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6日 星期六

第十一屆宗教文學獎新詩獎決審紀要/虔誠書寫愛的百態


第十一屆宗教文學獎新詩獎決審紀要/虔誠書寫愛的百態

【聯合報/杜蘅/記錄整理】

時間:2013年1月12日(六)下午2點半
地點:世界宗教博物館
決審委員:吳晟、孟樊、焦桐、鴻鴻、顏艾琳(依姓名筆畫序)
列席:林德俊

本屆宗教文學獎新詩組來稿共332篇,四位複審委員由辛牧、李進文、羅任玲、林德俊擔任,選出二十五篇作品交由決審會議,預計評出首獎、二獎、三獎、佳作兩名,共五篇得獎作品。
會議開始,由主持評審會議經驗豐富的焦桐擔任主席,他請大家先談談對此次進入決審作品的綜觀與評審的標準。

評審標準
吳晟首先表示,考慮到此次是特定文學獎競賽,評選的標準除了要求詩的藝術性和整體性外,還會留意作品與宗教領域的關聯性。每位評審對於文學獎中的宗教定義與考量雖不一樣,但遇到有爭議時,他會以此為前提來評估作品。另外,參賽作品中有不少以勵志為主題的詩,他認為勵志本身無罪,但勵志得太明顯、太直接或太通俗化就成了敗筆,詩的表現手法也是衡量依據。
顏艾琳注意到,本次參賽作品的題材相較往年來得廣泛,不限於生老病死,有了「泛生活化」的改變,內容也從說理與正面引導變為抒情化,作品亦展現出宗教美學。她覺得這代表投稿者的層次已經提高,是相當可喜的現象。
孟樊以三個角度來檢驗作品:語言準確性、意象的創新和組織結構,並進一步說明,有些詩在意象上刻意經營,固然創新但也過於搞怪,開頭和結尾無法呼應,顯露出組織結構的問題。此外,因為是宗教文學獎,雖然「喜歡生命,聆聽寂靜」的宗旨並不狹窄,還是要審視內容是否合乎徵獎設定。
鴻鴻笑說,宗教無非是自我的省思,跟對人世的一種關懷,而這兩者大概涵蓋了所有寫詩的範圍。不過,宗教文學獎不只是文學單位主辦,還有靈鷲山的參與,在評審上會傾向更平易近人、更能夠打動人心的作品;過於玄思、過於追求文字雕琢的作品,則離題旨稍遠。
焦桐提到,宗教文學獎有其特殊性,談生老病死難免沉重,就看作者如何尋找觀看的角度。其次,作者也可能因為「宗教」兩字給予的暗示,努力追求空靈,而使作品淪為概念化。最後,參賽作品中看到不少成名詩人的句式或風格,但「無以為繼」,只是造成詩的意象紛亂,不免懷疑作者是否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原創是目前詩歌創作者要再加把勁的。

第一輪投票
發表整體感言之後,進行第一輪投票,每位委員以不計分的方式選出心目中的前四名,共十四篇入選。
投票結果:
〈暗房-獻給罹患帕金森氏症的父親〉(孟)
〈早晨之詩〉(孟)
〈微光-誌母親與多年家庭代工〉(顏)
〈不老騎士〉(顏)
〈遺物〉(顏)
〈經辯〉(焦)
〈我喜歡我〉(吳、鴻)
〈聽見〉(吳)
〈像我這樣的河流〉(鴻)
〈小小病房〉(吳、焦)
〈愛之童話〉(孟、顏)
〈在豌豆花盛開的時候〉(鴻)
〈過彎〉(焦、鴻)
〈菩薩難寫〉(吳、孟、焦)

