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我將離別的Yuki




聽說Yuki的新主人明天就會來接她了,我覺得非常非常不捨......雖然小謙說過,如果我真的想可以帶回去,但我知道我還沒能力給她幸福,那份捨不得的情感有一部分是出於投射。
昨晚和小謙通電話,覺得自己很好笑,回家前還再三說:「我覺得Yuki一定會討厭我啦,想就知道不合。」沒想到短短的相處,我竟能夠讓Yuki獲得真正滿足,安心在我後面的椅子上打盹,而不是一直想要衝到懷裡,連小謙都不得不佩服。
Yuki實在太特別了,她的眼神和我見過的貓都不一樣,她用街貓看人的眼光對同類,用對待同類的眼光看待我們。這不是說Yuki自以為人類,而是她眼神那麼溫柔,溫柔的令我無法忘記。寫到這,想到分開,我有點濕了眼眶。
Yuki不管在怎樣的對峙,只要眼神一和我接觸,馬上就變了,有著濃厚情感。她總可以馬上放下手邊的事,專心沉浸在你給的愛憐眼光中。身體雖然還躲著大貓、窩在狹窄的空間裡,卻因為我不停的攝影而滿足的「呼嚕」。一貫和貓們玩的「壓扁扁抱抱」,大貓和初九都曉得要煞有其事的大喊喵,她卻是軟的在懷裡持續呼嚕,完全不會想要掙脫想要大聲喵。
這麼寫,不是Yuki太狗化,她依然是隻道地的貓,只是反應特別不同。
其實,我心裡曉得,Yuki有Yuki的特殊,大貓也有大貓的特別,初九也是。這都是無法衡量的。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21 16:57:00
『留下來....或我跟你走』
然後妳就跟yuki一起搭上新主人的車子離開了…(小謙淚目)
 
 
yuli~
離開後,要過得比在小謙家更幸福哦!
如果被退回來,我就要聳恿貓貓把妳留下來,再也不讓妳走XD
 
然後~
我很樂意支付每個月的罐頭和零嘴XD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2 PM)


小謙淚目XDDDDDD天阿我好想看!而且新主人有女朋友,他們還一起來帶YUKI回家,我好想看看他們的表情(領貓送人類?)我也一直跟小謙說你千萬要跟新主人說,如果YUKI有任何問題,包含屁股太臭(喂)都可以退貨,我絕對絕對收。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21 17:00:00
此則為私密回應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2 PM)


壞掉的彈簧拚命彈跳,這個比喻太生動了!就是這樣讓我有一點點怕狗,與其說是怕,不如說是沒有掌握相處的訣竅。但偶爾也會期待一開門被家裡的大狗撲倒(現在開門都是兩隻貓用"阿回來了"平淡態度,偶爾初九還會露出我打擾他跟大貓的表情= =)貓貓的磨蹭磨蹭會磨蹭磨蹭到我心坎裡去,什麼都依妳,阿想到就幸福的臉紅。不過通常等我也這麼熱情,很少有貓可以承受......「給不了幸福的對象,就給予最真誠的祝福!」我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重新看了一次影片,除了又被她一瞬間溫柔的眼神俘虜,也看見她跟大貓的不合。我只是偶爾出現的人,希望這個主人能陪她一輩子。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21 17:01:00
= =我突然發現Yuki打成yuli了
 
為什麼我的錯字總在覆水難收才發現呀囧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2 PM)


如果你把YULI送走,我的下巴會掉到地球核心......這一段千萬不要給YULI看到XD

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三隻貓家庭生活


(大貓想要從上方攻擊呢)



  心想著就快看到貓們,我在車廂內以心奔跑協助火車速度。拿著小謙給的鑰匙,先在門口傾聽一下,喜孜孜的轉動鎖孔,客廳卻空空無貓!小坪數容納三隻貓,不是應如Do Re Mi那樣排列嗎?在開門的一剎那把頭轉向陽台,大眼睛以貓的謹慎望來。一邊脫去長靴,一邊注意到電視機露出小小貓頭--大雪以湯姆克魯斯的小公主之姿向我走來。我驚訝她遠比小謙拍的照片瘦小許多,但仍故作冷淡的打招呼,並向內尋找另外兩隻貓。

