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Siren? Mermaid? Ama!-淺談海女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

  上回我們簡介了菲律賓Bajau人的木製蛙鏡,感受到將美好的傳統帶回高科技走向的自由潛水,今天我們來談談「海女」吧。

  海女在日文寫做「あま」,英文寫做「Ama」,根據著名的自由潛水者Jacques Mayol在《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一書中表示,Ama這個詞過去是指海洋,時至今日才逐漸解釋為「潛水員」,但並不限定男性或女性。對西方人而言,它直接喚起女性的聯想,尤其是這位女性潛水員裸身時,總是帶有詩意與魅力的,甚至使人立即想到希臘神話中的海妖(Siren)。Ama其實同時涵蓋了男性潛水員(形象是美麗的)「海士」,以及女性潛水員「海女」。

  維基百科將Ama譯為「海人」,搜尋此詞條會發現Ama的歷史可回溯到三國時代:「海人最早的記錄可見於《魏志倭人傳》,其中寫道:『好捕魚鰒,水無深淺,皆沉沒取之。』、『今倭水人好沉沒捕魚蛤』等,由此可見至少在西元3世紀前便已成風俗。」如同大家所知,海女在近海處下潛,以採集鮑魚、貝類、珍珠為生,而海士則將多數時間投入於漁獵上,雙手皆持魚叉。不過,海士這樣的行為與行業均已消逝,網路資料提供兩種可能的解釋,「說法之一是女人的皮下脂肪多,適合潛水,而且女人會根據自己的呼吸長短來調整潛水的時間,而男人則易在水下逞強,因此常常遭遇不測,久而久之就被取消了資格。另一種說法則是男女分工不同。男人們幹重體活力,駕船出海,撒網捕魚,女人們則從事半農半漁的生產,做些潛入海底,在礁石從中採取貝類、海藻等相對較輕的體力活。」此外,還有資料表示:「日本三重縣誌摩半島的海女就特別多,據說那裡神宮中的天照大神是女神,因此,潛水採貝採珍珠等活兒也就由女性承擔。」

  Jacques Mayol沒有對海士的消失有更多著墨,但他提出了海女文化之所以得以保留很重要的原因之一:相較海士,海女對日本經濟履行了非常重要的功能,即便從事這項工作的人逐年遞減,她們也是唯一確保水下採集的行業,不僅提供了珍珠產業所需的牡蠣,還有多種日本人愛吃的食物來源,如海藻、甲殼類動物等等。

  除了日本Ama之外,韓國也有被稱作海之女的「hae nyo」和已婚女性潛水員的「iam-soo」,具有百年以上的歷史。文獻明確地紀載她們16世紀和17世紀的活動,也有非常多關於潛水各方面演變的討論,諸如潛水員、自由潛水、閉氣(Apnea,自由潛水的比賽中有一項即為靜態閉氣Static Apnea (STA))、漁獵與採集的海洋生活實用技術。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


  Jacques Mayol在《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將Ama分為三種類別:Koisodo a CachidoNakaisodo or FunadoOisodo
  Koisodo a Cachido是最簡單的技術,通常為年輕的潛水員、學徒,以及將結束海女生涯的年老者使用。它鄰近岸邊,不需要船隻,且水深不超過4-5公尺。女性潛水員攜帶一個連著浮標的網子來盛裝她所捕獲的東西,並將網子與自己打結,避免漂走。
  Nakaisodo or Funado是更縝密的方法,由5-1017-20歲的女性潛水員組成,並有1-2位漁夫在船上為她們導航與把關安全,可閉氣為期30-45秒不等。此類潛水員潛的更深,達到7-8公尺,女孩們帶著漂浮的桶子離開船,用桶子盛裝她們的收穫。如果她們開始覺得冷,漁夫便會帶她們到岸邊用木材生火,準備下次的潛水。(另外有資料進一步解釋Nakaisodo是從事Koisodo幾年後的晉升,而Funado等同Nakaisodo
  Oisodo類別下的潛水員是真正的專業人士,她們年紀大約20-50歲,完全掌握了閉氣的技巧,可以下潛25-30公尺,有條不紊的使用配重與小型起重機回到水面,節省她們體力和氧氣的消耗。這樣的作法已有好幾個世紀,根據文獻可以回溯到11世紀。特別是來自HekuraOisodo說明了這個技巧是如何臻於完美,至1974Hekura潛水者真的與海妖非常相像──唯一遵循傳統,裸身潛水。Oisodo的每個年輕女孩被單獨帶到她的潛水點,藉著可能是先生或有親屬關係的男性駕駛的小船導航,持續45-60秒的下潛,停留時間長達2分鐘,且平均一早潛水20次,下午再20次,中間時間都待在船上,清除肺部過度換氣的壓力──它會引起一段距離也能聽見的吁吁聲。Ama的船上有小型的烤架,當她們覺得冷的時候可以讓她們取暖或煮熱茶。

