 的女孩,但我對街頭充滿恐懼,怕沒有人圍觀,更怕一到打賞時間,大家會「立刻想起別的地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呼朋引伴離開,這時候該怎麼辦? (宜蘭的鋼琴手)

台灣人愛看表演,有表演就會有人群,只是許多人常常不好意思上前投錢,或是不知道該投多少錢。純真的小孩子沒有那麼多顧忌,而且非常樂於代勞。像我有次遇見一位母親帶著兄弟兩人,哥哥先拿了十元來投,弟弟便吵著也要投錢,於是媽媽給了弟弟一百元,接下來又換哥哥吵著要投一百元……所以,把打賞桶推向純真的小孩子面前就對啦。 (台北的甄會玩)
【2013/06/10 聯合報】http://udn.com/


全文網址: 街頭特偵組/你今天打賞了嗎?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7953395.shtml#ixzz2Vmi1oYlU
Power By 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