  廁所外的洗衣藍探出亮晶晶的光輝,是初九以一貫隨時處於受驚的大圓眼盯著我……說真的,如果不是那雙不夠聰慧的大眼,我幾乎認不出他就是初九。才一個月沒見,怎麼會胖的像過了兩三年冬?!我當下真的愣住也真的受到驚嚇。到底是怎麼會這麼胖?

  貓娘先前看過初九的照片,以為他是母貓,因為母貓的頭都比較小。我很尷尬的告訴她:「嗯……那是因為他總把自己吃到很飽,肚子大到讓頭顯得小。」現在初九是貨真價實的公貓了,他頭跟身體都圓的不能再圓,每當四隻內縮成球狀,就好像為了應景把自己變成雪人。到底是為甚麼變這麼胖?

  小謙說:「以前還可以說是長腿帥哥,他的腿就快要被肚子蓋住了。」我們都不贊成讓動物們過胖,這樣有害健康。某些人養的動物會胖到影響腳的支撐,我很擔心初九變成那樣。有一陣子,我以為他已經改善小貓時期的暴飲暴食,看來還有待加強。貓不適合被遛,我在想到時就去追逐他一下,加減運動。

  嗯,二缺一,領頭的大貓,我心愛的大花貓上哪去了?見不到她,我和被謙娘稱作Yuki(日文)的大雪熟悉一下。她完全不是想像中那樣討人厭、愛撒嬌的狐狸精,如果想像她如何被主人拋棄,以致要這樣無時無刻黏著人才感到安心,只要陪伴就能呼嚕,我簡直要為她的身世掉眼淚。Yuki像小狗般一喊就來,又像勞倫滋筆下初生的雁鴨,盡可能跟在主人身邊。她著急的腳步、雙眼隨時注意我的動向,只要坐著她就能契而不捨一再跳到我們的腿上,卡在我們的懷抱裡。即便小謙正在寫字,她也能咬咬筆桿,跳到桌上,只為了尋求一點注目。當我用電腦時,若能空出一隻手給她,她便能不停的用全身摩擦、頂起那隻手,幸福到窩在鄰近的椅子上睡著。但,我一離開她也不會逗留。就是洗碗這麼無趣的工作,她也願意守在一旁。

  不過,當我把眼神從左下移到客廳方向,馬上便看見大貓用「原來妳是這樣的人,叛徒!」看著我。陪陪笑臉,怕讓大貓感覺失寵,對Yuki更加不利。對了,我還沒說大貓究竟藏在哪--她和初九待在同個洗衣籃裡,被初九肥胖的身軀完全蓋住。我開始佩服洗衣藍如聚寶盆的空間性,也懷疑大貓不會呼吸不到空氣嗎。

  大貓和Yuki的感情完全沒有進步,她隨心情把Yuki逼到角落,Yuki瘦小的身子躲在縫隙間,發出冷氣運轉般小而低沉的聲音反抗。大貓能守她到開心為止,期間只有小謙勸的動。大貓擅於出其不意的揮Yuki巴掌,速度快的我們不知道打到沒,也不能確定那一聲「哈」的脅迫來自哪方。Yuki多數時候都以如機械低沉的聲音反抗大貓,不仔細聽很容易以為來自外在環境,但要是你在那時撫摸她,她仍會回以「呼嚕」。

