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9日 星期日

萬事皆虛,無道不行-刺客教條系列




(圖片來源:網路)


文/小謙



20129月,酒保Desmond Miles被跨國製藥公司Abstergo劫持作為「Animus」(一台能以基因追溯祖先記憶之機器)的第十七個實驗體,目的為獲得其活躍於1191年(第三次十字軍東征)、隸屬中東刺客組織(阿薩辛派)之刺客祖先Altaïr ibn La-Ahad的一段記憶。



刺客教條II



緊接前作《刺客教條》,跨國製藥公司Abstergo(現代聖殿騎士團)已取得酒保Desmond Miles之刺客祖先Altaïr ibn La-Ahad的一段記憶並計劃將之滅口,但在僱員Lucy Stillman(真實身分為現代刺客)協助下二人逃到現代刺客組織之一個藏身之所,與歷史學家Shaun Hastings及電腦專家Rebecca Crane會合後,三人隨即著Desmond使用功能更強之「Animus 2.0」(基因記憶追溯機器「Animus」的強化版)以進入其另一刺客祖先的記憶,希望籍由長期進入Animus而帶來之「血緣效果」(Bleeding Effect),於短時間內學會其刺客祖先的所有技能以對抗勢力強大之現代聖殿騎士團。



1476年文藝復興時期,17歲的Ezio Auditore da FirenzeAltaïr之後人)是義大利城市佛羅倫斯之貴族,其家族因一場政治陰謀而受牽連,父親(銀行家,真實身分實為刺客)、兄長以及弟弟被判以叛國罪名而被處以絞刑。Ezio帶著母親及妹妹逃離佛羅倫斯至蒙特里久尼投靠伯父Mario Auditore,為報家族之仇及保護家人而決定跟隨伯父學習戰鬥技能並繼承父親遺志-為佛羅倫斯統治者洛倫佐·德·美第奇效命及刺殺策劃是次陰謀之Pazzi家族成員。



在年輕發明家達文西及其他市民協助下,Ezio在往後20年間把相關成員逐一刺殺,並了解眾人之首為聖殿騎士團團長Rodrigo Borgia,目的為推翻美第奇家族以佔領佛羅倫斯,從而遂漸統領義大利。Ezio前往威尼斯進行調查後發現Borgia已獲得當年Altaïr持有的古代遺物「伊甸碎片」,並欲成為教宗以獲得教宗十字(伊甸碎片「聖杖」)以開啟位於羅馬西斯廷小堂聖座下之「地窖」(The Vault)。Ezio在伯父及刺客組織成員協助下成功奪得碎片,並於1499年前往羅馬刺殺已成為教宗亞歷山大六世之Borgia


刺客教條:兄弟會



緊接前作《刺客教條II ,酒保Desmond Miles與其餘三名現代刺客(Lucy Stillman, Shuan Hastings, Rebecca Crane)在逃離跨國製藥公司Abstergo(現代聖殿騎士團)的追擊後到達義大利城市蒙特里久尼。以已荒廢的Auditore莊園地下室作為新的藏身之所,Desmond再次使用基因記憶追溯機器「Animus 2.0」,再度進入其刺客祖先Ezio Auditore de Firenze的記憶。



149912月文藝復興時期,40歲的Ezio於放棄刺殺教宗亞歷山大六世Rodrigo Borgia(聖殿騎士團之首)後回到蒙特里久尼。15001月,教宗之子凱薩·波吉耳一天晚上領兵對城市發動攻擊。凱薩於城破之時奪回Ezio伯父Mario Auditore保管之古代遺物「伊甸碎片」、將之槍殺及命士兵槍傷EzioEzio負傷帶領傭兵及家人逃走後獨自前往義大利首都羅馬,並發現波吉耳家族已幾乎完全控制了整個羅馬市,市區百業蕭條,市民被剝削而生活困苦。以市內台伯河上的小島台伯島為基地,Ezio聯結市內妓女、盜賊及傭兵勢力,以及招攬反抗的市民加入其刺客兄弟會以解放在教宗勢力控制下的羅馬。



以上取自WIKI



遊戲呈現



首先最令驚豔的是遊戲中詳實的考據,遊戲中每一棟建築在不論比例,高度,裝飾,全都經過詳實的考究,網路上甚至有網友在旅行到義大利或是耶路撒冷時非常想爬爬看的。這種研究精神使的遊戲能夠完美的重現12世紀的中東城市以及15世紀的義大利。(比較



或許是為了整體氛圍的呈現,筆者個人覺得這真是款安靜的遊戲,筆者從一代玩到兄弟會,有意識到遊戲配樂的時刻真的很少,相較之下還比較常聽見路人說話或吵架(或衝過來對你唱歌)。雖說潛入暗殺類的遊戲有激昂彭派的音樂也很奇怪,但是我真的常常等目標等到打瞌睡啊!



