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5日 星期六

愛情動物國/白鶺鴒男孩追求術


愛情動物國/白鶺鴒男孩追求術

【聯合報╱文/T.cat】
2012.05.05 03:23 am

雖然這樣的追求方式有點老套,不過她到底還是得坦白自己滿沉醉在他這樣老派的深情款款……

她偷偷叫他白鶺鴒男孩,因為她實在沒辦法不把他跟那個總是在宿舍院子咚咚咚跑來跑去的小鳥結合。

初見面經典搭訕
爆笑山莊現誠意

白鶺鴒這名字陌生的小傢伙,其實經常穿梭在生活中。牠配色如潑墨,白頸下方有一塊像圍兜兜的黑色,到了腹中又是白色。小腦袋的一半像清朝人一樣蓄髮,直到尾巴,淺淺地披在肩上。收束的翅膀,從背後看起來像是文人把手放在背後吟詩散步,我曾看見白鶺鴒在院子裡繞著一株豔紫荊,一副很有學問的樣子。

而他也是這樣,不論她和什麼人說了什麼話,都要繞過來接上兩句,有時言不及義,有時頗有深意,不變的是那「很有學問的樣子」,全身只差一件唐裝。

此外,白鶺鴒男孩也寫詩,不見得每一篇都很精采,但總會有那麼一兩句觸動她的心。雖然這樣的追求方式有點老套,不過她到底還是得坦白自己滿沉醉在他這樣老派的深情款款。真要說起來,白鶺鴒男孩最讓她印象深刻的,還是第一次見面的經典搭訕。

開學那天,她自我介紹完的第一堂課,他跑來問她:「妳有看過『爆笑山莊』嗎?」她搖頭,回去才想通他要說的應該是「咆哮山莊」。她想起,他就是那個課與課間的空堂會待在圖書館的男孩。比起他的學養或文采,她是有點被他的誠意給打動了。

於是,她答應了白鶺鴒男孩的邀約,和他一起去看「看不懂但又似乎能有一番體悟」的當代藝術。她發現除了文學以外,他懂的其實很多,而且善於觸類旁通。

最貼心的情人
最細微的動作

他們一起被一幅很長很長、結合繪畫的新詩感動,同樣是寫字很慢的兩個人,輪流抄寫下那首詩,直到閉館的廣播響起,才發現時間過得那麼快。她想起庭院的白鶺鴒,多數時候牠們成雙出現,交錯在水灘間嬉戲,沉醉在屬於牠們的世界,用人類難以察覺的細微動作溝通著。

而他,也是那麼領會她細微動作的涵義。當她嘴角抽動,他會知道她強忍著哈欠,舉起手為她遮掩;如果天氣正轉冷,他會多帶一件外套,猜到她一定聳著肩面對高估了的溫度;要是她盯著一樣食物超過兩秒,他曉得她的嘴饞,還有盤纏有限或保持身材的掙扎,白鶺鴒男孩自然地掏出錢包為她解套,再邀請她飯後一起散步當運動。

她似乎也沒什麼好再矜持的,兩個人就很自然地走在一塊。當然,她也懂得了他那些細微的動作,像是他要鬧她前,強壓下不懷好意的笑容;一但肚子餓太久就會點過量的食物,需要她的提醒;盯著一件3C產品超過三分鐘,他就一定沒有辦法割捨,而她便會找個節日作名目相贈。

不過,白鶺鴒男孩倒是不再寫詩了,她有點埋怨地說:「這是廣告不實。」因為他是念廣告系的。

而她身為中文系的一分子,要是有跟文學沾上邊的問題給白鶺鴒男孩領先一點,哪怕她用著對愛人崇拜的口吻驚呼:「你怎麼知道啊?」

他也會故作正經但很壞心地說:「親愛的,因為我有受過教育啊!」

這種時候,她就覺得還是真正的白鶺鴒討喜多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