  小謙說因為Yuki總是不願意擺出服從的姿態,才會導致大貓每晚都教訓她。我在小謙不在家的時候觀察,哪裡只有晚上……

  大貓又把Yuki給逼到小謙的床頭櫃下了,Yuki發出低沉的喉音,大貓只是守著,雖然中線明顯豎立,但尾巴沒有澎。我懷疑她也不是真的那麼想教訓她,只是為了某種找碴或必要建立地位而執行。說起來,她也對初九太好了,跟初九老是讓她帶傷相比,大貓是否只對小狼狗有興趣?我們這麼打趣著。

  初九就像少不經事的孩子,明明是對峙時刻,眼見一觸即發,他還晃著低垂的小腹徐徐走來,卡在兩貓間,像賣香腸的推著推車進入那已成形的磁場,鼻子貼向大貓輕輕的喵了聲。大貓原本不想理,後來實在忍不住了,頭用力一撇不想理會他。

  這樣的情形還不只一次,初九如果不是體貼的用笨拙的辦法化解心結,就是真傻的學不會看臉色。



  「要不要來根香腸?」

  「……

  「要不要來根香腸?」

  「……好。」

  「要不要蒜頭?」

  「……

  「蒜頭要不要切?」

  「@$%^*&

  貓姊為他們編排了這樣的對話。



  我本來覺得初九肯定是後者,但某天初九又在「唱情歌」影響我睡眠時,我難得兇狠道:「初九,閉嘴!」我一向很體諒動物們的生理運作,也很討厭用閉嘴這個詞。說完後我心裡稍稍有點難過,卻驚訝發現初九真的停了好一會,那一會足以讓我再朦朧踏進夢鄉門檻。原來你還知道自己的名字嘛……或至少分得出憤怒語氣。

  說起初九,雖然老是讓他「躺著也中槍」,但我越來越喜歡他。有時候,我發現他好像為了兼顧大貓與Yuki,選擇在大貓看不到的時候試著和Yuki發展關係。他試著用他的辦法,故作不經意靠近Yuki身邊,表面上仍理著自己的毛,卻也展現出無害的友善。他也會換過去貼著大貓喊一聲喵,沒有忘本。甚至,我看見他輕舔了Yuki兩下,但在Yuki回望的時候假裝沒這回事。而我認為這樣的友好,和初九正在唱情歌也許有那麼一點關係,但更多是出於溫柔的心。只是,同樣處在「易於戀愛狀態」下的Yuki,即便對初九有一點好奇,只要有人在身邊還是只將心繫在我們身上。如同小謙所觀察:「初九帶回家時已經開始有點怕人,但Yuki卻是信任人類遠過自己的同類。」

  現在,Yuki已經找到主人了,最快這裡拜就要離開家。我有一點不捨,畢竟這樣的緣分得來不易……其實,每段緣份對我來說都是得來不易。但我曉得小謙說的對,我們無力負擔這麼多貓們,更重要的是,Yuki親人的個性不僅令人放心,也會更適合當新主人唯一的貓。那是小謙熟識的同事,也有照顧貓的經驗,我該為Yuki慶幸,也希望這會是她最後一次流浪。

  這結尾好像有點淡淡的哀傷……說起「蛋蛋的哀傷」是初九就快面對的,謙娘和小謙決定在手術後改叫他「九公公」,我覺得非常悲傷啊,但同時也拉起了嘴角。貓姊很好心提議:結紮會使貓更胖,應立即減肥。初九真的該減肥,他甚至躲不進他一貫閃避我的位置(如同孩提時,他的逃跑路線依然一成不變),任由我在「胡同」推揉他,好像果凍那樣晃動。









(影片中的喵都是初九叫的)






(第二次探頭也是初九)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19 16:00:00
真好!小謙找主人的速度真是一流的
("幫貓"找主人....)
亞馬森最近有隻貓讓我愛不釋手…跟小雪是另一類型的ㄋㄞ
喚她名字她只會看妳,不會主動黏妳
但當妳伸手靠近,她會一臉「隨你怎麼摸,我都覺得很幸福也很舒服」的表情
瞇眼、整顆頭靠著妳
讓不能養貓的我心好癢啊....真想當下對她說「Do you marry me??」
喔我是說「你願意跟我回家嗎 +___+"」
 