故事



遊戲中的故事事實上是史實的再延伸,幾乎所有重要的NPC以及刺殺目標都是歷史當中真實存在的,玩家便是歷史中那神秘的阻力或助力。



本系列中的三個主角分別是:Desmond Miles Altaïr ibn La-Ahad Ezio Auditore da FirenzeDesmond是現代人,戲份最少,但都是推動劇情以及製造懸念的重要部分。Altaïr是一代的主角,可以說幾乎沒有個人的劇情,比較接近真實意義上的刺客­:一個殺人工具。Ezio是劇情最豐富的角色,由二代到兄弟會,遊戲當中玩家體驗了了Ezio近三十年來的人生,三十年來的愛恨情仇、恩怨仁義,故事之豐富精彩可以想見。(即將推出的刺客教條:啟示錄也還是Ezio的故事,我說Ezio,你都從E哥戰到變E叔了,還要從E叔戰到E爺阿?)



刺客教條系列可以說是完美融合了現實中的陰謀論與遊戲故事的典範,歷史上值得一提的陰謀論大約都提到了,也都非常巧妙的融合在故事中,續作預計在2012年發售,更將遊戲中的時間軸、現實的時間軸、2012末日預言的時間軸巧妙地融合了,實在充滿巧思。



遊戲性



主線故事豐富,支線任務多變,解謎、動作、暗殺、硬幹通通有,還讓你玩坦克、開戰船、飛滑翔翼,這個遊戲真的非常有誠意了,遊戲性也不言而喻。





萬事皆虛,無道不行



萬事皆虛,無道不行(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可以說是整個系列設計的中心思想,也是筆者覺得很有刺客味道的一句話。

還有一點是筆者覺得設計得很巧妙的地方:

由於玩家扮演的是DesmondDesmond利用Animus來扮演Altaïr Ezio,所以這很好的解釋了玩家的介面上為何有地圖或是死不了而只是重新載入進度。







文/T.cat

  刺客教條系列我只玩過「刺客教條II」與「刺客教條:兄弟會」兩款,合起來大約兩小時。對於這樣操控性強的遊戲我時常有障礙,剛進入魔獸世界也是如此,到現在都不能說已經學會操控視角同時運用四肢。收到小謙初稿後,我想了很久自己能談些什麼,最後決定分享遊戲裡面生動的設計。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解釋「刺客」一辭,寫道:暗殺別人的人。而對於「暗殺」,則解釋為:趁人不備而殺害。可想而知,玩家在此款遊戲中講究低調,最好連呼吸走路都很低調,不要引起警衛的注意,比方說沒事從高處落下且正好摔在警衛身上、當著警衛面前把自己的通緝令撕下,或大剌剌翻動屍體拿取寶物……等等。為了讓玩家更容易隱藏,遊戲設計了幾種方法,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僱用娼妓,混入她們之中。當長相標緻、身材惹火且善於言詞的女孩兒出現,也難怪沒有一個警衛注意到她們身後有個虎視眈眈、自以為低調卻是整條街上唯一穿戴斗篷的傢伙。

  既然說到雇用,遊戲中對「錢」的功用也很值得一提。一般交易外,當玩家遇到前面小謙所說「衝過來對你唱歌」的吟遊詩人,除了打掉他樂器、看他一臉敢怒不敢言外,你也可以大方打賞錢幣,換取耳根清靜。我在遊戲的時候,對這樣藝術角色本是惺惺相惜,直到灑錢那刻,眼見他以迅雷不急眼耳的速度丟下樂器、撫身撿拾錢幣,從此幻滅。

  再來還有一種散財方式:當街丟灑錢幣,看周圍百姓衝過來撿取。有時人群中會混上一兩個低階警衛,但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娼妓動搖,仍是丰姿綽約的站在街頭等待貴客,非常有意思。此外,這更是一個教訓警衛的好機會,玩家可以使用毒針刺向眼裡只有錢的警衛,等待一小段時間,他會腳步不穩、身體歪斜、滿口胡話,逢人就砍。這其實是件挺悲情的事,當剩下還活著的警衛離開後,玩家翻動屍體會發現受害者根本沒幾個錢。我只能說這就是選錯幫派、選錯職業的下場。

