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八公公吉祥

好幾個月前,我們家的臘八粥終於成為堂堂正正的公公了(誰說只有男子漢可以堂堂正正)!貓姊很卑鄙,選在我要上班的時候帶牠去結紮,當初錯過初九的我已經覺得很遺憾了,沒想到三隻貓裡我還是只參與去探望術後住院的大貓這個部分,儘管她虛弱地喵喵另有一種嫵媚。

話說回來,貓姊還是比小謙盡責多了,拍了好幾張照片給我過過乾癮。最讓我驚訝的,是貓娘竟然跟去醫院!我知道她對動物就是這樣,心裡頭疼十分,外表假裝只有六分,但看到我媽竟然露出那麼心疼的表情,我還真有幾分吃味。這是「男貓漢」成長必經過程,休得寵溺如此!

無視我的理智呼籲,每個人看臘八都充滿了疼到心坎的不捨,我甚至懷疑他們眼中的疼痛加起來都有一隻臘八的體積了......好吧,我得承認臘八雖然看起來只是一隻普通的胖黃貓,但他確實有兩把刷子,徹底改變了我的家人。


臘八還不知道要發生甚麼事,但或許有某種預感

麻醉以後,據醫生說是貓真正放鬆的表情。
但貓姊覺得很不捨,呆呆地令人擺佈。

看看貓娘的表情

貓姊不喜歡臘八像是布偶一樣地令人擺佈,
而我則覺得像是鞋貓劍客被敵人抓住的畫面,
等等說不定就有迷人的黑貓從天而降,用爪子割斷繩子。

小腹好可愛喔

因為有點鬱悶,自己進到籠裡

耍過憂鬱以後,就倒在床上給人疼了


我半不平半玩笑的說:「拜託,當初Spring還戴了一年耶,他只要七天,哪有這麼可憐!」我實在忍不住。
貓姊說:「對,我就是在想Spring。」
我這才靜了下來。






2012年1月17日 星期二

炮竹一聲長智慧

炮竹一聲長智慧
2012.01.17 02:26 am

【聯合報╱T.cat】

「初九」是我第一隻用農民曆命名的貓,在虎年正月那天被男友小謙撿回家。
牠的虎斑紋勻稱,毛色深淺錯落有致,不管取什麼角度拍照,看起來都無比可愛,連「閱貓無數」的獸醫看見了都會稱讚兩句。但,上天是公平的,美麗的初九在腦袋上就不那麼出色了,時常有驚人之舉,被小謙笑稱「笨蛋帥哥」。
初九最出名的例子是「忘了收好」,那天小謙寄了一封以此為標題的電子信件,裡頭沒有半句話,只附了一張初九趴臥的照片。下載一看,這傢伙竟然忘了把舌頭給收好!
這還不是第一次呢。最初發現的時候我著實在心裡大笑了一番,又怕驚動到牠,憋得好辛苦。我摸了牠露出的舌頭兩次後,牠才有點煩躁地移動身子,似乎還沒意識到我摸的是舌頭,也沒想過為何我摸得到舌頭,只隱約覺得有個不該被碰觸的地方被騷擾著。我繼續戳了好幾次,直到牠「剛好」想要舔舔鼻子,這才「順著」動作 讓舌頭回到了家。為什麼可以這麼傻呢?我們想來想去,推斷是小時候牠愛跑跳,數次撞上電視櫃造成的後遺症吧。
因為是真的傻,初九犯錯時反而不會「裝傻」。去年春節,牠和大貓聯手打開食物櫃,叼出人家送的烏魚子,咬破真空包裝,大啖美食。等我們發現,準備訓貓了, 機靈的大貓早已換上「你看我幹麼」的表情,似乎還是我們冤枉了好貓。初九卻是眼神接觸的剎那,心虛顯露無遺,足足「石化」三秒,才「機警地」往回望,好像後面還有貓可以給牠牽拖似的。最慘的是,烏魚子根本不適合貓吃,初九接著就吐了一地黃水。
今年為了不要舊事重演,我們特別備好牠的專屬紅包——「增強腦力」貓罐頭。不僅如此,新一年的飼料也以「腦力發展」為第一優先。希望初九吃得健康,頭好壯壯,不只是單純的頭硬耐撞,裡頭的內容物也要有些長進啊!