如果小謙有朋友正渴望著這類型的貓~~不夠奶但隨時歡迎你的疼愛~(太奶人好像變得跟狗沒兩樣了XD)生過baby個性很穩定~僅四肢穿著虎斑手套與長襪,身上是介於咖啡與灰中間色的皮草就拜託達人小謙引薦一下了
畢竟,雖然在亞馬森的浪貓也是過得爽歪歪
免費看病吃飯還有罐頭跟暖氣= =
但我還是希望個性這麼好的姑娘,能找到獨一無二只屬於她的愛!
 
 
 
 
 
 
欸,然後不想承認
我本來打成「Do you "merry" me」
你願意取悅我嗎.........
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是個那麼下流的人啊!!!!!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1 PM)


我懂我懂,養大雪其實只要非常省吃撿用就可以,但還是希望找到獨一無二只屬於她的愛。聽到這樣的形容:「僅四肢穿著虎斑手套與長襪,身上是介於咖啡與灰中間色的皮草」一般人很難不心動啊!不過「生過baby個性很穩定」就要有緣人了,大家都愛小貓,要成熟才會知道老貓的好(攤手)這次的主人是他認識很久的同事,他也堅持只給熟人認養,剛好這位同事日前表示貓咪跳樓(不是找死的那種,是從陽台跑走),就處於失蹤的生死不明(聽起來有點可怕),但初九也幹過這種事(真是防不慎防),好在當天就找回來。總之,我會讓他盡力覓尋真命天子的,那個天子絕對不會是個「你願意取悅我嗎」這麼糟糕的人XDDDDDDDD

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好啦,又是誰不關自來貓龍頭





12/6晚上11點左右,小謙忽然打電話給我,口氣急躁:「真的要有人把貓龍頭關好!」他說的很快,我隔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哈哈回道:「又有貓跑來喔?」他哭笑不得:「我一停好車就有一隻貓跑出來:『喵~』撲到我腿上。」這是演哪齣?有沒有這麼ㄋㄞ啊。
  一邊通電話,他一邊抱著貓走上樓。我在電話那頭竊笑,想知道等等大貓跟小貓的反應。喔,不,現在小貓的位置得讓給新貓,初九是中貓了。小謙說新貓的大小跟大貓剛來家中差不多。然而,新貓還沒來的及討好家中另外兩位,就先給我扣了分——她是個輕易「呼嚕」的傢伙,一路上在我的」小謙懷裡呼嚕個不停,太作弊了!

  新貓讓小謙抱進房裡,大貓和初九也跟來。大貓的反應很激烈,冷眼瞪著新貓,整身毛澎起來,尾巴是以往沒有的粗壯,中線也明顯豎立起來。(大貓只要情緒亢奮,原本身上分線不明顯的毛就會變成像劍龍一樣的中線。)

  但新貓面對大貓的威嚇全然沒有反應,在小謙的房裡就像自己家一樣倒在他椅前,閒適自在的看著大貓。她們彼此互瞪,小謙在一旁事不關己的觀戰,他相信這種事情要交給貓咪們自己處理。

  果然,要不了幾分鐘,新貓漸漸在大貓的雙眼下縮小了身子。那,我們的初九呢?

  嗯……他躲在大貓的身後做出隨時準備逃走的觀戰姿。小謙很壞心的把初九往前推,他卻像是要他命的拼命往後縮,只差沒把爪子卡進瓷磚裡。

  小謙笑罵了一句粗話,對著已經開始會想討老婆的初九說:「留著也沒有,把你閹掉。」話說回來,雖然初九開始會「唱情歌」,但他常常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叫,總是走到家中每個人的身邊叫一兩聲又離開。有次小謙問他叫什麼,他忽然停下,看看左右,似乎想不起來、不知道,這才安靜的離開。

