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愛情動物國/鯨豚系戀人


愛情動物國/鯨豚系戀人
【聯合報╱T.cat
2012.04.15 02:40 am
瀰漫著消毒水氣味的夏天,他坐在一疊用舊了的浮板旁,雙眼乏味地盯著水面,負責整個泳池的安全。他是救生員,臨時被叫來換班,昨晚才集合了二十個人打敗邪惡的黑龍……雖然是虛擬世界,但對專注的要求可不輸給現實世界的工作。
有個女孩寧靜漂浮
他拿救生圈衝下水
他飲用提神飲料,仍是抵禦不了泳池的潮濕與涼意一點一點混沌了他腦袋──直到他回神發現,活動的人們間有個女孩寧靜地漂浮,不知道經過了多久!
他整個人瞬間彈起,拿著救生圈衝向水道。
她的身體順著水的脈動微微起伏,柔軟得幾乎沒有自我意識。
他緊張地伸手,要把她拖離水面,才看清楚她的手還抓著牆,進行著某種訓練。三分多鐘過去,她緩緩抬頭,雙腳慢慢著地,兩眼有些迷濛,似乎從極黑極深的海域,終於找到通往陸地的水域,肺部渴求著空氣,同時適應著光線。
他拿著紅白相間的救生圈,呆愣在那。
她臉頰上還黏著從泳帽逃脫的髮絲,嘴角揚起一個友善的弧度。
這是阿剛認識他女友的過程,她曾是背氣瓶的水肺潛水員,在盧貝松的《碧海藍天》與皮平的《潛海情深》影響下,成為自由潛水的忠實信徒。顧名思義,她捨棄了多數裝備,依賴自己的能力,用一口氣潛得盡可能深或盡可能久。
阿剛說,她是因為愛好動物而轉向自由潛水。水下聲音傳導快,動物們很容易就發現使用裝備呼吸的嘶嘶聲。她想要跟牠們更親近,就必須停止製造噪音。在水肺潛 水裡,閉氣是禁忌,她於是發展出她自己的自由潛水,然後才在網路上知道原來這活動已行之有年,甚至可以追溯到早期居民打魚、海撈的生活。
阿剛於是從「兩棲動物」試圖變成「海生動物」,發現原來游泳所能看見的風景與潛水截然不同。從空氣中傳遞進水中的陽光,在淺灘上隨波擺盪,浮光粼粼;而在水下轉過身來,透過這道光反向回望,天空水影交纏。阿剛立刻就愛上了這樣的景象,願意為此耽擱自己的呼吸。
與海龜好奇眼對眼
她雙腳微張像尾鰭
「你知道海豚是哺乳動物嗎?」某天,她看著為了「爭一口氣」窮盡心力的他問道。
「我還沒有缺氧到傷了腦子。」他老羞成怒。
「我不是那意思。」她紅了臉。「我是說,你知道哺乳動物在某些條件下,比方說閉氣、浸泡在水中以及壓力增加,就會開啟一種被稱為『哺乳動物潛水反射』的神 秘機制嗎?」注視著阿剛,她小心翼翼地繼續:「它會減緩心跳,降低氧氣消耗,促使脾臟將紅血球釋放到血液中,也就是會提高氧氣的運輸,並減少四肢的血流量,轉移到重要器官上。藉著血液轉移到肺泡,防止水壓的傷害。」
「也就是說,妳像海豚一樣地呼吸?」
「我頭上可沒有噴孔,而且……」她先是笑,接著有點害羞:「它有副作用。當你身體模擬太多血液在器官內,它就會彌補似地取出水送到膀胱,然後、然後……你 就非得上廁所不可。嗯,所以我想,我剛剛好像把機制給打開了。」他們不是老夫老妻,她對這種「小事」還會感到不自在,潛水反射於是變成他們之間的暗號。
交往的第二年,她終於帶他到自己熟悉的海域練習自由潛水。躍下水前,她俏皮地告訴他:「把你的嘴噘好,我一下子就上來。」語出《潛海情深》,但不是個太吉利的話,因為說這話的前輩在171公尺深的挑戰中被救上來已沒呼吸。不過在她看來,這是一種祝禱。
今天水下的能見度很好,她對他點點頭,比出手勢確定他也一切安好,引領著他慢慢前進,靠近魚群卻又不驚擾牠們。他不及她訓練有素,上去換了一口氣,下潛便 看見她和海龜相互以好奇的眼神打量,游繞成圈。數秒後,海龜離去。她游向他,阿剛發現自己從未如此仔細地凝視她。她雙腿相貼,微微分開的腳像是分叉的尾鰭,佇立在水中,回應著他的注視,臉上一抹微笑——那一抹他們第一次相見時的笑容。
狡黠閃爍的眼神、逗人嬉戲的弧度,她輕輕地觸碰他,宛如海豚以胸鰭彼此撫摸。是的,她是他的海豚,讓他也走上了另一種進化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