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大貓愛翹家


哇喔!我的文章有注音了



大貓愛翹家
/T.cat

  家裡的大貓特別愛翹家,尤其是在洗澡後的幾天,一定千方百計逃出家門,去跟「街坊鄰貓」炫耀性的社交一番。
  之所以得出「炫耀」而非「負氣離家」的結論,是因為大貓洗澡時總是非常乖巧,該洗肚子就洗肚子,該抬腿就抬腿,洗完澡後更會仔仔細細地理毛,然後舒舒服服地睡去,是隻注重清潔的貓。反觀家裡另一隻貓初九,經常在洗澡時逃到垃圾桶邊瑟縮,逮住後便發出受虐的悲慘貓叫,在浴室的回音之下搞得人心惶惶,且事後理毛草率,三兩下便窩回沾有灰塵的角落,對衛生毫無概念。
  但是,明明就喜歡乾淨的大貓,卻老是在洗澡後翹家。牠翹家的方式有很多種,其中一種是從陽台的欄杆縫隙偷溜,坐在鄰居屋簷上,好整以暇地看著我們使勁伸長手,卻只夠搔到貓毛。另外一種則是趁著叫披薩、收貨時,光明正大地推開紗門,蹭著我們的腿邊,從大門揚長而去。這是相當卑鄙的手段,因為我們多半手持重物,前又有陌生人,不能潑婦罵街,只能悻悻然地目送牠的背影,偷偷咬牙切齒。
  不過,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對於大貓來說,牠是道,我們是魔。)我們也想出了新的對策,不但加強洗澡後的戒備看守,還用塑膠網覆蓋欄杆,再用小鐵絲把紗窗扣住,以絕後患。但,你以為這樣大貓就會認輸了嗎?
  不,牠總是很有耐心地靜候我們鬆懈,只要不小心忘記把鐵絲勾回,牠就可以出紗門。出得紗門後,哪還怕出不了門!牠故作曬太陽的無害狀,降低吾等戒心,好似一切只是我們大驚小怪,牠便能悄悄地觀察情勢,最終覓得塑膠網與牆壁虛掩的縫隙,再次輕鬆地逃脫五指山。說來好糗,這縫隙還是牠逃脫多次後,覺得對手太弱,圍棋「讓子」般地「示範」給我們看牠的作法。
  即使讓子讓到這地步,我們還是常常在打開公寓大門的剎那,在一樓看見出門返家的大貓。牠睜著水汪汪大眼,細細品嘗手下敗將的驚呼與面部抽搐,輕喵一聲,判定了人貓大戰由牠衛冕。
  我們懊惱的要吐血,大貓反倒忽然壓低了姿態,神情萬般委屈,彷彿忘記帶鑰匙的孩子,緊緊地跟在我們後頭。牠不給人抱,但我們走,牠就跟著走,我們停,牠也會止步。鐵門一開,不必交代就乖巧順從的跑進去,像是吶喊著:「回家了!」一路喵到客廳中,最後倒在牠最喜歡的位置,大睡特睡一場。返家後的第一覺,牠總是睡得格外香甜,從不起來吃飯,連我們經過也渾然不覺,讓人納悶牠到底在外頭做了什麼大事業?為什麼老要不辭辛苦地溜出去呢?
  熟睡無辜的貓臉沒有答覆,而是讓人又氣又疼的寫著:「雖然你們很笨,但是金窩銀窩終不如這個貓窩好。」



(本文刊登於國語日報2012年9月11日文藝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