  維基百科的海人詞條也將Ama所使用的方法分為三種類別,分別是徒人海女、舟人海女、夫婦海女:「徒人海女,海女各持磯桶從岸邊入海捕漁,活動範圍限於沿岸近海。徒人海女是最常見的型態。舟人海女,海女各持磯桶一起乘海女船(多為木造)出海,可前往離岸較遠的漁場捕漁。夫婦海女,夫婦搭檔乘船出海,由妻子帶著繩索負責潛水。繩索上有稱為『分銅』的重錘可以加速潛入,浮上時海女會拉扯繩索為信,由丈夫拉繩加速上浮。《枕草子》中所記述的即為夫婦海女。」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


  而關於Ama下潛前的儀式,Jacques Mayol曾提到海女們為他76公尺的潛水祈福,但沒有針對過程的描述,所以我們來看看網路資料:「在日本,海女下海前是必須念咒語的。有的海女是乘船隨漁夫出海的,她們潛水前,船夫先是舀一勺海水嘗嘗,然後再沿船舷灑一圈,嘴裏發出耗子般的吱吱叫聲。接著海女也如此這般演繹一番,嘴裏吱吱地叫個不停。據說,這是自古傳下的一種咒語,以此向海神請安和驅魔。手抱木桶單獨下海的海女則像敲木魚那樣敲幾下木桶,舔一下海水,吱吱地念幾聲咒語後再潛水。除了信巫術外,多數海女還信佛,比如把供過佛龕的白米用海水漂清後撒在自己周圍,然後面向岸上的觀音廟膜拜後再潛水。」

  下潛以後的狀況可以找到這一段網路資料補充:「最讓海女們憂心的是突如其來的海底險情。其中,最可怕的是鯊魚和巨大的食肉魚。雖然有被鯊魚襲擊的危險,但據說她們穿的白衣可以起到防鯊的作用。因為白色在水下有膨脹感,鯊魚看到了還以為對手的塊頭很大,往往會被唬住。曾有人問道為何海女大都是上了歲數大的女人。海女幽默的解釋說,因為鯊魚看到我們這張老臉會被嚇跑啊!」關於白衣對防鯊的效用,我另外查到網路新聞有這麼一筆:「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最新研究發現,鯊魚是色盲,牠們眼中的世界只有黑白兩色。因此,最好穿著白色或淺藍色的潛水服或泳衣,減少與海水顏色的對比,或許可避免被鯊魚攻擊。」究竟如何避免鯊魚的攻擊,近來Discovery頻道也有研究分享,但這個我們改日再談,繼續關心海女幽默之下確實存在的「年齡層老化與技藝失傳」的問題。

  由於養殖業的興盛,海女的工作逐步被取代,現在多為觀光做一些潛水的表演。海女數量最多的日本三重縣知事於是站了出來,召開海女高峰會,要讓世界認識這個行業,並讓號稱世界最古老的女性工作永遠流傳,爭取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三重縣鳥羽市浦村町還有「海洋博物館」,可以看到海女從1883年服飾的改變,早期的裸上身、下半身裹白布、腰間繫著挖鮑魚的起子,演變成上下穿白色棉衣,1955年以後則為量身訂製的合成橡膠防寒衣。

  Jacques Mayol提到,1980年中期是他最後一次見到HekuraAma,她們穿著濕式防寒衣、戴上橡膠面鏡,除了特別的採集工具外,看起來就像一般潛水員。日本生理學家對Jacques MayolAma進行一系列的實驗,比較兩方的下潛,最優秀的Ama可下潛約20-23公尺,Jacques Mayol則被要求維持這樣的深度與相同的時間長度。實驗結束後的幾天,生理學家證實Jacques Mayol的心腦血管因為他先前25年的激烈訓練變得更為突出,他的心跳趨緩,哺乳動物潛水反射大大加強了他下潛的能力。

  字裡行間Jacques Mayol充滿對Oisodo Ama的敬佩與感傷,新的潛水技術使用氣瓶、濕式防寒衣、蛙鞋和一切人造的東西,讓受到陸地限制的人們也能輕易偽裝成海洋動物,高尚的Ama於是式微,一點一點地成為當地觀光的一部分,這是多麼地可惜。



資料參考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

2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感謝貓罐子分享好文,原來海士是 spearo 的原形,海女卻日漸式微,到了近代終於平衡發展成為 free diver , mayol 應該可以安慰一點了。

T.cat 提到...

這篇花了三天才寫完,寫完真是鬆了一口氣,另一方面有點衝動想挑戰翻譯mayol整本,但三五頁跟三五百頁是不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