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4日 星期四

貓一家




   星期三和小謙在家附近遇到了貓一家,貓媽帶著一白一黑小貓大剌剌躺在很靠近馬路中間的地方。小謙要我下車去「驅趕」他們,讓他們往裡頭一點比較安全。無奈我揮手只有小黑貓移動,貓媽看了我好久才緩緩離開,留下小白貓坐在地上。小白貓聞風不動,直到小謙走過來才站起來,卻是跟著小謙走……多麼令人擔心的一家子啊!

  當我和貓媽說話,慢慢解釋為什麼希望他們靠近騎樓一點,小白貓忽然發出很驚人的叫聲。我回頭,小謙自首道:「不小心踩到了一點。」小白貓這才走到貓媽身邊,只是貓媽似乎覺得我們是鴛鴦大盜了。

  回家後我跟姊姊要來一點臘八粥的飼料,想彌補貓媽,也是擔心她瘦弱的連自己都要照顧不來。臘八粥很興奮,在我腳邊貓個不停的蹭阿蹭,但並不是因為他也樂於助貓,而是他誤會我要開給他吃。其實臘八粥的飼料也剛好快要沒了,姊姊今天才特意晚餐只給了他一點。總之,我就在臘八粥不明白的眼神下帶走了飼料。

  貓媽因為剛剛小謙的失誤而對我「哈」,但當我打開塑膠袋後,貓媽就謹慎的小快步走來,吃了幾口。小白貓看見媽媽吃也過來吃,母子就低著頭安心吃起飼料。我和小謙找著漏掉的機伶小黑貓,原來站在人家腳踏車上,正笨拙的穿過掛水壺的勾環,軟綿綿地踩在鍊子上,著急又快不了的努力著。當小黑貓也來吃飯,貓媽就退開了。我和小謙對他們說了一會話,又交代一次不要那麼靠近馬路邊(回頭他們還是躺在原先的位置),這才安心離開。

  隔天外頭下大雨,我比前一天提早去探望他們,但沒有發現蹤跡。到了十一點多,覺得還是不安心,又跑出去找了一次。這次貓媽好好地帶著孩子在騎樓下了,還多了兩隻虎斑,全窩在一起。有位伯伯剛要離開,我趕緊向前打聽貓咪狀況,才知道原來隔壁大樓也有三家住戶關心著。小貓雖然吃起乾飼料,但其實不過2週大,有不少人在打聽認養的消息,只是住戶們希望小貓再多給貓媽照顧幾天。又另外透露,貓媽的身子單薄還要照顧四個小傢伙,偏偏飼料太大顆只適合貓媽等種種困擾。

  伯伯聽說我也那麼關心貓一家很開心,又看到我帶著小傢伙也可吃的小顆飼料就更感動,說我想認養他一定幫我留。我趕緊要他別留,只要有人帶走照顧就好了,我只是擔心他們沒有人照顧。

貓媽起初對我哈,接著看到我放下飼料就馬上來吃了,大概多少對我有些印象。看著貓媽吃了,四隻貓也跑去圍成一圈,貓媽退開,站在一旁看著小貓吃,又看我有沒有輕舉妄動。等到小貓都吃完,貓媽自己才吃。我覺得對貓媽抱歉,昨天讓她誤會了,也誤會了她不會帶孩子,其實她很努力呢。

  從淡淡的光線看來,貓媽有很漂亮的花紋,而四隻小貓分別是兩隻咖啡虎斑、白底黑斑、黑底雜色。叫人家雜色真失禮,不過我真的沒法在那麼暗的環境下辨識,但可以確定不是純黑色,而且有個迷人的印子在鼻子上,感覺很逗趣。至於那隻小白貓,在拍照中很主動地跑來躺在我蹲下的空間,毛茸茸的身子對我施放電力。如果我為了多求一點光移動身體,他還會跟著跑過來,繼續窩在我腳邊,兩週大的身子還沒有我腳丫子大。

  多虧了今天遇到這位伯伯,下禮拜可以安心出國,然後再等個幾週,我想他們就要有好歸宿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