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芝麻口味

特色是耳朵很大頭很小

元旦的時候,帶冬至回去複診,以前總是很在意跨年的事情,今年卻只是想著他的狀況便很輕易地來到了2013年的1月1日。

醫生一邊把冬至抱出來,一邊稱讚道:「毛變柔順了,喔,個性也變好了......」對於我們的照顧給予肯定。

大概是第一印象太強烈了,因此當醫生與我們溝通時,看見冬至自動自發的走來,用脖子蹭著我的手掌,最後還安睡在手心中,醫生的雙眼充滿了驚喜。

那一刻,我和醫生一樣驚訝。這五天裡,他始終會以哈作為開場白,加上餵藥是多次不愉快的經驗,我以為他或許無法信賴我。

要多少的愛才能融化一隻小貓的心呢?我對冬至的每一個動作都出於近乎本能的情感,而他也確實的接收到了。雖然我一直深信著動物能夠感受到人的情意,卻還是被他表現出來更大的善意而感動。


跟初診的六神無主不同,今天的我有備而來,很仔細地打聽清楚冬至的健康狀況。

從牙齒判斷來看,他已經有四到五個月大,但或許因為長期餓肚子的關係,身形顯得嬌小。目前的主食還是以泡水飼料(混罐頭)為主,可以開始嘗試硬飼料,但不勉強。另外,因為撿到的第一天實在太髒了,我們以為他是初九花色,也就是咖啡色虎斑,其實應該是黑白虎斑,只有腳掌與背脊偏棕色。我相當看好他長大的樣子,因為我很喜歡黑白虎斑......但如果你問我其他花色,我也會說我很喜歡那種花色。


唯一要改善的,只有那個不相稱的大肚子。因為冬至在短短五天,從1公斤變成1.2公斤,足足多了1/5的體重。這麼說可能還沒有真實感,但假設我是50公斤,那麼就是我在五天變成了60公斤啊!(是吧是吧,我的數學沒問題吧?)

此外,還有一個冬至的小困擾:他還不會用貓沙,五天裡只成功過一天半--那半天是他把便便大在外頭,從貓砂盆裡踢出貓沙來蓋住。這一點,倒是和他哥哥初九有的拚。

我於是有些尷尬地問醫生:「該如何教他使用貓砂盆呢?因為以前撿到的貓,都是交給家裡的大貓教。」(好無能的發言)

醫生說,這是自然的本能,給他一點時間他一定可以學會,真的學不會看別的貓用一次他也會明白。

而我的好冬至,也在隔天就成功的使用貓砂了,不小心沾黏到身體還會發出貓叫,尋求協助。他真的是一隻很可愛的貓,一點都不會亂叫,即使換環境這種可以叫到天荒地老我也原諒你的時候,他也是自己安安靜靜地適應著,只有在需要幫助的時候才會開口,比方說餓了、便便了,還有一點點寂寞了。

可惜的是,大概流浪經驗太深刻了,他很愛跟貓砂盆睡在一起,就在寫網誌的前幾個小時,還把貓罐的魚叼出來放到貓砂上吃......

對了,我似乎沒提過,撿到冬至的時候我正在旅行。所以,冬至是在2013年的新春第一天正視跟家人見面,我也一直等到當天晚上回家前才敢打電話跟家裡告知這件事情,一方面是不確定他能否熬過危險期,另一方面是還想找到最佳方案。最後,冬至回到家,成為第一隻可以入住我房間的貓。

雖然我喜愛他,但我開始有點擔心他夠不夠討別人喜歡。外婆來看了,他不像以前臘八那樣主動遊戲,但倒也是乖巧地坐在那裡不吵不鬧,外婆的評價是:「耳朵真大。」嗯,真的,第一天安頓好的時候我就覺得他耳朵好大,甚至懷疑是因為餓壞了才會只有耳朵長大,身體沒有跟著長肉。

媽媽跟著進來看了,聽見表妹喊他「飴樣」(台語),她於是下了結論:「這是芝麻口味。」隨著隔天的觀察,她還多了一個關於個性的評語:「幹嘛小媳婦臉。」

沒辦法,冬至的個性就是這樣,總是先「哈」,然後就「喵」,翻譯起來大概是這個樣子:

冬至:哈!(我很兇、很兇喔╰_╯)

冬至:喵......(不要欺負我,好、好嗎......T△T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