2012年1月5日 星期四

臘八:我不胖,只是骨架大

這是一年前的睡臉

半夢半醒的怪攝影擾人清夢

記好這個size喔

一年後的睡相沒有甚麼改變

還是挺萌的


登登登!這是哪位!


今年元旦是農曆的臘八,冬天天氣冷,臘八就睡在姊姊的腿上,跟一年前他剛到家裡時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經大的裝不進手機螢幕。如同柿子文中雨月的回應:「 臘八竟然從小可憐變成小胖子了 (震驚 」

想想我確實很少報告臘八的近況,導致他好像是瞬間長大,嚇著眾人。但,即使我天天看著臘八,每次看完也覺得很震驚。姊姊只有無奈,控制臘八的體重比自己減肥還困難。別忘了,我姊可是從他小時候就非常注意飲食,7g、35g的一點一點分配。

隨著日子越來越靠近過年,親戚們紛紛來拜訪,此時不管是貓娘、貓姊還是我,總會把這隻去年還可憐兮兮的「小貓」抱出來秀一秀。然而,比起去年愛憐的驚呼聲,今年親戚們見了是「無不驚恐」。連姊姊玩笑說:「撿錯了,撿到小獅子。」竟然都還有人相信!臘八啊臘八,你不能怪我越來越直覺地喊你胖胖,而且抱你出來真的越來越吃力,我時常覺得自己右手舊傷又要復發。

不過,臘八本貓並不這麼想,他還是認為自己很嬌弱,所以如果一個人待在房間就會發出寂寞的喵喵叫。每當我一開門,他就立刻跳上我蹲下的大腿,試圖把(沒有意識到的)肥胖身軀通通塞入大腿與胸間的縫隙。這時候我通常得出手相助,扶住他掉下的後腳跟,看著他把頭埋進手臂,算是完成了第一階段。臘八會這樣維持幾秒鐘,然後才呼嚕呼嚕地調整位置。我姊和姊夫稱這個調製動作為「轉轉轉」,臘八會繞半個圈子把頭轉向外頭,讓身體自然球成一圈,好能全部窩(/塞)在我們腿上。他從來不會意識到這個動作為什麼比小時候困難許多,而我們也總是一邊嫌棄一邊疼愛氾濫的又摸又蹭。


愛的獨門戳記

愛的獨門戳記

【聯合報╱T.cat】
2012.01.05 03:01 am

大概是因為冬天的關係,我再次頻繁地想起我逝世的松鼠妹妹Spring。
最難忘也最難銘記的,是牠行走在我手臂的重量。隨著我對牠思念的輕重,其步伐有時虛渺有時靈巧;停在肩膀上的負荷感也與心理狀態相通,記憶愈是甜蜜,愈顯真實……
不管是夏天還是冬天,每當牠站上我的肩膀,就會因應氣溫呈冬暖夏涼的變化,既不需要排汗衫,發熱衣也可以省去,全靠這小傢伙不配合的膀胱──因為松鼠有以尿味占地盤的習慣,每逢牠擔心姊姊我被人搶去,就會「來」這麼一下,夏天濕意冰涼,冬天則是溫熱暖流。聽起來有點惡心,但當時的我可是非常深刻地體會到「愛不但使人盲目,還可以使人嗅覺遲鈍」。
不知情的外人只看到牠乖巧柔順地站在肩上的那一面,不曉得底下的暗潮洶湧(水喝多的時候)。外人羨慕起來就偷偷與我並肩而站,期待松鼠傻呼呼地一路走過去,好讓他體驗一下「魔法少年隨身的精靈寵物」。
Spring是個小女生,向來特別喜歡大男生,二話不說就跑去跟人家裝熟,在對方的圍巾裡面鑽進鑽出,看得其他人好生羨慕。當眾人被牠明亮動人的大眼迷惑時,我隱約感覺到一股不對勁──Spring尾巴微微顫抖了兩下──我當機立斷,把牠抱回身邊。
太遲了,雖然只有一點點的水痕,但可以肯定那絕不是濕氣,是Spring表示「此人收編後宮」的獨門戳記。然而,看著男生寫在臉上的滿足與更多期待,我的良知動搖了。數秒後,我決定什麼也不說地帶著Spring離去,留下我們瀟灑的背影。
唉,這實在太尷尬了,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問過那男生,當天回家以後有沒有覺得哪裡臭臭的?


全文網址: 愛的獨門戳記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6825020.shtml#ixzz1iYEe5LDV
Power By 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