  大貓相當不滿意初九膽小的反應,她用右手打了初九的頭,還伴隨一聲貓語。動作和語氣讓小謙覺得自己聽見了:「你這沒用的男人!」初九一臉躺著也中槍的無辜,默默吃下這一記。








  我向小謙討照片,他把新貓給抱起,拍了一兩張看不大清楚的。

「沒辦法啊,她一直動。我發現她很親人耶,在我身上走來走去。」

從花色來看,帶有香檳金的線條,說不出來是臭臉還是太ㄋㄞ的表情,我直覺她不是「那麼的米克斯」,而且八成在發情。

「對,摸起來毛特別軟,有一點扁臉,可能混到波斯吧。」

啊,波斯臭臉貓。要取什麼名字?

「我沒打算養下來欸,感覺是別人家搞丟的。如果她們十二點的時候還沒合好,我打算把她放回去。今天不是太冷,明天還沒有人帶走再說。」

……這樣真的好嗎?

十二點到了,小謙下去放貓,隔了一會又打給我。

「她就像魔獸世界獵人的寵物,你走她就走,你不走她就在你左右繞,如果你走很快她就停下來哀傷的喵喵叫。」

天啊,為何我越來越覺得她一出場就有狐狸精的架式。我站大貓這邊。

「所以……我又把她帶回來了。」

小謙把新貓放到前陽台,她順勢躲進鞋櫃閃避大貓的攻擊和威嚇。

  「好啦好啦,不氣喔不氣喔。」他又拿出哄女朋友的口吻對大貓說話,偏偏大貓吃他這套。

  雖然是隻小狐狸,但為了表示大器,睡前我還是叮嚀小謙要準備好貓食和布給新貓,並且看看她的狀況。

  「她很好啊,還是在鞋櫃裡,我手一伸進去就蹭著呼嚕。」

  ……誰家掉的快點給我領回。

  到今天九號了,新貓的主人還是沒有出現,小謙雖然說希望讓熟人認養、喜歡不理自己的貓,但對於新貓的黏人也很樂在其中。當我查出新貓來家中是初一,隔天是大雪,他爽快的以大雪為她命名。有了名字,還離的了家嗎?

  最令我們訝異的是初九也開始接納新夥伴,還頗有兄長風範的表演怎麼穿過貓門,在大雪盯著貓門好奇眼神中,漂亮穿過倒在地上看著大雪(得意什麼,你也只擅長這個= =)。從大雪的表情來看,她是沒有搞懂。

  而最令我們害怕的是初九和大雪的年紀剛好可以配對,我們承受不住貓咪一窩又一窩,他們看起來絕對不會好好帶孩子,最後一定變成大貓的事,我可捨不得她又照顧到自己生病。幸虧,大雪對初九沒興趣,只愛貼著小謙,連他起床上廁所都要蹭一下。







  但小謙還是有情有義、不忘糟糠妻的,他總一手抱起跟進臥房的大雪說:「小貓出去喔。」向外一拋,轉身打開連到後陽台的窗戶:「老貓進來喔。」讓大貓與他同眠。
















  • 留言者: 漢娜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10 02:44:00
我家這邊流浪貓也很多~聽到他們喵喵叫覺得好可愛~但是我家人不喜歡貓~喜歡狗...連兔猴魚鳥鼠都養過了卻從沒養過貓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0 PM)


猴子...!!!我最近發現養過猴子的人出乎預料的多,不是真的多,但也不像我想的那麼少。以前外公家也有養過,林貓也有養過,實在是太妙了。其實小謙媽媽也是喜歡狗狗多過貓,不過家裡的貓還是一直增加就是了XD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10 06:59:00
=口=小謙有沒有幫貓咪清理一下…
不要把外面的細菌/跳蚤帶給家裡兩隻才好哩…
 
可是我也好想被貓ㄋㄞ噢  XD.........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0 PM)


不,他沒有,還跟媽媽一起嫌大雪屁股臭......我也擔心她把跳蚤帶來,但關起來又很可憐,天氣太冷他說過一天要洗澡。希望不要跟初九一樣讓大貓給病了,好在大家都沒有很喜歡她(喂、喂)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13 08:51:00
狐狸精當然有狐臭啊(誤)
 
小謙不顧大妾(貓)也要顧妻吧(喂)
妳不是也很容易過敏~?至少請小謙拿溼紙巾幫新來的小妞整個擦一遍吧~~
尤其是嘴巴、手掌、腳掌跟屁屁...............
 
