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愛情動物國/小鹿兒心頭撞


愛情動物國/小鹿兒心頭撞
【聯合報╱T.cat】
2012.11.24 04:31 am


不敢往前,卻也不得後退。她盼著誰能來營救,卻發現那聲音愈聽愈熟悉,似乎是情人呢喃著她的小名……
去年一個連假,同事小白忽然請我代班,神秘兮兮地透露他為女友安排了一趟馬祖之旅。除了北竿之外,還會搭船前往有「梅花鹿樂園」之稱的大坵島。
荒煙上追蹤足跡
蔓草下終遇群鹿
小白說,島上因為撤軍和人口外移而成了無人島,近年野放梅花鹿復育有成,成為景點之一。船班只給了他們一小時,因此一踏上這座島,他們立即展開「徒步環島之旅」。
跟著鹿兒的足跡,繞進了荒廢的房舍與堡壘。動物的排遺留在廢墟一角,人類的氣息被淡化,如今這裡是梅花鹿的避風港。她回頭,卻發現小白早已消失。
走過伙房,她焦慮地穿梭在建築物之間,腦海想的全是昨日在戰爭和平紀念公園主題館聽見的恐怖故事:戰事尾聲,兩岸不再正面衝突,敵軍派出精銳的蛙人,在黑夜裡游過海峽,悄悄地溜進堡壘,「摸」走一整連的性命。被「摸哨」的地區,暫時沒有駐軍,半夜卻依然響起出操聲。居民一探,竟是鬼火閃爍的「無頭部隊」……恐懼襲上心頭,她狐疑地頻頻回首。
突然,身後有個細小的聲音呼喚她。
這下,她不敢回頭看了。
斜著眼,瞥見一道身影遁入草叢。她心頭愈來愈慌,撿起地上的樹枝,尋求一點慰藉。然而,數個白點卻衝進她的眼簾,不及辨識,頃刻間消失了蹤影。只剩那呼喊她的聲音,一遍又一遍……
不敢往前,卻也不得後退。她盼著誰能來營救,卻發現那聲音愈聽愈熟悉,似乎是情人呢喃著她的小名……真的是他在叫她!
循聲過去,小白正窺伺著一群梅花鹿。她瞬間鬆了口氣,四肢有些癱軟,帶點委屈地倚著他。他指著前方的鹿兒,悄聲耳語。她只曉得牽牢他的手,突然發現自己多麼喜歡他壓低聲音喊她的方式,像個孩子亟欲分享卻又怕驚嚇了什麼,小心翼翼地珍視著眼前所擁有的。
「好幾隻梅花鹿都瞪大眼睛看著我,大概沒想過會有人跑這麼裡面吧。」他表情盡是得意,但還有點不滿足:「看見的鹿比想像中少。」
話才剛說完,轉角處就出現一隻梅花鹿瞪大眼睛注視他們,不發出一點聲響、不移動腳步。
鹿兒貪吃棄矜持
得寸進尺摸鹿茸
梅花鹿發現人類,有些驚訝,但隨即恢復鎮定,一邊繼續嚼動嘴裡的鮮草,一邊打量兩個不速之客。
小白順手摘下葉子,試圖親近,牠卻退了一步。
看著他手中的葉子,鹿兒選擇低頭繼續吃草,好似在鬧彆扭:「那沒什麼,我也有。」可惜雙眼洩漏了心思,直勾勾地盯緊嫩葉,誠實地把嘴饞全寫在臉上。小白見狀大笑,葉子也隨之掉在地上。
就在這剎那,梅花鹿一個踏步向前咬住嫩葉。但,小白反應更快,立刻彎腰搶回,手指與鹿口擦身而過,再次占上風。
心事被識破的鹿兒,索性放棄了原先的矜持,大步走向前來,一口咬住,咀嚼享受。而小白攀了一點關係,開始得寸進尺伸手觸摸「鹿茸」。牠機警地抬頭瞪他,但哪曉得小白還想拍拍鹿身,完全把梅花鹿當成小狗來親近。
她在一旁羨慕地看著小白與梅花鹿的互動,不甘示弱地用知識換取一點參與感:「梅花鹿的角每年都會重長喔。所謂的鹿茸就是還長著絨毛的鹿角,等到毛退去、骨化的時候就不是了,每年骨化的角都會自然脫落。」
「鹿角應該是有感覺的,一摸牠就發現。」小白心滿意足地發表感言。
「牠有生氣嗎?」她像演唱會選錯位置的人,追問著與偶像近距離接觸的感覺。
「沒有,只是用『幹麼?不要碰我』的眼神看著我。」
兩人邊聊邊走向集合地,還沒有到船邊就從下坡處看到所有人集合在船上,對著他們大喊:「再見。」該不會是要讓他們過過《魯賓遜漂流記》的日子吧?導遊揶揄道:「我們本來打算一個月後再來接你們。」
當晚,他們的話題還是離不開大坵島。她幻想著和小白被留在島上的生活,而小白則猶豫著要不要告訴她:他之所以特別帶她到大坵島,之所以如此小心翼翼地喚著她的名字,都是因為從第一天見面起,她就像一隻誤闖的小鹿,闖進他的心裡,那麼獨特也那麼需要他的保護。
【2012/11/24 聯合報】http://udn.com/


全文網址: 愛情動物國/小鹿兒心頭撞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7519820.shtml#ixzz2D8OOMGRc
Power By udn.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