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2日 星期四

一切盡在不言中,讚

一切盡在不言中,讚

【聯合報╱T. cat】
2011.12.22 03:04 am
臉書出現以前,我從來不知道「讚」這個字可以有這麼多涵義,更不曉得原來藉著後世科技與風潮的改變,它可以一口氣穿梭「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三重境界。
舉例來說,選舉到了,同學A和同學B因黨派立場不同有了長達40篇的一串討論,而同學C篇篇都點了讚,到底C挺哪一邊呢?事實上,C的「讚」有可能是「讚美A與B的討論深入」,也有可能什麼都不是,單純表示「閱畢」或因為跟A、B感情都好,不想出言得罪一方,「讚了一個只好無止盡地讚下去」。
讚是如此複雜,不同情況還有不同的應用,比方說,一個很感人或很熱血的連結,讚起來則是「支持」的意思;而在一連串閒聊的最後一個留言上按讚,則變成「結束對話」的默契。
正因為一個讚很難含括人類糾葛的情感,於是有人發明了程式,讓自己可以點「幹」。有了幹以後,又有人想要「悲」,接著「喜、怒、哀、樂」各種需求都出來了。其實,我很欣賞臉書只有讚的功能,太多的選擇會有太多的想像,比方說男女朋友吃完飯回來,一方在合照下點了「喜」,另一方會不會追問為什麼不是「樂」?
除此之外,只有讚這個選項簡直把人性本善發揮到最高點。相較「讚」來說,「幹」這個字沒有聽見聲音實在太難判別到底是發語詞、語助詞還是動詞,兩方如果沒有抓到彼此的意思,弄不好可就傷感情了。一個簡單俐落的讚,不僅把交際變得簡單,少見面的朋友也有機會默默彼此關心,更讓使用者在觀看朋友的讚時,多了一個推敲含意的樂趣與詩意。


全文網址: 一切盡在不言中,讚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6796612.shtml#ixzz1hENIPqym
Power By udn.com 

2011年12月18日 星期日

「薪」不了情

天倫之愛/「薪」不了情

2011.12.18 03:43 am

今年八月,我開始人生第一份正職,每個月領固定領薪水,不再向家裡拿零用錢。
試用期間的薪水不多,能給家裡的有限,我在紅包袋上寫著:「這個月先這樣。」然後悄悄地放在媽媽床上。
相較媽媽過去在我身上付出的心力和財力,我懊惱自己即使出社會,能夠回報的還是如此有限。沒想到媽媽不但不在意,還主動問我:「給這麼多,自己生活夠不夠用?」
聽到這句話,內心頓時被澎湃的情感淹沒,感受到母親的大愛,不僅是照顧小孩長大,即使孩子成年出社會了,母親仍把孩子放在心上,於是原先的鬱悶豁然開朗。我想雖然目前能給的不多,但我正邁向茁壯,有一天將能夠接手撐起這個家。
第二個月,我額外加了一千元的家用,因為節省的媽媽難得想買手機。我高中時曾吵著要一隻價位略高的手機,只因貪圖裡面的遊戲(還聲稱是為了字典功能)。那時一點也沒有考慮賺錢的辛苦,現在怎能夠不回報呢?不過,我可愛的媽媽早已忘了這回事,隔天開心地跑去跟朋友報告女兒如何加碼補助她買手機,讓原先抱著「贖罪」心理的我,竟然還賺上了「孝順」的美名,真是罪過。
不僅媽媽如此,日前外婆更拿了一個薄薄的紅包袋,得意的跟我說:「猜猜這是什麼?是妳第一次領稿費的分紅喔,我都沒有花掉。」那是我國中的事了,至少有十年以上,這下我更加汗顏。
看著褪了色的紅包,我甜蜜的嘆口氣,明白自己就算未來成了富豪,擔起家裡的經濟支柱,想來能付出的愛,還是抵不過我可敬又可愛的外婆和媽媽。


全文網址: 天倫之愛/「薪」不了情 | 家庭與婦女 | 生活天氣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LIFE/X1/6788199.shtml#ixzz1gqPH9QMk
Power By udn.com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海豚 是我的同事



動物上好戲/海豚 是我的同事



【聯合報╱文/杜衡】
2011.12.12 04:33 am


你曾經幻想和海豚同游嗎?這個對多數人而言具有夢幻氣息的動物,我是直到今年與牠們當了同事才真正領悟牠們獨特的魅力。有人說,認識一個新朋友最常見的方式就是從老朋友中找出相似之處,我多半用貓狗來比喻,雖然老套卻最容易讓人了解,因為牠們還真有幾分相像。