再可愛的孩子,只要想到他在外面可能咬過的、摸過的、踩過的東西跟坐過的地方
我就可以◢▆▅▄▃崩╰(〒皿〒)╯潰▃▄▅▇◣了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0 PM)


因為大雪真的太臭了(喂)昨天剛剛洗了,趁著天氣剛好暖一點。是三隻裡洗澡最不乖的,但還過的去。聽說現在又香又軟,摸起來像兔毛......怎麼辦我只有鋼絲頭可以去角質來相比Q_Q「再可愛的孩子,只要想到他在外面可能咬過的、摸過的、踩過的東西跟坐過的地方」初九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很不愛乾淨,都有勞大貓舔,偏偏他很愛睡在枕頭上,我每次都要驅趕他= =

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

一抹紅松鼠





  11/18上詩經課時,許又方老師提到他在歐洲的經驗。我已經不記得為什麼會說到這個話題,然而那故事卻讓我印象深刻。


 


  那年,歐洲下大雪,老師發燒躺在床上沒有一點力氣,隱約覺得窗戶也飄進了雪,卻怎樣都沒辦法下床關上。他躺在床上,意識模糊間感到有個濕濕的東西舔著他臉頰。勉強撐開眼皮,是一隻紅松鼠。


  那隻松鼠老師認識,他常常會分東西給他吃,給一顆的時候他就當場吃掉,手中有一袋的時候他就會拿了先去埋,再過來要一顆。老師說,松鼠對森林是好的,松鼠將果實埋在土裡,埋了很多他也吃不了,最後那些果實就長成樹。


  多虧了那隻松鼠把老師舔醒,他睜眼才發現雪有手掌一半大,室內更已積了雪,他只能硬撐起身子,慢慢走去把窗戶給關上,回來倒在床上又迷迷糊糊睡去。


  隔天,老師醒來幫那隻松鼠拍照,說他是他的救命恩人。


 


  Spring,我因此寫了信給老師,老師回信:


  「我相信你的松鼠目前正像星空中的某顆星般在守護著你, 用一點想像力,抬頭就能看到她。


  今早我出去溜狗,抬頭看到天狼星,它忽地眨了一下眼,彷彿有個美麗的消息傳遞了出來,心情頓時開朗不少。


  祝福你


  Spring妳們一族常常當人家的救命恩人呢。遙遠國度的紅松鼠在不經意間埋下果實,多年以後在我心裡發芽、開花。Spring妳會在天空對我眨眨眼嗎?請把妳的溫度像紅松鼠一樣埋在誰的心裡吧。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13 08:48:00
所以.....
我實在不應該一直取笑冰原歷險記裡面那隻松鼠耶!
說不定後來處處茂密的森林
就是拖傻氣(?)的松鼠們處處存糧(?)才種出來的XD
 
(結果我還是笑人家傻啊XD)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09 PM)


......我也是,沒辦法不把傻這個字和他們劃清界限,我想他們也不會介意的(喂)之前你給我看的那個笑話阿:狗:這個人對我這麼好,他一定是我的神!貓:這個人對我這麼好,我一定是他的神!小謙自己給人家加了後半:松鼠:好人這個對我,神一定是我的他!(完全沒有組織)簡直是對松鼠的污名化阿!!!





  • 留言者: 攸雨月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2-17 03:42:00
此則為私密回應

版主回覆:(07/11/2011 02:28:10 PM)


此則為私密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