  最後分享幾個相關影片。



刺客教條︰兄弟會 Rome Vignette 中文字幕




《刺客教條:兄弟會》多人連線模式 - 遊戲基地




[中文字幕]刺客教條:兄弟會預告旁白版 LITERAL Assassin's Creed Brotherhood Trailer








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貓舌頭

貓舌頭


【聯合報T.cat
2011.05.26 04:29 am

第一次看見貓舌頭,是小謙家大貓在睡醒後表示友情的舔舔,在我沒有厚實毛髮的手背上,牠溫柔的舉動讓我微微發疼。粉紅色彎彎的貓舌,上面帶著點點白刺,看起來像是小小的鉤子。因為是友誼的表現,儘管口水有點臭、舌頭有點刺,還是欣然接受了。

四年後,小謙撿了第二隻貓——初九。大貓有了小公貓初九,不再為我舔舔了,全心照料著這隻可憐兮兮的小貓,用自己小小片的貓舌反覆刷在初九的虎斑紋上,這麼「一抹一抹」把牠「順」大了。瘦巴巴的身子開始長肉,雜亂的貓毛也變得服貼、有了光澤。我和小謙笑他們是「慈母出敗兒」,因為初九直到一歲多才真正學會打理自己。

年末,小謙撿了第三隻貓,波斯混米克斯,母貓少了扁臉,貓毛還是一樣柔軟細緻。因為剛好是節氣中的「大雪」,名字就這麼定了下來。大雪和初九剛到家時的年紀不同,正經歷第一或第二次發情。牠不要大貓的照顧,更不願意對大貓低頭,一心只想討我們歡心。大雪的一舉一動引起大貓的注意,每天免不了要教訓幾次。

正當我們苦惱無從介入貓們的後宮鬥爭,初九竟站了出來。向來膽小怕生,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的牠,背著大貓偷偷舔起大雪,向新貓咪表示友好與歡迎。初九的嘗試是那麼難得,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伸出淺淺一段貓舌,在大雪的背上很輕、很輕,宛如蜻蜓點水般一沾。可惜,比起與貓們相處,大雪更習慣和人們交際,牠一臉莫名其妙轉頭看著初九,讓情竇初開的初九也只有裝傻撇頭帶過,葬送了這一段可能的愛情。

不久,大雪找到新主人,離開家過新生活,而初九也大到不用大貓再費心照顧(事實上,大貓已經開始厭煩了)。我原以為用貓舌串起的友誼大概告一段落,大家要各過各的生活。沒想到,卸除母職的大貓重新開始為我舔舔,初九也頗有反哺精神,曉得為大貓舔舔。

2011/05/26 聯合報】http://udn.com/







  • 留言者: 峰上的椰子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5-27 09:03:00
讚~~~昨天看到時真的嚇一跳~~~耶~~~T.cat好棒~~~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9 PM)


謝謝啦,收到你簡訊很驚喜耶!補充一下剛剛回你的簡訊,我現在在學校裡,不在台北,歹事不能招待招待你!(發出去才想到我以前好像沒說過在花蓮唸書?唉,本來我是有機會回簡訊說:不好意思我在蘭嶼玩。颱風把旅行吹走了......)

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大貓娘娘位階觀


好幾年前拍的,那時候小謙很愛讓她扮鬼臉,她也很配合




  回溯第一次和她見面時的光景,看似親暱的舉動其實已在心中悄悄訂定下階層次序,依見面次數、用情程度、個性契合決定來者地位,不輕易更動、不被罐頭打動――這是小謙家的大貓,我認識的人、貓、鼠、兔沒一個比她更擅長宮廷生活,所以我還喊她一聲「娘娘」。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說的就是大貓娘娘。她清楚知道自己的身價,平時自重自愛、謹言慎行,懷柔時好聲好氣,威壓時貓拳恫嚇,日積月累終而突破人物之界,拉出王者格局。不求霸主虛名,只在掌握實權。她把握住幾個原則: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可以做、什麼人要討好、什麼人不必理會……明明白白記在看似不大的貓頭裡。因此,她也不做多餘社交,只攏絡真正能夠影響她生活的對象,耐性隨著對象位階遞減。

