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三隻貓家庭生活


(大貓想要從上方攻擊呢)



  心想著就快看到貓們,我在車廂內以心奔跑協助火車速度。拿著小謙給的鑰匙,先在門口傾聽一下,喜孜孜的轉動鎖孔,客廳卻空空無貓!小坪數容納三隻貓,不是應如Do Re Mi那樣排列嗎?在開門的一剎那把頭轉向陽台,大眼睛以貓的謹慎望來。一邊脫去長靴,一邊注意到電視機露出小小貓頭--大雪以湯姆克魯斯的小公主之姿向我走來。我驚訝她遠比小謙拍的照片瘦小許多,但仍故作冷淡的打招呼,並向內尋找另外兩隻貓。

  廁所外的洗衣藍探出亮晶晶的光輝,是初九以一貫隨時處於受驚的大圓眼盯著我……說真的,如果不是那雙不夠聰慧的大眼,我幾乎認不出他就是初九。才一個月沒見,怎麼會胖的像過了兩三年冬?!我當下真的愣住也真的受到驚嚇。到底是怎麼會這麼胖?

  貓娘先前看過初九的照片,以為他是母貓,因為母貓的頭都比較小。我很尷尬的告訴她:「嗯……那是因為他總把自己吃到很飽,肚子大到讓頭顯得小。」現在初九是貨真價實的公貓了,他頭跟身體都圓的不能再圓,每當四隻內縮成球狀,就好像為了應景把自己變成雪人。到底是為甚麼變這麼胖?

  小謙說:「以前還可以說是長腿帥哥,他的腿就快要被肚子蓋住了。」我們都不贊成讓動物們過胖,這樣有害健康。某些人養的動物會胖到影響腳的支撐,我很擔心初九變成那樣。有一陣子,我以為他已經改善小貓時期的暴飲暴食,看來還有待加強。貓不適合被遛,我在想到時就去追逐他一下,加減運動。

  嗯,二缺一,領頭的大貓,我心愛的大花貓上哪去了?見不到她,我和被謙娘稱作Yuki(日文)的大雪熟悉一下。她完全不是想像中那樣討人厭、愛撒嬌的狐狸精,如果想像她如何被主人拋棄,以致要這樣無時無刻黏著人才感到安心,只要陪伴就能呼嚕,我簡直要為她的身世掉眼淚。Yuki像小狗般一喊就來,又像勞倫滋筆下初生的雁鴨,盡可能跟在主人身邊。她著急的腳步、雙眼隨時注意我的動向,只要坐著她就能契而不捨一再跳到我們的腿上,卡在我們的懷抱裡。即便小謙正在寫字,她也能咬咬筆桿,跳到桌上,只為了尋求一點注目。當我用電腦時,若能空出一隻手給她,她便能不停的用全身摩擦、頂起那隻手,幸福到窩在鄰近的椅子上睡著。但,我一離開她也不會逗留。就是洗碗這麼無趣的工作,她也願意守在一旁。

  不過,當我把眼神從左下移到客廳方向,馬上便看見大貓用「原來妳是這樣的人,叛徒!」看著我。陪陪笑臉,怕讓大貓感覺失寵,對Yuki更加不利。對了,我還沒說大貓究竟藏在哪--她和初九待在同個洗衣籃裡,被初九肥胖的身軀完全蓋住。我開始佩服洗衣藍如聚寶盆的空間性,也懷疑大貓不會呼吸不到空氣嗎。

  大貓和Yuki的感情完全沒有進步,她隨心情把Yuki逼到角落,Yuki瘦小的身子躲在縫隙間,發出冷氣運轉般小而低沉的聲音反抗。大貓能守她到開心為止,期間只有小謙勸的動。大貓擅於出其不意的揮Yuki巴掌,速度快的我們不知道打到沒,也不能確定那一聲「哈」的脅迫來自哪方。Yuki多數時候都以如機械低沉的聲音反抗大貓,不仔細聽很容易以為來自外在環境,但要是你在那時撫摸她,她仍會回以「呼嚕」。

  小謙說因為Yuki總是不願意擺出服從的姿態,才會導致大貓每晚都教訓她。我在小謙不在家的時候觀察,哪裡只有晚上……

  大貓又把Yuki給逼到小謙的床頭櫃下了,Yuki發出低沉的喉音,大貓只是守著,雖然中線明顯豎立,但尾巴沒有澎。我懷疑她也不是真的那麼想教訓她,只是為了某種找碴或必要建立地位而執行。說起來,她也對初九太好了,跟初九老是讓她帶傷相比,大貓是否只對小狼狗有興趣?我們這麼打趣著。

  初九就像少不經事的孩子,明明是對峙時刻,眼見一觸即發,他還晃著低垂的小腹徐徐走來,卡在兩貓間,像賣香腸的推著推車進入那已成形的磁場,鼻子貼向大貓輕輕的喵了聲。大貓原本不想理,後來實在忍不住了,頭用力一撇不想理會他。

