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

咬人貓臘八粥

  還記得那隻創下一個半小時就找到收養人的小黃貓嗎?從死神手中帶回來的小黃貓,貓姊竟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割愛了,讓我背負著失信的罪名留下了他,還幫他取了個不怎麼響亮的名字:嚕嚕,因為他之容易呼嚕、呼嚕聲之大。然而,我還是堅持他應該叫臘八,或至少要叫臘八粥。貓姊不同意,即使我都妥協到她可以從臘八粥裡面選一樣食材命名,她也還是叫他嚕嚕。於是,我也還是叫他臘八粥,並佐以白目的問題:「你為什麼要當外國人啊?」因為臘八粥(周)。對於小黃貓來說,喔不,是臘八粥來說,哪個名字都沒差,因為他從來沒打算理會我們的呼喚。







  先前臘八粥最迷人的地方在於藍色眼珠,但我回到家後發現本尊其實是黃色的。原以為這點應會讓當初對他印象深刻的朋友感到些許失望,沒想到讚美之聲依然排山倒海而來,還被比作史瑞克的鞋貓劍客。說起來,他在體格的維持也真頗有劍客之姿,但不是出自他個貓的意願,而是貓姊的規範。

  臘八粥的飲食可以分為四期:

  一,雞肉泥期:在他身體虛弱的期間是貓姊夫婦和我用針筒灌雞肉泥餵食(還要加熱到適中的溫度勒),醫生交代每天都要吃到一定的量,也都要量體重。他很不配合,甩頭甩的我們一身雞肉泥,對吃飯興趣缺缺,一臉病厭厭。我不敢跟貓姊說,我總覺得當動物必須吃嬰兒食品的時候,健康都很堪慮。然而,某天貓姊夫想起貓罐頭的神秘力量,於是開了一罐,拉開蓋子的清脆聲響瞬間改變了這隻貓,他充滿活力的奔向貓罐頭,並在貓姊試著幫他調位置的時候發出抱怨聲,強而有力的抓著地板拒絕。

  二,雞肉泥混乾飼料期:於是,我們知道他原來只是挑嘴,但剩下的雞肉泥還是要吃掉的,所以貓姊把飼料壓碎混著雞肉泥在盤裡給他吃了一陣子。

  三,乾飼料限食制期:貓姊不希望臘八粥變成一隻大胖貓,特別是她以前深信絕對不要養黃貓,因為黃貓總是比一般貓來的胖。我個人認為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她以前才沒有絕對不要養什麼貓,因為她根本不會想養動物。但總之,貓姊非常小心翼翼的維持臘八粥的體重,限制在醫生建議食量與飼料用量說明。我常在實習下班收到「晚回家,幫我餵7g,謝」這樣的簡訊,也常在一開門脫鞋的時候聽到臘八粥在房裡的叫喚。他等不及秤量的時間就衝過來埋頭大吃,飼料出來的速度趕不上進到肚子的速度。我敢說,對那時候的臘八粥而言,我一定像天使一樣美好,解救他於挨餓的苦難。







  四,乾飼料任食制期:臘八粥越來越會咬人了,貓姊夫婦試遍各種方法成效都很有限。我和小謙祭出以前對付初九的辦法,各種不見經傳的怪法子,比方說「抱起貓咪,舉至與頭同高,使勁吸一口氣」,這讓初九驚恐的不得了,好像他肺裡的空氣都被小謙抽乾似的。可是,臘八粥就不是這樣了,他只是用「可能遇到傻子了」的眼神看我。我知道他的眼神之所以沒有確切把我當成傻子,只是因為他年紀還小,等到大貓的年紀,就會嗤之以鼻的讓人創傷一週不能抬頭。此外,反向操作「把被咬的手指更加深入喉間」,可稱之為絕招的大招效果也有限,初九就不用說了,現在想想大概沒有幾招是沒用的,臘八粥卻是在掙扎貓叫後繼續咬人,最後只弄得我們滿手貓口水臭。此招都沒效,何況是把貓掌、貓腳、貓尾巴送進貓嘴這種溫和、期待自省的招數。百般無奈下,貓姊使出了任食制,認為臘八粥可能是對食物的不滿足激起了獵食本能。臘八粥也毫不客氣,一口氣吃了以往的三倍量。他的肚子渾圓起來,卻不是長肉的那種,像是塞滿了東西硬梆梆地垂著。貓姊不敢跟貓娘說,覺得自己一定會被指責是壞媽媽,更擔心他吃太多,自己晚上回家看到暴飲暴食暴斃的貓咪。因為肚子實在是鼓的非比尋常,貓娘忍不住提醒貓姊,貓姊也忍不住自首,坦白道:「我覺得很眼熟,終於想起來那個肚子在哪裡看過,就是小紅帽和奶奶一起把石頭裝進大野狼肚子裡……」好在臘八粥陸續幾天肯定了時時刻刻有的吃,也就不像第一天那麼卯起來塞爆自己。貓姊自嘲他現在一定比較懷念路邊流浪的生活了。







  臘八粥被允許在有人看著時可以到客廳遊玩,但他的天真與好奇造成我們莫大的困擾,我甚至覺得他比Spring還難搞定,光是Spring咬人就沒有他咬的勤(好啦,雖然Spring認真起來會見血),而且Spring是不能到客廳的(松鼠與家具的必然)。反觀臘八粥,他非常愛去看小鳥,但小鳥可一點都不喜歡被貓咪看,嚇的拍翅亂竄。小鳥在家也有十年了,好不容易走了很愛扒著鳥籠的Spring,竟來了一隻更虎視眈眈的貓咪,因此家裡極力維護小鳥的鳥身安全。有幾次臘八粥太過火了,惹得貓娘和貓姊發脾氣。臘八粥也很愛繞著魚缸打轉,喝幾口魚缸裡的水。只是喝喝水倒是無所謂,就不知道貓舌頭會不會順道捲起什麼帶到胃裡,偏偏缸裡的魚特別傻,愛繞著他的舌頭游,分不清來的是貓還是給飼料的人,看的我們心驚膽顫。本來我也准臘八粥到我房裡隨意繞繞,直到我回學校時他發現了書櫃上的小波,貓姊再不允許他進去了。貓姊黑色幽默道:「媽媽的魚就算了,少一隻也不會被發現,妳的鬥魚一消失就好明顯。」我回:「那時候妳就會對我說:『什麼魚?妳不是養了一缸水草嗎?我從來沒有看到魚啊。』」





(這張不是簡訊裡的,但我懶的讀出來,以此代替)


  欸,平心而論臘八粥在家裡還是挺受歡迎的,剛到家裡的一個月時常讓外婆和貓娘偷偷打開貓姊房門,探探小傢伙在幹什麼。如果發現他一個新動作就可以對人說上三五遍不膩(哪怕只是睡在貓姊的睡衣下),而姊姊也真的從冷血無情到愛貓成癡,這熱情不是三五天,也不像她自己想的那麼容易被擊退,前幾天手機裡就收到了臘八粥新照片,附上一句:「咬人貓睡的像嬰兒,讓我放下一切怨恨。」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4-15 06:39:00
人類是一笑泯恩仇  (古早人啦)
 
養到刁蠻寵物真的是.......
看到他用無比放鬆的模貌依偎在自己身上,那就比得到全世界還幸福了  Q/////Q
 
祝貓姐跟小八幸福久久久~~~(初九有個弟弟叫小八了~~  ((亂來!!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6 PM)


初九膽子那麼小,我真怕這個弟弟很快就坐大,要他喊哥哥XDDDDD





  • 留言者: ㄚ*~↓亞緹↑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4-15 14:56:00
此則為私密回應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6 PM)


此則為私密回覆





  • 留言者: ㄚ*~↓亞緹↑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4-16 09:03:00
此則為私密回應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6 PM)


此則為私密回覆





  • 留言者: JIIN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4-17 06:31:00
真可愛的臘八粥~^^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6 PM)


媽媽看完打電話來,說我沒有把臘八粥寫的夠傳神,一點都沒有寫出他愛咬人的真相阿,哈哈哈哈哈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