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5日 星期一

跟著達人過一天/說不完的鳥學問

跟著達人過一天/說不完的鳥學問

【聯合報╱T.cat】
2012.11.05 03:58 am


今日體驗家:T.cat
探訪領域:賞鳥解說員

當學員們還被車水馬龍給迷惑之際,他已眼明手快,架好高倍數望遠鏡,指向出口再隔一條馬路的電線上,有隻「紅嘴黑鵯」正環顧四周、傲視群雄……

那天,我在停車場撿到一隻又瘦又醜的雛鳥。牠嘎聲若泣,兄弟姊妹已被昆蟲分食,求助無門地撐著不會飛的翅膀向我爬來。一陣心酸,我抱起牠,驅車前往市區看診。
然而,我終究沒能留住牠,只記著牠是「白尾八哥」。

全副武裝去賞鳥
近在眼前好感動
此後,我在天空中尋找相似的身影,最後找上了台北市野鳥學會。想透過專業解說員的講解,進一步了解牠們。
集合地點的夥伴們看來都已全副武裝,頭戴避暑寬邊帽,頸掛雙筒望遠鏡,身穿淺褐色背心,胸藏鳥類圖鑑,雙眼閃閃發亮。
唯獨有一位先生神情顯得特別輕鬆,一派灑脫──原來是經驗老道的陳王時老師,橫跨賞鳥、賞蝶、賞蛙三個不同的領域。
王時老師引領整個隊伍穿越地下道,熟門熟路地往河堤而去。當學員們還被車水馬龍給迷惑之際,他已眼明手快,架好高倍數望遠鏡,指向出口相隔一條馬路的電線上,有隻「紅嘴黑鵯」正環顧四周、傲視群雄。
這種全身黑色,只有嘴與腳通紅的鳥兒,以啣著火種、拯救人類的傳奇故事聞名,我久仰大名,馬上從單筒望遠鏡的小孔望去……
天啊!從不曾看鳥看得如此仔細,連牠被風吹起的頭上幾根呆毛都能一一數盡。我倒抽口氣,不知該先讚嘆大自然的造物奇妙,還是讚嘆科技發明「咫尺天涯」。
再往前幾步,來到了河岸邊,老師又帶大家認識數種鳥類,其中不乏眼熟的白鷺鷥。白鷺鷥家族憑著些許的差別,可區分為六種。其中常見的四種,是大中小白鷺鷥與牛背鷺。從懷裡取出圖鑑,老師一邊介紹這個家族不同的食性,一邊指出這天唯一缺席的中白鷺鷥的樣貌,以利辨別。
我沿著老師的指向看去,圖鑑上寫滿了他的筆記,不時圈起特徵,拉出來另外註明。
忽然一個歪念頭閃過腦海:真想得到這麼一本鳥類秘笈啊!

詳盡筆記不能少
下對功夫顯神通
沒來得及細想,上空傳來一陣騷動。眾人抬頭望去,竟是一隻大卷尾不顧身形差距,對著停在電線桿上的大冠鷲拍翅叫囂。
大卷尾素來以性子強悍聞名,且不時因攻擊路人而登上報紙版面。過去我也吃過不少牠們的苦頭,大庭廣眾下落荒而逃。逃遠了回頭一看,發現大卷尾的巢就在那一處,牠是「護子心切」才挺身而出。
然而,眼前的大冠鷲卻是不偏不倚地坐待在牠的地盤上頭!
我替兩邊捏把冷汗,大冠鷲是猛禽,占有體形優勢,大卷尾則是個拚命三郎,認真起來什麼都不顧了。
雖然乍看之下是一場「戰鬥機」對「轟炸機」的空中戰事,但論戰鬥意識,顯然大卷尾已贏在氣勢,讓大冠鷲再度展翅起飛,以微彎「一」字型的漫遊,意思意思地表現了猛禽該有的姿態。
戰事告一段落,一隻灰黑色的八哥跳過眼前。
一直以來,我將分辨八哥視作那隻雛鳥留給我的功課。偏偏八哥不好辨識,是「白尾八哥」或「泰國八哥」?我不得其門而入。
老師聽完問題,了然於胸地笑了笑,這可難不倒他。
「容易看見的八哥有五種:白尾八哥、泰國八哥、林八哥、家八哥、土八哥。前兩者雖然相像,但泰國的冠羽比白尾明顯,體型較大且體色全黑,與白尾的灰黑色不同。林八哥跟白尾幾乎一樣,但下嘴基的地方有一處暗藍色,黃嘴部分相對來得短。而土八哥的特點是嘴為象牙白,與其他八哥的黃色不同。最後一種家八哥,因為牠眼部四周有黃斑,又稱眼鏡八哥,不易錯認。」
專業又有系統的解說,不用五分鐘,便解決我長久以來的牽掛,瞬間醍醐灌頂,甘露滋心。
回頭看看同行的大家,也是個個點頭如搗蒜,抄寫得很勤奮。
我的相機和錄音筆雖沒擱著,心中卻是益發「肖想」老師那本猶如秘笈的筆記圖鑑。
我瞄了瞄左邊阿姨的筆記,又瞄了瞄右邊大哥的塗鴉,怎麼大家聽的是一樣的解說,但各自想註記的要點卻不盡相同?
看來,「貍貓換太子」換走老師的圖鑑,這招是行不通的……畢生學問的累積,到底不像武俠小說那般,一本秘笈,再來個雙手貼背就能傳入一甲子的功力呀!

●達人小檔案:陳王時
鳥會資深解說員,看遍台灣鳥類,也對蝴蝶產生興趣,1994年發起「台灣蝴蝶保育學會」。他將對大自然的愛,一路從鳥延伸到蝴蝶甚至青蛙。其出版的《台灣32種蛙類圖鑑》更是台灣首度包含所有蝌蚪的青蛙圖鑑。

●要知道:賞鳥
賞鳥應以適合郊外踏青的衣服為準,先備妥圖鑑、7至10倍數的望遠鏡,就顯得更專業囉!初學者道具不夠專業不打緊,專業態度才是賞鳥不可少的:切記要壓抑你見到愛慕者般小鹿亂撞的心情,赫然衝上前、大聲告白的莽撞求愛是會嚇跑「佳人」的。特別是繁殖期間,應避免接近鳥巢,給牠們一個完整的「私鳥空間」,尊重動物隱私權。
【2012/11/05 聯合報】http://udn.com/



題外話:

〈跟著達人過一天/說不完的鳥學問〉這篇文章恰好於我回到洄瀾的時候刊出,而刊出的前兩天我才再次回到當初埋葬文中開頭白尾八哥的地方。

那是七星潭自行車道中間岔出去的一處,俯瞰整個海灣,是朋友暱稱淚王子的景點,十分美麗,也帶著幾許寂寞。

我忽然想起來,那時候的自己總是看著洄瀾的天空,擦身而過的八哥們,不禁默默地想著,要是那孩子長大的話,差不多就是這樣,也會開心地飛,也會有一些煩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