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1日 星期四

木蘭當戶織



2/28冬至回家了。

新媽媽沒有養過貓,加上原先睡眠品質就不好,和正值好動年紀的冬至作息難以配合,適應了一段時間,終是決定帶回來給我。

冬至此次回家,帶著比出去時還要多的嫁妝回來,由衷感謝新媽媽對她的照顧與疼愛。

對,讀到此處你可能注意到,我說起冬至是用「她」,而不是「他」。因為新媽媽帶去打預防針的時候,醫生驗明正身,她是個女孩兒啊!接到電話的當下,我以整個巷子都能聽見的驚呼聲,大喊:「是女的!」然後在腦袋中翻找她的背影,特別是小菊花的下方,究竟長成什麼模樣?偏偏這種事情平時是不太在意的,自第一位醫生宣布冬至的性別後,再也沒有追究過,想當然人腦裡翻不到,電腦裡也沒有這微妙角度的「尾」下風光照。

雖然並不期待冬至傳宗接代,但知道是個女孩兒總是萬分震驚,今後該用何面目對待忽然轉換性別的冬至呀!甚至很想不理智的反問她:「當日喊妳兒子,妳怎麼還要應聲?」然後想起許多自己覺得冬至因是公貓所以才有的特質,原來都是自己扣合上的,如公貓特有的認定精神親人、好玩等等。然而,一旦知道她是女孩兒,我腦中又立刻補上了許多事後諸葛的想法,像是「仔細想想後來也不這麼黏人了」。貓娘則是覺得自己很聰明,第一眼就看出冬至端莊坐姿是只有女孩才有的細緻。

小謙聽聞此事後頗為冷靜,他告訴我,原來冬至的名字不是冬至、暖暖、大耳、芝麻、飴呀,而是「木蘭」。

唧唧復唧唧 木蘭當戶織
不聞機杼聲 唯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 問女何所憶
女亦無所思 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醫帖 不辨雄與雌
看病無數次 次次不覺察 
娘親無大腦 木蘭口難言 
願能遇良醫 從此明正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