  由於先後順位的關係,我剛好位在第三,小謙和小謙媽理論上應該是第一和第二,但因為大貓瞭解小謙有時仍必須聽從媽媽的話,在媽媽沒有出國的日子裡她還是討好她多一點。先前我不覺得大貓特別大小眼,對我有些敷衍也是應該,畢竟我不是真正天天照顧她的人。直到小謙外婆和小謙妹妹小瑜出現,我才知道凡是順序三以下的,她態度都只有惡劣。

  彷彿很高貴似的,她一概不准三以下的人碰。管你是四還是六,態度都一樣冷漠、高傲。不管怎麼跟她說外婆是老人家、是長輩要尊敬,她依然故我的「哈」外婆。現實的只在我去騷擾她時躲進外婆房間、睡倒在外婆床上,看準我受人類的倫理規範。她對小瑜也是,不給摸、不給抱,嘴裡還要兇狠很的又喵又哈,氣的小瑜撂狠話:「哥哥不在的時候妳就死定了!」大貓可是娘娘,曉得只有皇帝在時可以囂張,小謙一出門,她馬上躲的不知道哪裡去。人再氣也氣不過兩三天,大貓又大搖大擺過起日子來。

  而我看似剛好在那尚能備受禮遇的第三,理論上應該相處還過的去,其實不然。轉學到花蓮以後,我的地位直直落,有一陣子大貓也不大准我抱了,一抱就凶狠喵叫,意圖舞動貓拳。我不想勉強她,只去找初九玩,軟弱了一陣子。後來還是小謙媽媽提醒我,一時不制止,之後想制止也沒用了。我才強硬態度,一邊抱著貓一邊握住白茸茸貓腳,以防萬一。再以防萬一一點,最好是在小謙跟前,大貓再怎麼受寵也不能在小謙面前打起他愛妻來。

  別說我抹黑大貓,小謙媽、小瑜和我都再三說過大貓是個心機鬼,小謙看得到的地方就溫婉媚人,一不在馬上對我們翻臉、對新貓咪翻臉。偏偏小謙就像全天下的皇帝,對於這個寵妃仍舊當作寶似的說:「怎麼會呢?大貓最乖了。」疏不知大家早懷疑在家裡亂尿尿的就是大貓,只苦於沒當場抓到,任由她把過錯推給他貓。

  好不容易,我也說、小瑜也說、小謙媽媽也說,小謙終於信了七成。但是信也不能怎樣,我終究要回花蓮、小瑜終究要回高雄、小謙媽媽終究要出國,然後又是大貓和小謙的好日子。















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九公公吉祥



  多虧了清明連假,終於可以回家看看晉升為「九公公」的初九。

  皇恩浩大,九公公卻不領情,看到小謙和我整個臉就沉下來,好像除了大貓以外都是些壞人。明明平時打他兇他的都是大貓,除了大貓以外大家都笑容可掬啊(初九:笑的我心裡發寒)。為了讓他充分感受到我的愛與友善,我放慢動作並適度勉強他抱抱,不計他回我一身貓毛。九公公也不知是不是做了官,有了官威了,竟然嫌棄的緊抓著閑置紗窗不放,形成「我抱貓、貓抱紗窗」這樣這麼不情不願的畫面,甚至在衣櫥抽屜間藏了一整天。我強忍痛心,買了兩個超大罐頭回來,略表臣妾對大貓娘娘和九公公的一片真心。






  大概是罐頭發揮了功效,或是隔天天氣太好的緣故,初九增了幾分親近之意,多少恢復了以往神情,讓我可以和他同處一室。打蛇隨棍上……我是說打鐵趁熱,我自然拿出相機,猛拍不停。






  九公公實在是天生的模特兒,眼神放空或是嬌羞都令人著迷不已,就連單隻貓腳的毛度都似乎計算好一根該含量多少魅力百分比,遑論伸懶腰、意味不明的吐舌,我幾乎要被萌的給厥過去了。最有趣的是,我發現他出現以往沒有的坐姿:傾身倚牆,手護要處。好像很有知覺”something wrong”,需要時刻堤防。初九啊,就算你想去第二次也是沒有辦法的。






