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蘭嶼環島狗


蘭嶼環島狗
T.cat

  初見「環島狗」是在民宿其他遊客的房門口,牠坐臥在那,彷彿是其中一員。我彎腰摸摸牠的頭,搭了兩句話,沒想到這舉動觸動了牠,讓日後在蘭嶼的時光都有牠愛的相隨。
  環島狗的出現雖突然,卻不影響牠的忠心,只要我催動油門,牠一定會自動跳上前座,不問去路也不計早晚,跟著我抵達,又隨同我離開,連浮潛時也不例外。
  牠第一次搭上我的便車,就是在出發前往浮潛的路上。當時沒放在心上,只當是載牠一程,整個注意力都被海底世界的繽紛給吸引去了,直到游回陸地的那刻,才發現環島狗還守在礁岩上痴痴盼著。一見到我便衝進了水裡,柔軟的肉墊踩在岩石上,一面露出受疼的表情,一面以傳說中的狗爬式急急地游來。
  誰能拒絕這樣的熱情呢?此後,我出門多了個甜蜜的負擔,排定好的行程也得再為牠細細講述一遍。即使懷疑牠聽不懂,仍是「盡責地」告知這位「同行友狗」下一站目的地,睡前都不忘要把隔日行程報備妥當。
  看日出的前晚,環島狗跟著其他遊客夜遊去,可到一大清早要出發的時候,牠已精神抖擻地等在機車旁,守約前往東清部落。
  有環島狗陪在身邊,走在路上挺威風的,不是因為牠的相貌英挺,而是因為牠在蘭嶼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有牠作陪,便能自然地與當地人展開話題,是過去旅行中不曾有過的體驗。有句成語道:狗仗人勢,這次我倒是領會了「人仗狗勢」。
  不過,帶著環島狗出門也有缺點。牠心中似乎有個人情帳本,誰得罪過牠,牠就逮住機會,放開嗓子對那人吠叫。我還沒從蘭嶼風光中清醒,牠已追上了別人的機車,瘋狂咒罵,害我老是得承擔主人的責任,四處道歉,相當尷尬。
  然而,對於自己的惡行,環島狗可從來不放在心上。某日我在朗島部落散步,牠遠遠看見了羊群就發狂地衝進樹林裡,一路追著羊兒跑,非得把所有的羊都逼到海岸邊才肯罷休,任憑我怎麼勸阻也不為所動。
  環島狗與羊群的結怨還不只這樣。當我如往常臨停在路邊,心醉於一望無盡的大海時,牠竟無預警的衝著山面一大群羊兒挑釁,高聲吠叫吸引了一隻威風凜凜的山羊兄。位高權重的山羊兄以雷霆萬鈞之勢掃視現場,派出身旁的護法山羊應戰,後者挺起胸膛向牠步步相逼,數次高舉羊蹄。此時,環島狗倒是想起了我,不但邊叫邊退,還不忘頻頻對我投出求救眼神。
  我的媽,眼前可是二十幾隻山羊,誰敢挺身而出?牠不看我還好,牠一看,連那頭山羊都瞪向我。那一眼,我此生難忘,從不知道羊兒的眼神可以如此嚴厲。我嚇傻在那,心想俗話說「打狗看主人」,牠就是會害主人被打的狗呀。要不是緣分一場,真想催著油門逃跑,大喊:「我不認識牠。」
  待環島狗慢慢退到了機車上,我頭也不回的加速逃逸。唉,實在不能怪我沒有膽量,畢竟到過蘭嶼的都知道:蘭嶼羊最大,人口眾多的山羊堪稱島上第二勢力,與一群羊為敵,真可謂與世界為敵了。
  但,若問我再度相逢,還給不給這讓人又愛又惱的小傢伙搭順風車?我想,我只有一個答案:「為了妳,我願意與世界為敵啊。」


(本文刊登於國語日報2013年03月18日文藝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