海豚張開大嘴
看她倉皇逃竄
海豚有狗狗為了喜歡的人而努力的那一面,也有貓咪為了吸引注意力而出其不意的表現,但說到底,海豚就是海豚,天性喜歡玩樂、喜歡交朋友,每一隻都有不一樣的個性,有些害羞、有些活潑、有些老成、有些好吃,不變的是牠們巨大的身形和友善的態度,既迷人又帶點恐怖,因為牠們時常忘了自己身長最少3.8公尺、體重可達400公斤,一個熱情的招呼原意只是拍肩,力道卻大得讓我「呃啊」偏離航道。
第一次下潛接觸,我被三位「同事」好奇地包圍,宛若童話故事、電影情節的景象頓時令我無法呼吸,心中充滿對造物主的感動,也騷動著對原生自然的恐懼。人類為什麼可以和這樣巨大、不同領域的動物交流呢?我在水中弱小且緩慢,相較於牠們的力量、敏捷與智慧,我毫無招架之力。
幸好,我不需要招架,因為牠們沒有惡意。用著名的微笑之臉,閃爍慧黠的光彩,牠們靠近我、包圍我、觀察我,眼神交會的剎那,我突然覺得自己是被誰「應許」了,才得以與牠們親近,那一刻無比神聖。
當神聖感退去,海豚又恢復成原有的樣子。如同所有老鳥想要從新人身上取樂,向來靦腆的花紋海豚也在瓶鼻海豚的煽動下,對我展開第一波惡作劇,猛然張開幾乎九十度的大嘴,想看我倉皇逃竄。要不是缺了好幾顆牙,零零落落地像孩童換齒,還真給牠唬住了。

海豚送上贈別禮
遇到難關不用怕
我忍住笑意,從狼狽為奸的瓶鼻海豚旁邊潛游而過,規規矩矩地開始工作。但瓶鼻海豚可不答應,新人怎麼可以沒有好好向前輩打招呼呢?於是牠很快地游到我的面前,和我擺動的手一起左右左右晃動大腦袋,出其不意地用長嘴吻襲擊我的手,營造差一點就咬掉手指的緊張感。
另一隻瓶鼻海豚從中得到了靈感,想出了更有趣的法子作弄我——用最快的速度衝到我面前,在差五十公分的距離停止,看我力不從心地被水流逼退,又本能畏懼地閃躲。愈是躲,牠愈是覺得好玩,我在水流中掙扎,像隻小魚,擺盪不停。直到終於學會了故作鎮定,牠們也差不多玩膩了這把戲。
要離職的當天我心懷不捨,不知道怎麼對牠們告別,怎樣使牠們理解我的離去。但,常相處的公瓶鼻海豚顯然早已明白了我的心意,一下水就跟著我緩慢移動,三不五時撞一下我的腦袋、咬一下蛙鞋。我畏懼牠野性發作,但回頭瞪視時,牠卻堆滿笑臉,退後一步看著我,眼睛好像還一眨一眨地傳情。我轉身繼續前進,牠又黏上來,故態復萌。連續幾次,頭被撞疼了,我咬著調節器脫口而出:「你夠了吧你!」異樣的反應引起潛伴注意,互打手勢表示上升。
他知道來龍去脈後,笑說這是海豚的贈別禮,要我以後別太思念牠,未來日子好好加油。我想,牠再多往我腦袋敲個幾下,就算我想思念也想不起牠是誰了。坦白說,這鼓勵還真有幾分作用,現在遇到什麼難關,只要想起當天混合著恐懼與感動的心情,也就沒什麼不能克服的了。


全文網址: 動物上好戲/海豚 是我的同事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6775186.shtml#ixzz1iYGNYi1b
Power By udn.com 

2011年12月10日 星期六

超靈驗的愛情大魔咒

給我一把火/超靈驗的愛情大魔咒
2011.12.10 02:38 am

為衣櫃換季的那天發現一本埋藏在角落裡的手札,封面退流行的卡通人物提示著這是我國小時期的產物。男友好奇地問我裡面是些什麼,我一面故作大方,一面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與他一起翻開了內頁。
青澀的字體認真地從雜誌上抄錄了好幾條「咒語」,其中一條是「與喜歡的人情投意合」:「單相思的人將麵包撕碎,塞入一邊的鼻孔中,再用食指將另一邊鼻孔壓住,對著喜歡的人一面想著我喜歡○○,一面把它吹出去,保證兩人的關係沒有距離。」
男友狂笑不已,我的臉漲紅發燙,訕訕地把手札抽走。會抄下它代表當初的我是有點相信的吧?這已不能用天真一筆帶過,而是直達愚蠢的境界啊。男友一邊拭去眼角笑出的眼淚,一邊安慰我:「妳一定要留下它,相信五十年後它帶給我們的爆笑程度可以遠勝過今天的五十倍。」
我勉為其難同意,心想再怎麼丟臉也只有一次,於是又找了地方把它深藏。希望五十年後白髮蒼蒼的他記憶不要錯置,以為當年我就是用鼻孔噴麵包屑對他告白成功。


