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7日 星期五

聽一隻貓說話


聽一隻貓說話
T.cat

  相信養貓的人都會同意,貓的叫聲並不只有「喵」一種。會「喵」的,以小貓為多數,大貓則喜好「貓」。至於半大不小的貓,就是夾在「喵」與「貓」之間,慢慢發展出自己獨特的腔調。比方說,我最近撿回來的五個月大的貓咪冬至,早上就喜歡用「嗯(喉音)──貓」來呼喚我起床,到了晚上則變成「歪夭」。為了明白牠為何而叫,我常常得一樣一樣的嘗試,推測牠現在想要玩、想要吃,還是想要我去挖貓沙?好似在參加猜謎類的綜藝節目,回答錯誤便「歪夭夭夭」。

  小貓對「叫」這件事,往往比大貓來得盡心盡力。舉例來說,有時我為了敷衍貓咪得寸進尺的要求,會模仿牠的叫聲作為回應。面對這個狀況,我家的大貓娘娘一下就聽懂了,並且非常不高興我這種「模仿貓」的行徑,房間隨即陷入沉默,換得我想要的寧靜。然而,同樣的招數使在冬至身上卻一點也不管用。冬至會改變原先已相當端莊的坐姿,轉過身子面對面注視我,再將體態調整的更直挺,然後以即將登場的聲樂家神色,微傾上半身,藉丹田力量,拉長一聲「喵──!」音量之大可以傳好幾公尺,不僅口型標準不含糊,還能看到牠的腹部因過度使力而顫抖。如此盡心盡力,就只為了讓這一聲直直地傳進我的心裡,道盡牠的千絲萬緒。一剎那,真不知道牠是對我用情之深,以至絕不輕言放棄,還是責備我沒有認真以待,存心喊給全天下的貓聽。

  不誇張,小貓有什麼需求都是這樣認真的看著你說,試圖把每個音節的意思確實傳達。但大貓的叫聲則不然,常常是你聽見了,等到尋著本尊,才發現牠的表情十分淡定,只有聲音演得十分需要幫助。到了最後,許多大貓根本就不怎麼「喵啊」、「貓啊」的,牠就只表示一聲「嗯」。別小看這個「嗯」,它可是千言萬語都在裡頭,只有長期相處的人才能明白那輕輕一哼的意思。

  不同於人類的「嗯」,分作「好的」與「什麼」兩種意思。貓的「嗯」,隨著尾音的上揚、持平、壓低,有著不同的喜怒哀樂。如果蹭過你腳邊,再搭上較長的「嗯」一聲,暗示牠現在正想撒嬌,是你最好的示愛時機。若是你們對看了一眼,牠忽然短促「嗯」一下,表示「看我幹嘛」、「找我什麼事」。而當牠在睡覺,你偏偏要去摸牠一把,那此時的「嗯」無疑是嫌煩了。

  聽懂一隻貓的話語,說難不難,說簡單不簡單,全憑你有多用心。然而,能把貓語說的讓人聽得懂,憑的就不只是用心那麼簡單,除了得仰賴那隻貓的天資聰明外,也要貓對人要有著深深的愛情。

  看似「天大、地大、我最大」的貓,其實是花了長時間察言觀色,才能以貓語溝通人語,吐露的字字句句可都是真愛。畢竟,若非出於愛情,誰能學會這樣高難度的跨種族第二外語!


 (本文刊登於國語日報2013年04月29日文藝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