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5日 星期四

吾家有女初長成


星期一是奔波的一天,前晚貓娘發燒,一早退燒了說要和我一起帶冬至去絕育,我婉謝她的好意,自己出發去獸醫院。醫生很好,非常好,冬至退麻醉的狀況也很好,當晚就能一起回家。回家後,有些虛弱的冬至仍堅持要在客廳巡視一下,我趁機會弄了罐頭換了貓沙,讓她回房間後可以好生養著

然而,她在房裡睡沒幾分鐘,大概是醒來沒見到我,第一次像孩子似的在房裡小小聲的哭了,找媽媽。我和貓娘在客廳忍不住笑,又是憐惜,喚她來,她頂著還不習慣的頭套,身子晃晃地,抽抽搭搭走來,然後坐到我身上,抱著貓娘的手,這才靜了下來,滿腹委屈得到安慰。

當晚半夜,我染了貓娘的病,每兩小時起來吐一次,冬至在我第一次起身便來和我睡一處,她手術過後需要多休息,我則是大病之中自顧不暇,倒也好,兩人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整日,我吐我的,她仍是好睡,我見了也安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