全文網址: 給我一把火/超靈驗的愛情大魔咒 | 繽紛‧心情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4/6772216.shtml#ixzz1g6EcLhg1
Power By udn.com 

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Siren? Mermaid? Ama!-淺談海女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

  上回我們簡介了菲律賓Bajau人的木製蛙鏡,感受到將美好的傳統帶回高科技走向的自由潛水,今天我們來談談「海女」吧。

  海女在日文寫做「あま」,英文寫做「Ama」,根據著名的自由潛水者Jacques Mayol在《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一書中表示,Ama這個詞過去是指海洋,時至今日才逐漸解釋為「潛水員」,但並不限定男性或女性。對西方人而言,它直接喚起女性的聯想,尤其是這位女性潛水員裸身時,總是帶有詩意與魅力的,甚至使人立即想到希臘神話中的海妖(Siren)。Ama其實同時涵蓋了男性潛水員(形象是美麗的)「海士」,以及女性潛水員「海女」。

  維基百科將Ama譯為「海人」,搜尋此詞條會發現Ama的歷史可回溯到三國時代:「海人最早的記錄可見於《魏志倭人傳》,其中寫道:『好捕魚鰒,水無深淺,皆沉沒取之。』、『今倭水人好沉沒捕魚蛤』等,由此可見至少在西元3世紀前便已成風俗。」如同大家所知,海女在近海處下潛,以採集鮑魚、貝類、珍珠為生,而海士則將多數時間投入於漁獵上,雙手皆持魚叉。不過,海士這樣的行為與行業均已消逝,網路資料提供兩種可能的解釋,「說法之一是女人的皮下脂肪多,適合潛水,而且女人會根據自己的呼吸長短來調整潛水的時間,而男人則易在水下逞強,因此常常遭遇不測,久而久之就被取消了資格。另一種說法則是男女分工不同。男人們幹重體活力,駕船出海,撒網捕魚,女人們則從事半農半漁的生產,做些潛入海底,在礁石從中採取貝類、海藻等相對較輕的體力活。」此外,還有資料表示:「日本三重縣誌摩半島的海女就特別多,據說那裡神宮中的天照大神是女神,因此,潛水採貝採珍珠等活兒也就由女性承擔。」

  Jacques Mayol沒有對海士的消失有更多著墨,但他提出了海女文化之所以得以保留很重要的原因之一:相較海士,海女對日本經濟履行了非常重要的功能,即便從事這項工作的人逐年遞減,她們也是唯一確保水下採集的行業,不僅提供了珍珠產業所需的牡蠣,還有多種日本人愛吃的食物來源,如海藻、甲殼類動物等等。

  除了日本Ama之外,韓國也有被稱作海之女的「hae nyo」和已婚女性潛水員的「iam-soo」,具有百年以上的歷史。文獻明確地紀載她們16世紀和17世紀的活動,也有非常多關於潛水各方面演變的討論,諸如潛水員、自由潛水、閉氣(Apnea,自由潛水的比賽中有一項即為靜態閉氣Static Apnea (STA))、漁獵與採集的海洋生活實用技術。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


  Jacques Mayol在《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將Ama分為三種類別:Koisodo a CachidoNakaisodo or FunadoOisodo
  Koisodo a Cachido是最簡單的技術,通常為年輕的潛水員、學徒,以及將結束海女生涯的年老者使用。它鄰近岸邊,不需要船隻,且水深不超過4-5公尺。女性潛水員攜帶一個連著浮標的網子來盛裝她所捕獲的東西,並將網子與自己打結,避免漂走。
  Nakaisodo or Funado是更縝密的方法,由5-1017-20歲的女性潛水員組成,並有1-2位漁夫在船上為她們導航與把關安全,可閉氣為期30-45秒不等。此類潛水員潛的更深,達到7-8公尺,女孩們帶著漂浮的桶子離開船,用桶子盛裝她們的收穫。如果她們開始覺得冷,漁夫便會帶她們到岸邊用木材生火,準備下次的潛水。(另外有資料進一步解釋Nakaisodo是從事Koisodo幾年後的晉升,而Funado等同Nakaisodo
  Oisodo類別下的潛水員是真正的專業人士,她們年紀大約20-50歲,完全掌握了閉氣的技巧,可以下潛25-30公尺,有條不紊的使用配重與小型起重機回到水面,節省她們體力和氧氣的消耗。這樣的作法已有好幾個世紀,根據文獻可以回溯到11世紀。特別是來自HekuraOisodo說明了這個技巧是如何臻於完美,至1974Hekura潛水者真的與海妖非常相像──唯一遵循傳統,裸身潛水。Oisodo的每個年輕女孩被單獨帶到她的潛水點,藉著可能是先生或有親屬關係的男性駕駛的小船導航,持續45-60秒的下潛,停留時間長達2分鐘,且平均一早潛水20次,下午再20次,中間時間都待在船上,清除肺部過度換氣的壓力──它會引起一段距離也能聽見的吁吁聲。Ama的船上有小型的烤架,當她們覺得冷的時候可以讓她們取暖或煮熱茶。

