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日 星期五

豈是忘了帶尺


這是角逐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聯合副刊主辦的「【文學遊藝場‧第十六彈】我的書包徵稿」失利之作。
雖然失利,但卻讓我回想起可愛的童年記憶,也與家人多了一個話題。情感加溫之餘,更意外發現明明是同個家庭,我姊竟然完全沒有過這樣的經驗(震驚)
我還以為大家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豈是忘了帶尺
/T.cat

  國小常常忘東忘西,即使睡前已仔細收拾書包,還是會在隔天出門後,想起忘了的自然課課本或音樂課直笛。慌慌張張地奔回五樓,鑰匙插進孔,鐵門先轉三圈,內門再轉兩圈,方能過關斬將,贏得「佳人」一同上學去。

  有陣子因為爸爸車禍受傷在家休養,我潛意識有了靠山,粗心的毛病更加嚴重,經常出了社區又折返,按緊一樓對講機,要老爸從五樓把東西裝在塑膠袋裡,加重後往樓下丟。我自以為省去爬樓梯的時間,結果好幾次東西硬生生卡在鄰居屋簷,加上心急口氣差,最後被爸爸狠狠教訓一頓。

  但這都不是最誇張的。某天我差半段路就要抵達學校了,才猛然想起美術課要帶30公分的直尺。我起先心頭一驚,後又盤算美術老師人美心更美,拿平時15公分直尺亦可蒙混過關。但想起鉛筆盒的剎那,總感到哪裡怪怪的……今天背後似乎特別輕鬆?咦,怎麼還能感覺到微風吹在背上的涼意?

  天哪!我下意識一摸,才驚覺自己竟然根本沒有背書包!我忘的豈只有直尺?根本是只記得帶便當出門啊!我一面匆忙跑回家,一面想起剛剛擦身而過、穿著同校制服的同學,那面露的不解之色……臉燒燙燙的紅了起來。說真的,一年級到六年級,從來沒有忘記的就是便當。



冒險者的書包
/T.cat

  國小半天的課程多過全天,不用帶便當的日子我就會把早餐放在書包,起床的前一兩個小時往往還沒有食慾,但到了第三節下課這事就會被歸心似箭給覆蓋,接著又是午餐和午睡,然後渾渾噩噩地度過下午,回到收書包的時間。

  吐司隨著一天的奔波緩緩掉到底部,加上國小課程大致相同,課本沒有改變,於是要到三四天後的「大風吹」,我才會好奇地拉起那一團包裹著黑綠色未知物的塑膠袋,並在回想起的瞬間,驚嚇地尖叫拋出。

  幸好,隨著成長我越來越需要吃早餐才有力氣應付課業,這種情形遂不再發生。但,這壞習慣仍沒有改,只是轉移到了遊戲之中——我所扮演的冒險者,背包總是比別人還要滿。早期的遊戲比較有良心,冒險者背包是無限大,而現在則要靠遊戲內的拍賣場,交易更高格數的背包。我是個捨不下的人,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東西,都秉持著拾荒精神一一納入。

  隊友起初很困惑,為何一場玩下來只有我得回到酒館,找商人出售背包內的雜物?直到他和我共創公會,親眼見到我如何把那些可稱為垃圾的東西,從背包堆到私人銀行,最後蔓延至公會倉庫——他徹底的震怒,換得我飽受驚嚇後的暫時停止動作。

  為什麼說是暫時呢?因為後來我們不再玩那遊戲,我找到另一個無限制背包空間的遊戲。




1 則留言:

ㄚ*~亞緹 提到...

我是沒有忘記背書包的經驗,但是我很常忘東忘西是真的,忘聯絡簿、課本之類的,每每家中談起健忘,我是公認的高手,現在忘的東西更多。

另外...雖然我比較少玩線上遊戲,但是我懂想要把東西都放在身上的那種心情,若是我,肯定也是這樣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