  這樣的情形還不只一次,初九如果不是體貼的用笨拙的辦法化解心結,就是真傻的學不會看臉色。



  「要不要來根香腸?」

  「……

  「要不要來根香腸?」

  「……好。」

  「要不要蒜頭?」

  「……

  「蒜頭要不要切?」

  「@$%^*&

  貓姊為他們編排了這樣的對話。



  我本來覺得初九肯定是後者,但某天初九又在「唱情歌」影響我睡眠時,我難得兇狠道:「初九,閉嘴!」我一向很體諒動物們的生理運作,也很討厭用閉嘴這個詞。說完後我心裡稍稍有點難過,卻驚訝發現初九真的停了好一會,那一會足以讓我再朦朧踏進夢鄉門檻。原來你還知道自己的名字嘛……或至少分得出憤怒語氣。

  說起初九,雖然老是讓他「躺著也中槍」,但我越來越喜歡他。有時候,我發現他好像為了兼顧大貓與Yuki,選擇在大貓看不到的時候試著和Yuki發展關係。他試著用他的辦法,故作不經意靠近Yuki身邊,表面上仍理著自己的毛,卻也展現出無害的友善。他也會換過去貼著大貓喊一聲喵,沒有忘本。甚至,我看見他輕舔了Yuki兩下,但在Yuki回望的時候假裝沒這回事。而我認為這樣的友好,和初九正在唱情歌也許有那麼一點關係,但更多是出於溫柔的心。只是,同樣處在「易於戀愛狀態」下的Yuki,即便對初九有一點好奇,只要有人在身邊還是只將心繫在我們身上。如同小謙所觀察:「初九帶回家時已經開始有點怕人,但Yuki卻是信任人類遠過自己的同類。」

  現在,Yuki已經找到主人了,最快這裡拜就要離開家。我有一點不捨,畢竟這樣的緣分得來不易……其實,每段緣份對我來說都是得來不易。但我曉得小謙說的對,我們無力負擔這麼多貓們,更重要的是,Yuki親人的個性不僅令人放心,也會更適合當新主人唯一的貓。那是小謙熟識的同事,也有照顧貓的經驗,我該為Yuki慶幸,也希望這會是她最後一次流浪。

  這結尾好像有點淡淡的哀傷……說起「蛋蛋的哀傷」是初九就快面對的,謙娘和小謙決定在手術後改叫他「九公公」,我覺得非常悲傷啊,但同時也拉起了嘴角。貓姊很好心提議:結紮會使貓更胖,應立即減肥。初九真的該減肥,他甚至躲不進他一貫閃避我的位置(如同孩提時,他的逃跑路線依然一成不變),任由我在「胡同」推揉他,好像果凍那樣晃動。









(影片中的喵都是初九叫的)






(第二次探頭也是初九)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19 16:00:00
真好!小謙找主人的速度真是一流的
("幫貓"找主人....)
亞馬森最近有隻貓讓我愛不釋手…跟小雪是另一類型的ㄋㄞ
喚她名字她只會看妳,不會主動黏妳
但當妳伸手靠近,她會一臉「隨你怎麼摸,我都覺得很幸福也很舒服」的表情
瞇眼、整顆頭靠著妳
讓不能養貓的我心好癢啊....真想當下對她說「Do you marry me??」
喔我是說「你願意跟我回家嗎 +___+"」
 
如果小謙有朋友正渴望著這類型的貓~~不夠奶但隨時歡迎你的疼愛~(太奶人好像變得跟狗沒兩樣了XD)生過baby個性很穩定~僅四肢穿著虎斑手套與長襪,身上是介於咖啡與灰中間色的皮草就拜託達人小謙引薦一下了
畢竟,雖然在亞馬森的浪貓也是過得爽歪歪
免費看病吃飯還有罐頭跟暖氣= =
但我還是希望個性這麼好的姑娘,能找到獨一無二只屬於她的愛!
 
 
 
 
 
 
欸,然後不想承認
我本來打成「Do you "merry" me」
你願意取悅我嗎.........
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是個那麼下流的人啊!!!!!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1 PM)


我懂我懂,養大雪其實只要非常省吃撿用就可以,但還是希望找到獨一無二只屬於她的愛。聽到這樣的形容:「僅四肢穿著虎斑手套與長襪,身上是介於咖啡與灰中間色的皮草」一般人很難不心動啊!不過「生過baby個性很穩定」就要有緣人了,大家都愛小貓,要成熟才會知道老貓的好(攤手)這次的主人是他認識很久的同事,他也堅持只給熟人認養,剛好這位同事日前表示貓咪跳樓(不是找死的那種,是從陽台跑走),就處於失蹤的生死不明(聽起來有點可怕),但初九也幹過這種事(真是防不慎防),好在當天就找回來。總之,我會讓他盡力覓尋真命天子的,那個天子絕對不會是個「你願意取悅我嗎」這麼糟糕的人XDDDDDDD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