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

闇龍停不下來

(音樂為吟遊詩人在旅居野精靈營地後吟唱的曲子)


【內有些許劇情】

最近迷上了一款從電玩回歸到桌遊的單機遊戲,這件事說起來就是從遊戲到遊戲,但是對看中遊戲價值的人來說,這實在是一件令人感動的事。遊戲的自由度竟然能如此之高,讓我除了當勇者還可以當個婊子,多重選擇。我可以既正義又惡質(剛剛救了所有人,等等就去偷長官的錢包),我可以不循規蹈矩完成任務。說起來很誇張,但是我竟然從這場遊戲之中反而更加深刻地認識自我(明明就超窮,也不想在領主的讚賞聲中問他來點實質的獎勵吧)。

剛剛我去把國王的屍體從暗裔手中救了下來。國王喪生的這場戰役,是我冒險的出發點,所有故事都是從這裡開始。

我扮演的是精靈難民,因為殺了強暴我朋友的人類貴族而不得不加入灰袍守護者。第一次見面便仗著中立陣營的名義對年輕國王(人類)出言不遜、愛理不理,但是國王只是笑著接受了我的諷刺。接著,我們便各自投入準備對抗暗裔的戰爭之中,鮮少交談。然而,我萬萬想不到我成為灰袍守護者的第一場戰役中,他便因為公爵的一己之私而犧牲生命!我甚至想不起來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畢竟當時我只負責點燃烽火這樣)。

身為王者,即使他不夠知人間疾苦,他也很努力地去做,即使有點好大喜功,他也是親身參與戰役,就這樣被食人魔給輕輕一握,碎裂而死。國王死了,帶領灰袍守護者的鄧肯也死了,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在死前無視身上的傷口,看了一眼國王,跳向食人魔,一刀一刀刺進食人魔的身體。他殺死了食人魔,但是蜂擁而至的獸人們也舉起了雙手斧---畫面一片空白。

......這次因任務回到戰地,受人景仰的鄧肯屍首早已不知被丟棄在何處,曾經用來殺暗裔的匕首與劍反而被暗裔佩戴身上。最令我難過的是,一路往回追尋,最後竟在橋上看見了國王的屍體--我以為他早在戰火中了結--國王悲慘的裸身釘在荒廢的雕塑之上。那蒼白的肌膚與獸人們相顯十分瘦弱的身軀,與他曾經有過的風采對比,我們相遇的那一幕幕頓時湧上心頭(好啦這是遊戲設定的回憶畫面),角色中的我低下了頭,不忍直視。

接著,一堆埋伏中的暗裔向橋的兩側衝殺而來,我的心中燃燒著怒火......對,明明是遊戲,我卻有了要完全不存檔殺光惡魔的復仇之心。

然後,一陣刀光血影,回過神來我已滿身是血

………並且時鐘邁向了四點!!!



總之,這真是部大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