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

跟著達人過一天/尋家,倒數計時


跟著達人過一天/尋家,倒數計時

【聯合報╱T.cat】

2012.10.08 04:39 am



探訪領域:流浪動物保護
今日體驗家:T.cat
丸子說:「我一直覺得直接抱起狗狗,是最能夠撫慰人心的。」還有她無意間對其他志工自嘲:「我相機裡都是遺照了。」

自從臉書加入某些好友後,我的首頁便很少清靜,經常充斥著各種貓狗的照片,上面還押著日期。牠們在今天以前各有各的身世,不過到了這兒,命運大抵就確定了,因為此地是動物收容所,公告十二日無人認養就安樂死,不論健康與否。

百隻狗狗聚一堂
消毒清潔有夠忙

被押上日期的相簿,主角拍得再好看也只是教人心痛,莫怪有人不喜歡這種畫面出現在歡樂氣氛的臉書上。然而,卻有一群志工,選擇強化心臟,積極爭取那短短不到兩周的時間。
透過黃宗潔老師的介紹,我認識了暱稱丸子的黃婷筠小姐。她是位有魄力與實踐力的女孩,為流浪狗不惜付出一切,假日固定參與志工活動,平時則為監督政府執行法令、推動修改動物保護法而多次走上街頭。我們相約在桃園新屋收容所見面。
新屋收容所收容整個桃園的流浪動物,對環境衛生格外仔細,每日有固定的清潔,志工也會協助清理。此外,認養人多半是這隻抱抱、那隻摸摸,所以放眼所及就有 一台按壓式消毒器,使民眾能方便並切實做到「消毒後才接觸下一隻動物」。
當準備好認養,丸子會將狗狗抱出來,介紹自己愛犬似地,美言好幾句。特別要注意的事項,她也會細細告知。畢竟認養不是「衝業績」,每隻狗都有自己的際遇,被退回也是會難過的。
丸子告訴我:「這裡大多數不是『流浪狗』,而是被棄養的家犬和因為主人放縱家犬生育卻不願負責的幼犬們。寵物是有感情的,牠知道自己被最愛的人拋棄,但永遠不會知道為什麼,只能在困惑與憂傷中擁抱死亡。」為此,她著手參與推動「家犬節育」與「家犬繁殖必須申請」等條文。
我一直覺得「以認養代替購買」不僅是為流浪動物,也是為了終身被圈養作為「種」的動物。然而,悲傷的是「名種」一樣會出現在收容所。甚至,剪去耳朵一角,代表經過TNR節育計畫的流浪狗,即使沒有繁殖能力也還是被送到了這。

黃婷筠與她的「臨時」愛狗。
(T. cat/攝影)

以認養代替購買
以節育代替撲殺

牠們無法開口講述遭遇,十二天的期限被簡化為「民眾棄養」、「民眾拾獲」、「民眾陳情公所捕捉」,不超過十個字。
丸子從清單上的寥寥幾句,猜測牠們坎坷的背景,在臉書開啟一本又一本相簿。標題是牠們與眾不同的特色,括弧安樂死的日期,內文或溫暖或激進或不忍,都輔以狗狗討喜的「相親照」,將自己從牠們身上感受到的溫度,傳達給螢幕另一端的人。
年紀不滿周歲的幼犬,以相同無辜的大眼凝視鏡頭,探問著對未來的恐懼與期待;年長的,彷彿已深刻地了解自己的處境,沒有開口說話,亦不啼哭。少數吠叫的,沒有人忍心責怪。「噓」一聲似乎是剝奪了牠們僅有的一點權利。
在收容所,丸子看過那些醫好了就安樂掉的,也看過來不及醫好就安樂掉的,可是依然希望牠們能尋回些許的快樂。她從口袋變出零食給哭叫的小犬,也自備熟雞蛋給需要補充營養的狗媽媽。其實狗媽媽老早就該坐月子了,只是這裡不是家,沒有人力與能力。
檢視完第一輪狗狗們的狀況,接著要開始拍照送養了。
我們兩人抱起一籠小狗,放到外頭草地上,一邊按著小屁股防偷跑,一邊發出怪聲引誘看鏡頭。我的經驗不足,顧一隻便手忙腳亂,但丸子可以按下快門的同時夾著兩隻小狗。雖然幫助有限,她還是笑著對我說:「有助手真是太好了,希望以後也有。」這裡每天幾乎都有三十幾隻流浪動物送進來,而每個禮拜的志工不一定到三十人。
過了幾天,丸子在臉書上發表當天的照片。那些曾在我懷裡尋求安慰的身影,我記得牠們的重量與溫度,更想起丸子說:「我一直覺得直接抱起狗狗,是最能夠撫慰人心的。」還有她無意間對其他志工自嘲:「我相機裡都是遺照了。」
想起她苦笑的神情,我忽然體會了那樣的感受。於是,停下了書寫,凝視自己側拍的影像──不知道文章結尾的時候,牠們之中,誰終於有了家?

志工可在草地帶領狗兒活動筋骨。
(T. cat/攝影)

●達人小檔案:黃婷筠
半年送養百隻流浪狗,每周固定參與收容所志工活動,最喜歡拍照撰文送養、餵食與掃大便。也從動物保護的源頭下手,諸如側拍收容所、監督政府執行動保法以及推動修法。多次走上街頭並與政府官員斡旋,致力從最前端與最後端改善台灣流浪動物現況。
●要知道:TNR
TNR是英文縮寫:Trap(捕捉)、Neuter(結紮)、Return(放回)。為減少流浪貓狗的數量,由義工暫時餵養流浪貓狗培養感情,進而誘捕進行絕育手術,術後原地放回(或尋找認養家庭),以結紮代替撲殺。手術後的貓狗會被剪去耳朵一角作為記號,若是民眾看到此標誌的動物,在沒有重大影響的情況下,就請理解牠們的遭遇,並給予多一點包容吧。

【2012/10/08 聯合報】http://udn.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