一票作品討論
〈暗房-獻給罹患帕金森氏症的父親〉
孟樊欣賞作者由用暗房來切入,相較他篇具有新意,且語言準確,能明白書寫的內容,但敗筆是末段情緒太露,稍有矯情。
〈早晨之詩〉
孟樊提到,許多作品書寫的對象是長輩,但這首詩是母親對嬰兒的愛之歌,意象輕巧,閱讀起來清新舒服,可惜末段前五行與前後段不同調。顏艾琳將此列為備選,看得懂又會被感動。鴻鴻持相反意見,認為這首詩的意象在嬰兒主題上過於老套,且第二段關係混亂,難以摸清。
〈微光-誌母親與多年家庭代工〉
相似的成長背景使顏艾琳對此詩產生共鳴,詩雖簡單,時間軸卻承接得很好。吳晟本想圈選此篇,不過發覺有兩個問題:語詞累贅和意象不統合,選擇放棄。孟樊的看法與吳晟相同,本猶豫是否投它一票,可是到了第三段語意不清的問題更加嚴重。
〈不老騎士〉
顏艾琳看中此詩的易讀性、直觀與感動,但站在詩的藝術性來看,結尾流於說明性是很大的問題,放棄爭取。孟樊忍不住附議,這首詩在收尾上弄巧成拙:「好像在呼口號!」
〈遺物〉
「有畫面、情感鋪陳層次很分明。」是顏艾琳欣賞此詩的地方,描寫父親走後,情感與記憶似有若無,不落俗套,也沒有太多吶喊。孟樊卻覺得,此詩藉由雕琢意象來呈現,顯得太過賣弄。吳晟也表示,狀況不明的隱喻涵蓋全詩。
〈經辯〉
焦桐稱讚此詩的敘述技巧,留白賦予它迷人的禪意,主題以不同的變奏形式間隔出現,使意識不斷回到同個主題上,「這就是詩中一詠三嘆的複疊手法」。鴻鴻也喜歡這首詩用形象化的意象解釋自省與觀察世界的過程,然而在詩中卻找不到答案回應最後的提問,彷彿一切又歸於「空」。對顏艾琳來說,此詩力道較弱,只是將已知的事再寫一遍。
〈聽見〉
吳晟認為,開頭引用的故事情節已帶領大家理解,所以〈聽見〉在詩的整體感上沒有問題,然而,過度故事性的敘述與勵志的表現手法太明顯,讓他對這首詩存有疑慮。鴻鴻也表示,此詩沒有發揮題材本身的特殊性,反而落入俗套、普遍性的詠嘆。
〈像我這樣的河流〉
這首詩是鴻鴻心目中前兩名的作品,語言自然新鮮,每段意念流動中不忘保有新意,特別是第三段讀來使人深深被觸動。孟樊的看法剛好相反,第二段已難理解,第三段的情節更是與前面完全沒有連結,無法說服他。顏艾琳提問,此詩的愛與死亡相當強烈,是否符合宗教文學獎精神?但論藝術性與語意層次則令人難以割捨。吳晟傾向回歸宗教文學獎的考量,留意宗旨作為評審的依據。
〈在豌豆花盛開的時候〉
原先投下一票的鴻鴻表示,此詩意念不錯,但沒有特別想為它拉票。

