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4日 星期一

養貓治失眠

工作良伴?


我是個一有心事就會失眠的人。

對於醒來要面對的雜事、準備安排的行程、還沒完成的工作、當天或前一天或前前一天......哪怕是出生以來犯過的錯誤,反正只要跑進腦海裡的事都使我失眠。所以,我的作息也經常顛倒,即使好不容易修正過來,大概只能努力三個禮拜,就因為種種原因而宣告失敗,總之失眠是一件簡單的事。(也有單純因為過於在意失眠而失眠的情況,我想現代人大概都是這樣。)

冬至的出現倒是幫了我一把。

他是隻鼻子不好的貓,睡覺時經常咻咻咻地發出聲音,也經常打呼。只要聽著那規律的呼吸聲,縱然原先覺得還不到躺下就可以睡著的階段,也會因為靜靜聽著貓的呼吸聲而睡著,那真是非常美好的事,完全沒有煩惱可以抵擋貓的呼吸聲,好像那些煩惱也被說服,變得跟貓一樣處變不驚。

話說回來,貓其實並非處變不驚的生物,拿初九來說,基本上一年到尾都在驚嚇;大貓的老神在在是磨練出來的,但依然很害怕打雷;臘八是標準的體胖心寬,應該沒有煩惱吧;冬至光出房門就已經是貓生的壯遊。

可是如果你和貓一起睡過覺,你就會知道那真是很神奇的事情,即使原先不想睡覺,也會因為他在你身邊睡覺,最後不知怎麼地就睡著了。

冬至鼻子改善後,雖然我沒有呼吸聲可聽,但如果他願意來到床上、睡在我的跟前,大概只需要小小翻幾次身,接著便沉沉地睡去,像一種靜心儀式。

然而,這樣也有困擾,明明想要早起把握時光,卻因為貓一直示範睡覺的慫恿,最後變得吃過午飯後直接看到傍晚的路燈。我深深懷疑,貓有一種看不見的電波,侵襲我的大腦。如果世界上每個人都養貓,工業時代大概要很晚才會到來。

啊,不過真的要我說的話,我最近倒是發現養貓的人家出乎預料地賣力工作,可能是因為常常看貓睡覺,誤以為自己也很偷懶的緣故,或是有一種必須連「貓墮落的份」一起努力的責任感?然而,仔細評估的話,其實會發現自己還有點太過勤奮了。

說到底,工業時代還是到來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