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2日 星期五

冒著性命危險


冬至回家以後,第一件事就是端坐在工作椅上,好似這段日子她從未缺席。

然而,我因為心虛與罪惡感的關係--即使不需要卻無法阻止這樣的感受襲來--看見她眼裡的不明白。我問貓娘,她的眼神有沒有改變?我急切地想要知道這段日子冬至的所思所感。

後來,冬至開始上我的床,睡得比往常還要親密。

關上燈,她先來坐臥在我的胸口,待我傳完給小謙的簡訊,就來捱著我的脖子。毛呼呼的讓人愛也不是,不愛也不是。而象徵滿足的呼嚕呼嚕,大聲的幾乎要擾人入睡。

即使睡前她沒有過來,醒著她總在我身邊。

不變的是,我的睡相依然不好。

有次醒來她正半夢半醒,雙手雙腳都使上,只為了推離我逐漸逼近的背部。

又有一次......這次比較抱歉,我一個翻身,手臂也跟著翻過去,落下時重重地打在她正好夢的腦袋。

換我半夢半醒間,聽見她大喊一聲:「喵!」

一道黑影從我迷濛的眼前奔逃而去。

之後,她就不怎麼跟我睡了,只在我睡醒時呼嚕呼嚕的過來。

呼嚕呼嚕......呼嚕呼嚕......不知怎麼的我又陷入昏睡狀態。

冬至大約是學會回籠覺總不至於能熟得給她一掌。

貓姊說,冬至真辛苦,和我睡覺簡直是冒著性命危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