二票作品討論
〈我喜歡我〉
吳晟閱讀此詩,可以感受到作者透過與自然觀照的過程,表現出對自我生命的肯定,而在意象處理方面,整體圍繞著代表著大自然的樹,從「千年神木」開始,繼續談到了「椅子」、「落葉」、「年輪」等,連貫而成,具有一致性。鴻鴻也指出,作者的心意化身為萬事萬物,想像跟著世間所有生物生長,節奏與音韻流暢,可惜仍有些空泛,他不堅持保留。
〈小小病房〉
焦桐鄭重推崇這首情景交融的好詩,語言活化,充分運用形象化的意象表現具體的情境,情感節制且有所寄託。「幾乎可以說是比較完美的一個作品。」吳晟也鄭重推薦此詩,不只節奏感強,音韻流動也自然,整體情境動人,要表達的東西很清楚、很通俗,卻又絕不會流於俗套。
鴻鴻將此詩列為自己的前五名,作者把城市的病房與奶奶長年生活的大地結合得非常好。顏艾琳提出瓶中信一段顯得有些多餘,破壞了原先作品的抒情,但依然是她重要的備選。孟樊認同這首詩幾乎是零缺點、四平八穩,可是也因此缺乏了吸引力。
焦桐再次拉票,認為它的四平八穩其實是高難度的表現,並引用其中一句:「掛上點滴袋,雨水說來就來」得到其他幾位評審一致的讚賞。
〈愛之童話〉
顏艾琳覺得以童話寫此題材很難得,但她對詩中以英文字母abcdef來表天數的意義性何在頗為疑惑。孟樊主張,帶有童詩的味道和以英文字母作為代號的使用,都符合主角是美國五歲孩童的身分,且字句巧妙,意象生動,「用童稚口吻道出未完成的生命樂章」。鴻鴻則認為中間跟主題扣合不夠緊密,沒有維持住整體性是比較可惜的部分。焦桐稱讚此詩很能掌握童話作為隱喻系統,可惜後面以傑克魔豆作比喻太過牽強,少寫一段也無妨。
〈過彎〉
焦桐圈選此詩,欣賞作者用山路的連續轉彎作為生命奧義的比喻,駕馭文字技巧純熟,其中一點瑕疵是羅列式的內容顯得隨機。鴻鴻說,透過路程來講人生的寫法雖然多,但它的節奏和語言太有味道,透過一彎一彎帶出巧妙的對仗和詰問。孟樊卻認為,切片式的意象和場景隨時可以調換,看不出組織詩句的功力。吳晟的感覺與孟樊相同,此詩過於取巧,單句意象雖好,連續讀來卻無法掌握作者想描述的生命主題。

三票作品討論
〈菩薩難寫〉
這首詩中所描寫的母親並不識字,但以母親習字來緊扣對佛教信仰的虔誠,感情相當真摯,末行空白也留得恰到好處,是孟樊喜歡它的原因。吳晟覺得此詩乍看平淡,卻會逐步引人進入情境,筆法經營自然,刻畫母親不懂字卻又用心書寫的情境,帶來很強的感動性。
讓焦桐感到特別動人的,是作者有效節制情感,讓飽滿快要爆發的思念冷靜再冷靜,因此餘韻無窮,長短句交錯與跳句的使用讓閱讀慢了下來,亦讓全詩在追悼母親的過程裡與心經產生了對話。
顏艾琳擔心這首詩能否為大眾所理解,藉菩薩的「薩」難寫來比喻作者與母親的親情難斷,還有哽咽般停滯再敘的斷句使用,是一首非常高難度的詩,但也相當感人。鴻鴻贊同以上意見,樂見此篇進入第二輪投票。

第二輪投票
經詳細討論,決審團分別以第一名五分、第二名四分、第三名三分、第四名二分、第五名一分,進行第二輪投票,評定名次。
投票結果:
〈暗房-獻給罹患帕金森氏症的父親〉2分,(孟2)
〈早晨之詩〉1分,(孟1)
〈遺物〉5分,(鴻1、顏4)
〈經辯〉3分,(吳1、焦2)
〈我喜歡我〉3分,(吳3)
〈像我這樣的河流〉6分,(鴻5、顏1)
〈小小病房〉16分,(吳4、孟3、焦4、鴻2、顏3)
〈愛之童話〉9分,(吳2、孟4、焦1、顏2)
〈過彎〉6分,(焦3、鴻3)
〈菩薩難寫〉24分,(吳5、孟5、焦5、鴻4、顏5)
經兩個小時激烈的討論,第十一屆宗教文學獎新詩組得獎名單出爐:首獎〈菩薩難寫〉、二獎〈小小病房〉、三獎〈愛之童話〉,〈像我這樣的河流〉與〈過彎〉兩篇獲佳作獎。


全文網址: 第十一屆宗教文學獎新詩獎決審紀要/虔誠書寫愛的百態 - 宗教文學獎 - 文學獎大賞 - udn閱讀藝文 http://mag.udn.com/mag/reading/storypage.jsp?f_ART_ID=440166#ixzz2L2sD1cBa
Power By udn.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