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0日 星期日

暖呼呼電腦良伴

我拍糊了,就看小圖吧


冬至很黏我,把我當母貓一樣黏著。

坐在電腦前打字,他一定跳到我的腿上睡覺,只在吃飯、如廁和活動筋骨時下來。

如果見我認真工作,他會在我的椅背後輕聲喵嗚,讓我微微側身,他再度跳臥上來。

為了配合他不滑落,我墊著腳,回神才發現肌肉痠痛;為了配合他的高度,我彎著身,回神才發現肩頸痠痛。

可是,我還是一次又一次讓他跳上來。

鍵盤劈哩啪啦的聲響,變成了他的催眠曲,在腿上一次比一次更加深沉的睡眠。

有時候喃喃發出貓的夢話,輕輕一嘆或戀戀吸吮;有時候闔上了的雙眼微微抽搐,眼皮另一端在快速動眼;有時候我摸摸他仰露的白頸子,又拉拉他的手,他的腹部仍規律的上下起伏。

我寫了好久好久,他也睡了好久好久。

聽說寫作是一件孤獨的事,但是真糟糕,我不只不再孤獨,也不再需要耗電的暖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