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3日 星期日

冬大叔

這社會就是對寵物有點不公平啊

因為我曾說過冬至有一股大叔味,所以大家忽然不喊他冬至,也不叫芝麻,或是其他亂七八糟的名字,而是喊他大叔,冬大叔。

對於這樣年輕的小貓,還不滿六個月,卻被叫大叔,我真有點內疚。

特別是看到他以純真的大眼凝望我(眼睛不再半瞇流淚了,真好),滿臉稚氣卻不知道自己是位大叔,總感到有些尷尬。

雖然我很想大力澄清,不是這樣的,當冬至不打噴嚏、不鼻塞也換了飼料後,他就沒有那股大叔味了,除了原先淡淡的烹煮堅果味外,其他什麼也沒有,連收尾的特有動物味也淡了許多,我甚至會把臉埋在他的身上,聞聞那股特有的體味--不過,這番話聽起來就像是維護孩子的媽媽啊。

說到體味,貓姊聲稱臘八身上有一股孩子的奶香,而她最喜歡聞聞臘八腳掌的小臭味,非常有「存在感」。

她曾經想要我和貓娘一塊去聞聞她孩子的臭腳味,可是沒有人理她。

誰知道那是怎樣的存在感啊!

不過,現在當我把臉埋在冬至的身上,聞聞那股特有的體味......啊,真有存在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