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3日 星期六

精靈牽著我去旅行



校園夯話題/精靈牽著我去旅行

2010/11/13

【聯合報文/T.cat(東華大學)】

牠們不止是教科書上破壞森林的害鼠、不止是人類生活裡的過客。我相信,無論我們再怎樣在生物學中被分類,每一物種都值得被愛、被了解……


2006年的暑假,颱風帶來了森精靈,我養了一隻可愛的松鼠妹妹,取名為Spring2008年的春天,Spring生病了,開始自殘,連醫生也找不出理由。2010年,我計畫為期一個月的定點旅行,想帶著「她」一起找回最初的快樂。然而,Spring卻在行前突然離開,自己去了世界另一端旅行。

青年壯遊台灣
尋找松鼠之旅

設計好的企畫在Spring離開後的一周通過「第二屆青輔會青年壯遊台灣——尋找自己的感動地圖」初選,在半個月後確定執行。帶著思念,我著手打點旅行中的一切,為自己設計了一趟環島壯遊,走訪台灣各地有松鼠出現的地方,觀察都市人群與牠們的互動、牠們自己在活動中展現的情感、習性。

我想要用「心」的角度讓大家看見「新」的形象,牠們不止是教科書上破壞森林的害鼠、不止是人類生活裡的過客。我相信,無論我們再怎樣在生物學中被分類,每一物種都值得被愛、被了解。

七月,我一個人帶著寂寞出發,讓夏天的豔陽驅除感傷,體驗這場肯定與否定交錯的旅途。

自高中人際關係受挫以來,我極少主動和人熱絡互動,把更多的時間交託給路上相遇的貓貓狗狗。這次硬著頭皮與陌生朋友攀談,才發現原來「善意可以不為了什麼」。短短五分鐘的談話後,對方認真找上了我的部落格給予鼓勵;過去與現在認識的網友們不時溫暖回應,支持我做下去;甚至還有阿伯跑回家拿了薄荷油,體貼在樹叢中被蚊子襲擊的我。

就是樹上的松鼠好像也都能夠明白我的無害,在攝影中與我互動,彼此輪流偷看與被偷看。在清華大學遇見三隻玩在一塊的松鼠,牠們乾脆就派出一隻到樹下來,把我看仔細點。

把旅行做成一份紀錄
編排成自己第一本書

和松鼠相處的時候,是我最少回憶起過去的時候,悲傷是在體力用盡的夜晚才來淹沒我。我懷疑這一切並不能夠使我好一點點,或者使牠們的處境好一點點。我從未如此哀戚,因為我從未如此深切的愛過。我帶著太多疑問看著曾經溫暖的身軀被土壤覆蓋,陽光透過雲層靜靜照亮安眠之地。那裡會長出一棵Spring最喜歡的樹,我們的相遇是對是錯?

八月,我把旅行做成一份紀錄,編排成自己第一本書,一邊回憶旅行中的點滴,一邊感受自己的成長。開始著手畫畫,曾經感到吃力的事,原來也有另一種樂趣。我也開始種植物,感受另一種生命呼吸的方式,想起蔣勳說:「一片葉子有那樣的美,是經過了無數苦難……

九月,我解除結案期限的壓力,安安靜靜的沉澱自己。這是和過去不一樣的孤單,是我「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方式,讓自己重新體驗「一個人的空間」,並不等同「一個人的被捨棄」。

我想告訴Spring:「雖然妳不在身邊,但是妳教會我的事情我不可以忘記。雖然妳不在身邊,但是妳的愛不會被懷疑。雖然妳不在身邊,雖然我一想起妳就要掉眼淚,但當我手裡握住那顆妳咬開的核桃,我會勇敢的闖過從前我造給自己的硬牆。Spring,我想說,愛從來就不是萬能,然而或許是唯一會留下的東西。」

2010/11/13 聯合報】


沒有留言: