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農民貓歷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我到安德昇藝術拍賣公司展開為期一個月的實習,我將驗證我的旅程,重新踏入人的環境。更重要的是,
Spring離開一年了。
  我認為怎樣的思念都不夠,怎樣表述思念也都不夠,沒有夠的一天,直到我倆再相遇。

  在小黃貓出現以前,我打定主意再也不為任何動物開啟一個新的分類,但當小黃貓差一點因為球蟲、失溫喪命又逐漸穩定後,我親眼看見Spring怎樣改變了我的家人,我想這也是給她的禮物,無關乎她在我心裡的份量是否被減輕了那麼一點點、一絲絲。

  這就是新分類「農民貓歷」的由來。

  以下我將介紹這批出現在整個虎年的貓們,並且為未來的貓們新增,也將過去的紀錄分到此類下面。









1.           意味不明、年過三十的大花貓()

雖然我很少在網誌中提起我們的大花貓,但她毫無疑問是一家之主。她不僅在我和小謙的感情中效力,也規範著家裡前前後後的貓口。大花貓的名字有很多momo、阿肥、貓咪都是,初九來了之後也叫大貓,初九大了之後也叫老貓()。不管稱呼是什麼,她都一定不會搞錯。說起稱呼,我可以喊她喊上五分鐘,直到她終於回頭理我。能把這樣一隻貓喊到理人,喊到現在只要兩三下就會回頭,你完全可以了解我的耐力有多煩人。

我和大貓有幾段回憶一直都沒對人說,其一是大貓曾經在我們熱戀的時候,情侶眼裡容不下外界的時候,用她極圓極大的眼睛假意好奇,實則關切我們是否有「踰矩」的行為。簡直是從漫畫情節竊取出來,兩張就要貼在一起的臉,忽然冒出第三張:「你們在做什麼呀?」爾後,小謙都會記得先把貓拋出房外。

其二,大貓非常討厭拍照,我有許多她的照片都是下一秒就來巴我。經過五年的努力,大貓終於稍稍能夠接受鏡頭,但還要假裝十分尊敬的把相機給她過目,並且說上一大堆奉承的話,才不會在相機的框裡看見殺意。

其三,大貓非常好面子。我曾經想拍她為貓草如癡如狂的糗態,但她竟然克制住了,硬生生的扭兩圈起身,來到和相機同側,只出現一點點貓頭在鏡頭右下角,與觀眾一起看鏡頭中扭來扭去的初九。她的自尊心讓她越來越優雅也越來越智慧。









2.           正月初九虎班貓

初九的糗事沒有說完的一天,但今天日子特殊,來講講他不一樣的一面。

初九很小很小的時候,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做出Spring的習慣動作――用兩隻貓掌抱住我抽離的手指。我完全獃住了,也很快鎮定,甚至沒有流淚的打算。除了巧合,最多是冥冥之中誰對我的想念回以安慰。

清楚夢見Spring醒來的那天,睜開眼的第一時間就與他澄淨的大眼相對。那一刻我好像交錯了夢境與真實,只有他和我知道。我搖醒了小謙,在想要宣布喜訊的那瞬間,發現自己只是做了夢。









3.           世界盃FIFA虎班貓逃走

FIFA大概就是因為沒用農民歷命名,他始終不願意跟大家友好,最後獨立離開。









4.           虎年大雪Yuki波斯貓→好歸宿

不用說,她是我很疼也很心疼的貓。明益老師曾形容他的貓咪Ohiyo:「但只要一伸手出去,她就像快要掉眼淚似地靠著手掌,轉眼變成情人的眼睛。」這十分生動,完全表達了我一直想卻又無能為力的Yuki雙眸。

Yuki的雙眼有太多感情,我又投射了更多。她是隻貓卻像我的Spring一樣黏人,同時表現出獨立生活的能力,而又那麼需要我的愛。

我不想面對,又不能不坦白的是,她看待同類與異類的眼神與我也相當相似。她沒辦法信任她的同類,卻把心交給了我。









5.           虎年十二月小黃貓→歷經最多名字,初七、馬拉度納。

雖然叫他初七,但念久了不僅像是「出去」,貓姊還說像「頭七」,剛好他跟大雪一樣,隔天就有個特別的日子名稱――臘八。我本來期待大家一起完成這份農民貓歷,一生回過頭來看充滿貓毛的回憶,但小黃貓的健康狀況不好,前幾天還跑醫院打針,準姊夫請假在家照顧,現在只以「平安長大」為主。

在小黃貓以前,我姊是個對動物非常冷漠的人,完全不會覺得可愛。雖然準姊夫很喜歡動物,我也很喜歡動物,但都只能稍稍引起她對動物發傻時的一笑,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以前她摸Spring還要跟我賭錢勒。

