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呼嚕呼嚕療法


染上腸胃型病毒的那天,我每兩個小時起床吐一次,幾乎無法睡。看了醫生、吃了藥,變成每三十分鐘起床吐一次,幾乎不能活。
冬至因為剛剛動了手術,總是熟睡,或是休養著,不似平常好動,我們窩在床上,變成一球又一球。
我捲曲著身子過了一天,終於感到睡得背痛腰痠,不得不換成平躺。說也奇怪,一換姿勢,冬至便跑來睡在我的肚子上,很盡責使用「呼嚕呼嚕療法」。
雖然她這麼貼心,還幫我壓著腹部壓著胃,可是過了一會,終究忍不住跟她說:「其實沒有比較舒服,冬至能不能下來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