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1日 星期一

吃飯、睡覺、爬媽媽

我拍糊了,看小圖吧

冬至會來和我睡。

可是我的睡相不好,曾經捲被子的時候,把被子上的他給滾到了床墊外。朦朧之間,意識到這件事的我,偷瞄一眼,翻了個身,心虛裝睡下去。

於是,冬至有時候不和我睡,一隻貓睡在椅子上。

電腦前的椅子,我坐在上頭,他就坐在我的腿上頭,我不坐在那,那就是他的睡窩。

後來,天更加冷了,冬至又來和我睡。

可是冬至的睡法不好。

他毛絨絨地蹭來,踩著我的脖子,鑽進被窩裡;他聞遍我的臉,鬍鬚搔啊搔,呼出帶有魚腥的口氣,爬上了我的身體,一直爬,一直爬,爬到我的後腦杓上,選定了安坐;他也痴痴地凝望著我的睡臉,一如我曾經凝視他的,我對他滿滿地心疼,他卻決定踏著我的鼻樑,一路走,一路走,走到我的背上安睡......我以前不知道,我的鼻子之所以挺竟是為了當他的階梯;他睡在被子與枕頭的交界處,微微枕著枕頭,呼嚕呼嚕和床墊裡頭的鋼圈共鳴,然後從面對我變成屁股面向我,而貓其實是會放屁的生物,很少聞起來不像是拉肚子,即使在沒有拉肚子的時候。

小謙為冬至的一天作結:

吃飯、睡覺、爬媽媽

(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