像這樣一個人現在竟然會撿貓,在我打網誌的同時為了貓咪的挑食苦惱,準備了飼料、罐頭、嬰兒食品一點一點磨碎,連哄帶騙,且這幾天除了小貓以外什麼都不想,全家人看的下巴都要脫臼了。

貓姊很誠懇的對我說:「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妳不覺得Spring臭了,也不會嫌她髒。小貓明明還沒洗澡,我還一直嚕毛。」何只嚕毛,她還願意讓小貓躺在她的睡衣上,幸福的傳簡訊叫我馬上回家看小貓有多可愛。



  我偶爾會想,如果Spring還在,不知道會跟這些貓們如何。唯一和Spring相處過的大貓,在日前我為了方便小謙同事帶大雪回家,拿來Spring的外出籠,大貓嗅了嗅,把自己窩在裡面,不曉得是否也對Spring有些思念,或多少感到「有點熟悉而又忘了什麼」。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1-01-18 16:45:00
也許Spring會成為一名優秀的貓仔嗯,你問我什麼是貓仔?
騎牛的叫牛仔啊…
所以貓仔就是.........XD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3 PM)


原來貓仔是這樣啊XDDDDDDD
我可以想像她威風凜凜的樣子,
一邊擔心她被傻貓初九“強烈的獸性”攻擊,
但因為是傻貓初九,我也很相信她可以處理的很好。
(初九:喵?)

2011年1月10日 星期一

小黃貓馬拉度納




昨晚貓姐才在MSN上笑我這張顯示圖,
今天她在台北就撿到一隻巴掌大的小黃貓。
正確來講,昨晚已聽到貓叫,但以為是一般貓叫春。
今早第一眼看見還以為是老鼠(我是覺得差很多啦),
準姊夫送完她上班回來沒有看到,心想是被撿走了,
沒想到今晚貓姊又遇到這隻小黃貓了。
台北似乎雨了一整天,
貓姊別無他法只好先帶回去照顧。
但我們家沒有辦法養,
而這已經是農曆年以來第四隻了(加我壯遊麻煩林貓的,是第五隻),
小謙自YUKI以後意識到自己真的沒辦法負擔(經濟、環境、愛)。
但是如果有人願意接養,
我們很願意負擔小黃貓的健康檢查等等,
並且訓練到牠到會自己使用貓沙、吃硬飼料。
也就是說,你只要擺在家裡牠就可以安心長大。


(醫生說我40天大)


雖然一開始躲避貓姊他們的善意,
但一回家以後牠就不能忍受一刻看不見他們倆,會無限喵個不停。
你看看牠多麼親人,一定是你冬天暖床的好夥伴。
而且我比照之前辦理,為牠準備了兩個名字:

初七
馬拉度納(Maradó)

希望牠也擁有上帝之賜。
(如果你沿用後者名字,等牠長大照鏡子說不定也會出現獅王)



10:30補:謝謝大家在臉書、msn、部落格的回響,
馬拉度納已經找到了三個月後的新主人,
因為是認識的朋友我們也很放心。
最棒的是,新主人還請我們三個月內多拍一些照片,
儘管不能馬上帶回家,他仍想知道牠的成長,還約好下星期一來看貓。
(關於養貓他已經考慮好一陣子,今天看到照片忽然覺得「是時候了」)
這真是個好名字,我從來沒有遇過這快就有人收養的情況
(喔,但是前一秒主人表示他中意「初七」多過「馬拉度納」)

這裡也附上朋友熱門推薦的好姑娘「茶茶」:

http://www.wretch.cc/blog/yupu1986/13113817

朋友表示:「第一隻就是那個大姑娘!!她叫茶茶(雖然我看叫名字是沒反應,但會看著你)。
他的眼神就是這麼撫媚(與照片相似度高達80%,因為照片為俯瞰)
然後在亞馬森過太好屁屁大了一圈.......
茶茶生過小孩,所以強行帶離亞馬森的時候似乎會因為戒心而大聲喵喵慘叫
但只要給她滿滿的愛,我相信一週多應該就又會變成ㄋㄞㄋㄞ貓了!!

同篇文裡另一隻"巧虎"是她親生兒子,外貌很像
但他不是我的菜,簡述就是活潑但不會過動到討人厭的大孩子(一整個偏心的說明啊) 」


之前小謙很快就幫Yuki找到主人,朋友特別將茶茶引薦給我們,
茶茶是她很疼愛的好姑娘,她希望茶茶擁有全部的愛。
期待各位之中也有對茶茶產生「是時候了」的有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