  先前小謙曾傳簡訊這麼說道:「初九在我挖貓沙時泰然自若的撇條,真是處便不驚(處於大便的狀況下就不會受到驚嚇)。」這個鏡頭竟然也讓我看見了!據說貓們上廁所是很隱私的事,可初九不同,他相反地特別愛在小謙挖的同時進行,好像有人曾這麼制約他似的。戳戳他,他只會緩緩回頭,沒有半點平常「求您放過我」的表情跟叫聲。揮手驅趕,大概五分鐘以後他又來嘗試。這樣大剌剌的性格,令拍照的我還有幾分害羞勒,紅著臉紀錄下每個步驟:初九上廁所前先挖了好久的貓沙,坐上去以後微微歪著頭,斜斜看著上方,好像若有所思又好像偷閒放空,和人類相似度100%。結束後,他反倒不那麼仔細掩蓋了,三五下草草了事。不得不吐嘈,其實他一開始挖也不知道在挖什麼,把便便都給露出來,還灑了一大堆在地上。小謙說初九常常這麼幹,把貓沙灑出來,然後在貓沙盆外那一點貓沙上頭大,因為根本不夠掩蓋,回家只會看到一點點貓沙上面一大點的貓便便。雖然我應該要對打掃者深表同情,但心底只是一味疼惜之情油然而生,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溺愛?!

  慈母出敗兒,但你那麼可愛,儘管敗下去吧。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5-16 14:20:00
意味不明的.......吐舌?在下也看到公公的左手意味不明地在「騷癢」啊  (羞羞羞
 
順道吐槽一句~都「沒了」,還往那邊騷什麼勁呢 XDDD  (壞心100%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7 PM)


http://tw.myblog.yahoo.com/t-cat/article?mid=5590&prev=5597&next=5582 這張就是那天拍的。 還有一張也吐舌但有點糊, 晚點寫初九的舌頭的時候再來貼XDDDDDDD

潛水把活著變簡單


電影人生/潛水把活著變簡單

【聯合報杜衡】
2011/05/13 02:15


二十四歲那年波折不斷,先是失去了重要的親人,接著又在一連串的競爭中失意。眼見疲累與傷痛就快要將我吞沒,忽然有了勇氣歸零,脫離原本的生活,潛藏在水之中。

潛水,把「活著」變得相對簡單:呼吸、浮力控制,就是全部。既有的法則被重新安排,既有的認知被重新組裝,再也沒有紛紛擾擾、功名利祿、愛恨別離。
在海面下,每一口吸入和吐出的空氣都有分量,在無法言語的世界裡,必須以敲擊金屬做最基本的溝通。人們再不是主角,只有海豚的對話清晰而明確。
盧貝松導演的《碧海藍天》,男主角最後沉溺在「當海已不再藍,而天空也成為一種回憶」的地方,對他而言那是個更好的世界。我心頭也經常浮現電影中的那一句:「因為要找個理由浮上來,我總是很難找到這個理由。」沉潛於水,確實有幾分這樣的情懷啊。



2011年5月2日 星期一

自來貓龍頭與初九神獸化想像圖

這學期修了「數位攝影暨影像設計」,非常辛苦的一門課,對老師和同學來說都是。
雖然沒辦法掌握訣竅,做出驚天地泣鬼神的作品,
但好歹終於可以把以前腦海奇奇怪怪的畫面成真。
(不過,還是會希望表現力再好一點。)





《自來貓龍頭》
不用說,靈感當然源自小謙家囉。
裡面共有四隻貓,用了五張照片,都是自己拍攝的。




《被吃了,獻祭的時候》
這張純粹娛樂,初九老是被我們打趣,
但如果他變得跟人面獅身獸一樣大(又依舊只知道吃),
那我跟小謙就是辛苦種田養神獸的村民,
當供品不夠時大概會這麼被吃掉。
















  • 留言者: ㄚ*~↓亞緹↑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5-02 05:22:00
第一張好酷喔!!!XDDD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6 PM)


謝謝謝謝!今天又上了這堂課,越上越絕望阿。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5-05 17:15:00
很認真地去看.......
 
總算找齊了第一張照片的四隻貓 XDDD
(人家當成"找不同"的遊戲........找了整張照片才發現貓全在很接近對方的位置啊 Q3Q)
 
看了第二張,好慶幸九公公雖胖(喂)但還是正常貓咪的大小
不然常調侃他的人,想必都會先被挑來吃下肚吧 囧>
 
不曉得放鞭炮嚇不嚇得了他啊? (被當成年獸了嗎...)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7 PM)


糟糕,妳一說完我好想要對他放鞭炮!可是他不怕打雷(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貓就怕打雷),大概因為他真的一點都沒有可以虧心的地方吧。第一張我本來連水都想要貓化,可是如果我可以做到那樣,我現在應該在忙著買帝寶、上通告吧。(接下的案子就交給得畢業的學生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