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1日 星期日

愛情動物國/楓葉鼠的獻祭求生

愛情動物國/楓葉鼠的獻祭求生
【聯合報文/T.cat
2012.03.11 03:12 am


楓葉鼠男非常怕蟑螂,在講究男女平等的時代裡,這事除了偶爾朋友間開開玩笑之外,也不會造成什麼困擾,只有夏天盛產期女友比較辛苦,身兼保鏢與殺手……


我朋友的朋友,姑且稱這位先生為「楓葉鼠男」吧,因為他在某次愛情事件中的表現,實在像極了我以前養過的楓葉鼠球球。
十萬隻蟑螂壓境
女友為愛上戰場
楓葉鼠男是個很好的伴侶,他不抽菸、不喝酒、不遲到、不冷落女友,即使偶爾有些爭吵,也就像所有健全的愛情會有的溝通,說開了就好。某次他們小冷戰的時期,我們剛好到楓葉鼠男的女友家中作客,電影看了一半,她接起電話,口口聲聲「話不投機半句多」,仍是「理性溝通」了一個多小時,最後還默默地為沒電而提示不斷的手機找了充電器,讓我們忍不住笑她。因為他們是這樣一對活寶,在發生「那件事」之前,我們一直深信沒有什麼能夠打擊他們的感情。
事件起於楓葉鼠男非常怕蟑螂,在講究男女平等的時代裡,這事除了偶爾朋友間開開玩笑之外,也不會造成什麼困擾,只有夏天盛產期女友比較辛苦,身兼保鏢與殺手,再累都不能拒絕。楓葉鼠男堅持「一隻蟑螂等於十萬隻蟑螂」,而他的依據是來自新聞報導:「以德國蟑螂為例,一年可繁殖十萬隻後代。」但,愛情就是學習包容,經過這些年的磨練,女友的身手愈來愈敏捷,而他也在庇護下學會了故作鎮定、放緩說話的速度與聲調:「寶貝,廚房有一隻蟑螂,妳可以為我解決牠嗎?」
「可是我已經很睏了,你把門關著,我明天起來再弄好不好?」她請求。
他眼神透露會一夜難眠的痛苦:「明天就找不到了。」她嘆口氣,毅然決然上了戰場。
拜託不要攻擊我
要找就去找她吧
兩人杵在廚房裡,面色凝重地注視著那不討喜的黑色活物。接著,她用拆解炸彈般的專業口吻分析道:「這應該會飛。」楓葉鼠男退了一步,女友堅毅的背影看起來煞是可靠,崇敬之感油然而生。她問:「等等飛起來你會把門關起來嗎?」按理,這種犧牲夥伴的行為他做不到,何況還是心愛的女友為了自己站在這。兩人對視一眼,點點頭,然後她捲起報紙,快而準地瞄準目標。
但,太遲了,黑色活物先一步感知了空氣流動的變化,張翅騰空而起。
她往後跳開一步,身後的門也在這一剎那緊閉──整個廚房只剩下她和蟑螂獨處。
我們屏氣凝神聽到這,著急地追問下文。她沒好氣地回答我們:「然後?然後我聽見了他關上門前大喊:『拜託不要攻擊我,要找就找她吧。』把我像祭品一樣獻上。事後他當然說他沒有啊。蟑螂是死了,我覺得我內心一部分也死了。」據小道消息指出,開門後,女友多年打蟑螂的矯健身手在那一刻著實派上了用場。
我私自「腦補」這一段畫面,那熟悉的動作與反應,直覺地聯想起我的球球。養過楓葉鼠的應該都知道,牠們吃東西不但會吃飽,還會把食物藏在頰囊,所以照顧這種寵物的重點之一就是要按時讓牠們清空頰囊,以免發炎。當年球球就是對著獸醫傾吐所有的葵瓜子與星星鼠飼料,用行動吶喊著:「拜託不要吃我,這些統統給您吃。」你不得不佩服,小小的臉頰竟然可以塞這麼多東西耶!
後來,球球在我付了獸醫大鈔後治好了病,順利回到了家。而我們的楓葉鼠男也在請大餐、賠大禮、謝大罪後,化解了女友「熊熊的殺意」。看樣子,獻祭求生的主意雖然好,但選錯祭品可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