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除臭包


那一天我把貓砂盆倒光、清洗,放好新貓砂後,看著冬至進去了。

我忽然有點好奇,想從天窗看一下她。以前我常常這麼看臘八,他因為體型很大,常常來不及發現我在看他。

要偷看貓,要先把除臭包拿起來,然後會有幾個小孔洞,提供些許自以為的隱蔽性--只要不直接四目相交,就不會太尷尬。

突然,我的注意力又轉到了除臭包。

這個隨貓砂盆附贈的除臭包,好像沒有看過單賣,但它總有極限吧,我想著想著......如果我只是想想就好了,但是我把它拿了起來(為什麼要這麼做!),有點好奇它是否該換,聞了一下--

媽的超級臭!!!!!

臭到你可以從暗處衝上去拿這個蒙人家臉、蒙那人的口鼻,肯定馬上昏倒。

超噁的,濃縮大便味。

但是我沒有蒙人家口鼻的橋段可以用,於是我開始想我恨誰恨之入骨。

我想不到,但是我不願浪費,於是凝神苦思想起一位當兵的朋友說,在他營區的指揮官是個喜歡砍樹又丟棄營區狗狗的傢伙,之前我們曾討論把咖哩塗在信紙上寄給他,現在我覺得這一包就足以代替動物與老樹懲罰他了。

今天一定要讓你看看地獄的模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