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2日 星期二

偷偷對不起


我和冬至吵過架。

正確來說,我曾經很兇的對待他。

仔細想想,冬至是我第一隻幼貓,我盡心盡力照顧他,狠心餵藥、瘋狂清潔、耐心教導......原來養一隻貓是這樣子的,我忽然想。我好多次都想念大貓,因為她打點一切總是比我妥當。

沒有大貓,小貓不會衡量遊戲力道;沒有大貓,小貓沒有尾巴玩伴;沒有大貓,小貓不會用貓砂

難怪初九只跟大貓好,那是大貓應得的。

我也會這麼反省。

可是一個人也可以養貓,所以我重新用好多角度思考:冬至一咬人,我就發出大叫,不管他咬的是不是我;打字停頓的時候,我隨手擺動逗貓棒,起身活動筋骨的時候,我背著手擺動貓抱枕的尾巴;我學著怎樣擺放貓砂,冬至才明白好好地如廁、好好地離開。

因為寄生蟲導致拉肚子,冬至如廁完都是慘案,我足不出戶隨時嗅聞最新狀況,衝過去一把抱住他,熱毛巾擦身,貓砂立刻換,酒精四處噴。

有一次,我看見好長好長的蛔蟲扭啊扭,我不敢跟小謙以外的人說,我怕大家以後看到冬至都只會想到蟲蟲。

有一次,我買了紙貓沙想替換,卻抓錯了時機,讓冬至排遺在我的被子上、在睡前、在有大案子的前一晚。

我氣瘋了,腦袋一遍空白,看到他試著抓被子掩埋,我好生氣,我一股腦抽衛生紙清理,他嚇傻地看著我的激動滿是不解,就在不解之中被我丟進籠子裡,直到我把吸飽尿液的被子通通拿去洗曬,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他不懂,他看到我就哭,好像不明白卻很難過,我忽然間也很難過,我雖然沒有罵他,卻把他嚇得以為天地都變了。我對著他把規矩講了一遍,我看見他打哈欠--不是沒有反省,是貓無法承受壓力的表現。我覺得自己錯了,他還小,他其實一直都是很好的孩子,試著學會一個人類努力模仿貓咪教導他的一切。

當天晚上,我們還是一起睡了。

就是我不小心把他從被子上滾下來的那晚。

現在,如果我外出,回家開門的一刻,還是會害怕再度看見那個畫面。

可是冬至已經健康了,便便會成形,也會選對位置,我不用再跟在後頭,像個老媽子一步一步盯著走。

冬至已經是個不會給人添太多麻煩的好貓咪,就要去新家人那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