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大貓娘娘位階觀


好幾年前拍的,那時候小謙很愛讓她扮鬼臉,她也很配合




  回溯第一次和她見面時的光景,看似親暱的舉動其實已在心中悄悄訂定下階層次序,依見面次數、用情程度、個性契合決定來者地位,不輕易更動、不被罐頭打動――這是小謙家的大貓,我認識的人、貓、鼠、兔沒一個比她更擅長宮廷生活,所以我還喊她一聲「娘娘」。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說的就是大貓娘娘。她清楚知道自己的身價,平時自重自愛、謹言慎行,懷柔時好聲好氣,威壓時貓拳恫嚇,日積月累終而突破人物之界,拉出王者格局。不求霸主虛名,只在掌握實權。她把握住幾個原則: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可以做、什麼人要討好、什麼人不必理會……明明白白記在看似不大的貓頭裡。因此,她也不做多餘社交,只攏絡真正能夠影響她生活的對象,耐性隨著對象位階遞減。

  由於先後順位的關係,我剛好位在第三,小謙和小謙媽理論上應該是第一和第二,但因為大貓瞭解小謙有時仍必須聽從媽媽的話,在媽媽沒有出國的日子裡她還是討好她多一點。先前我不覺得大貓特別大小眼,對我有些敷衍也是應該,畢竟我不是真正天天照顧她的人。直到小謙外婆和小謙妹妹小瑜出現,我才知道凡是順序三以下的,她態度都只有惡劣。

  彷彿很高貴似的,她一概不准三以下的人碰。管你是四還是六,態度都一樣冷漠、高傲。不管怎麼跟她說外婆是老人家、是長輩要尊敬,她依然故我的「哈」外婆。現實的只在我去騷擾她時躲進外婆房間、睡倒在外婆床上,看準我受人類的倫理規範。她對小瑜也是,不給摸、不給抱,嘴裡還要兇狠很的又喵又哈,氣的小瑜撂狠話:「哥哥不在的時候妳就死定了!」大貓可是娘娘,曉得只有皇帝在時可以囂張,小謙一出門,她馬上躲的不知道哪裡去。人再氣也氣不過兩三天,大貓又大搖大擺過起日子來。

  而我看似剛好在那尚能備受禮遇的第三,理論上應該相處還過的去,其實不然。轉學到花蓮以後,我的地位直直落,有一陣子大貓也不大准我抱了,一抱就凶狠喵叫,意圖舞動貓拳。我不想勉強她,只去找初九玩,軟弱了一陣子。後來還是小謙媽媽提醒我,一時不制止,之後想制止也沒用了。我才強硬態度,一邊抱著貓一邊握住白茸茸貓腳,以防萬一。再以防萬一一點,最好是在小謙跟前,大貓再怎麼受寵也不能在小謙面前打起他愛妻來。

  別說我抹黑大貓,小謙媽、小瑜和我都再三說過大貓是個心機鬼,小謙看得到的地方就溫婉媚人,一不在馬上對我們翻臉、對新貓咪翻臉。偏偏小謙就像全天下的皇帝,對於這個寵妃仍舊當作寶似的說:「怎麼會呢?大貓最乖了。」疏不知大家早懷疑在家裡亂尿尿的就是大貓,只苦於沒當場抓到,任由她把過錯推給他貓。

  好不容易,我也說、小瑜也說、小謙媽媽也說,小謙終於信了七成。但是信也不能怎樣,我終究要回花蓮、小瑜終究要回高雄、小謙媽媽終究要出國,然後又是大貓和小謙的好日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