  維基百科的海人詞條也將Ama所使用的方法分為三種類別,分別是徒人海女、舟人海女、夫婦海女:「徒人海女,海女各持磯桶從岸邊入海捕漁,活動範圍限於沿岸近海。徒人海女是最常見的型態。舟人海女,海女各持磯桶一起乘海女船(多為木造)出海,可前往離岸較遠的漁場捕漁。夫婦海女,夫婦搭檔乘船出海,由妻子帶著繩索負責潛水。繩索上有稱為『分銅』的重錘可以加速潛入,浮上時海女會拉扯繩索為信,由丈夫拉繩加速上浮。《枕草子》中所記述的即為夫婦海女。」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


  而關於Ama下潛前的儀式,Jacques Mayol曾提到海女們為他76公尺的潛水祈福,但沒有針對過程的描述,所以我們來看看網路資料:「在日本,海女下海前是必須念咒語的。有的海女是乘船隨漁夫出海的,她們潛水前,船夫先是舀一勺海水嘗嘗,然後再沿船舷灑一圈,嘴裏發出耗子般的吱吱叫聲。接著海女也如此這般演繹一番,嘴裏吱吱地叫個不停。據說,這是自古傳下的一種咒語,以此向海神請安和驅魔。手抱木桶單獨下海的海女則像敲木魚那樣敲幾下木桶,舔一下海水,吱吱地念幾聲咒語後再潛水。除了信巫術外,多數海女還信佛,比如把供過佛龕的白米用海水漂清後撒在自己周圍,然後面向岸上的觀音廟膜拜後再潛水。」

  下潛以後的狀況可以找到這一段網路資料補充:「最讓海女們憂心的是突如其來的海底險情。其中,最可怕的是鯊魚和巨大的食肉魚。雖然有被鯊魚襲擊的危險,但據說她們穿的白衣可以起到防鯊的作用。因為白色在水下有膨脹感,鯊魚看到了還以為對手的塊頭很大,往往會被唬住。曾有人問道為何海女大都是上了歲數大的女人。海女幽默的解釋說,因為鯊魚看到我們這張老臉會被嚇跑啊!」關於白衣對防鯊的效用,我另外查到網路新聞有這麼一筆:「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最新研究發現,鯊魚是色盲,牠們眼中的世界只有黑白兩色。因此,最好穿著白色或淺藍色的潛水服或泳衣,減少與海水顏色的對比,或許可避免被鯊魚攻擊。」究竟如何避免鯊魚的攻擊,近來Discovery頻道也有研究分享,但這個我們改日再談,繼續關心海女幽默之下確實存在的「年齡層老化與技藝失傳」的問題。

  由於養殖業的興盛,海女的工作逐步被取代,現在多為觀光做一些潛水的表演。海女數量最多的日本三重縣知事於是站了出來,召開海女高峰會,要讓世界認識這個行業,並讓號稱世界最古老的女性工作永遠流傳,爭取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三重縣鳥羽市浦村町還有「海洋博物館」,可以看到海女從1883年服飾的改變,早期的裸上身、下半身裹白布、腰間繫著挖鮑魚的起子,演變成上下穿白色棉衣,1955年以後則為量身訂製的合成橡膠防寒衣。

  Jacques Mayol提到,1980年中期是他最後一次見到HekuraAma,她們穿著濕式防寒衣、戴上橡膠面鏡,除了特別的採集工具外,看起來就像一般潛水員。日本生理學家對Jacques MayolAma進行一系列的實驗,比較兩方的下潛,最優秀的Ama可下潛約20-23公尺,Jacques Mayol則被要求維持這樣的深度與相同的時間長度。實驗結束後的幾天,生理學家證實Jacques Mayol的心腦血管因為他先前25年的激烈訓練變得更為突出,他的心跳趨緩,哺乳動物潛水反射大大加強了他下潛的能力。

  字裡行間Jacques Mayol充滿對Oisodo Ama的敬佩與感傷,新的潛水技術使用氣瓶、濕式防寒衣、蛙鞋和一切人造的東西,讓受到陸地限制的人們也能輕易偽裝成海洋動物,高尚的Ama於是式微,一點一點地成為當地觀光的一部分,這是多麼地可惜。



資料參考
Jacques MayolHomo Delphinus──The Dolphin within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